“怕什么?”御初寒耐着性子问,白色的衬衫被宫暮暮身上的水珠打湿,透过薄薄的衬衫,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女人胸前的柔软,喉咙有些发干。

    “怕痛,怕死,怕和你分开,怕你找其他女人,怕……孩子出事。”宫暮暮完全没有发现男人的呼吸变了节奏。

    御初寒因为她那一个“死”字而觉得一盆冷水从天而降,将她拉开怀里,严肃的看着她:“你不会有事,我保证。”

    然而,御初寒的保证并没有什么卵用,产前忧郁症的女人无可理喻,逻辑不通,尽管不是很愿意,御初寒还是请来了宫朝朝稳定宫暮暮的心神。

    宫朝朝只对暮暮说:“听着,御初寒娶了你,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他没有机会续弦娶第二个,也没有机会出轨,因为你不会有事,懂么?我会陪你。”

    “好。”这下某位准妈妈乖乖听话了,不怕了。

    御初寒:“……”扎心,什么叫区别待遇,这就是!

    ……

    宫暮暮是在预产期提前一周住入医院的,阵痛提前了两天,宝宝出生也提前了两天,三家人又惊又急,产房外围满了男女老少,全是帝都一等一的大人物,这些大人物此刻就像普通家长一样担心着产妇的安危、等待着新生儿的到来。

    生产过程很顺利,唯一的问题就是,宫暮暮的痛觉神经比常人敏感,即使宫口开得快,顺产的时候疼得宫暮暮泪流不止。

    一大家子在外面的急得来回徘徊,手术室门忽然打开,走出来一个护士。

    “生了?”一群人猛的惊醒,却见手术室门上的红灯依旧亮着,心瞬间沉了一半。

    别不是……出事了吧?

    “御二少,御太太一直在叫您,您要进去陪同吗?”护士的话让所有人松了气。

    “陪!陪!”以冷漠沉稳出名御二少此刻像个……中了一千万的二傻子,半年冰山脸上呈现出极明显的惊喜和笑容,他自己都说不清是在惊喜媳妇此刻想到的是他而不是宫朝朝,还是她如此的需要他。

    惊得护士和长辈们一阵目瞪口呆。

    御初寒穿着蓝色的消毒服、带着蓝色的医用帽进去的时候,宫暮暮正紧咬着牙关忍痛,额头不停的冒出密密麻麻的汗,额前的碎发都被打湿。

    宫暮暮平时会撒娇搞怪diss人,但是骨子里很要强,不会轻易低头和喊痛。直到御初寒到来,她才像是开启了声音的闸门,泪汪汪的看着他,一边哭一边说:“御初寒,我疼!”

    御初寒的心软得一塌糊涂,也痛得一塌糊涂,握住她的手,不顾她满脸汗和泪,在眉心和眼睛上轻吻:“我知道,我在这,你可以随意的哭。”

    手术室里的人浑身一僵,见鬼似的看向御初寒:御、御二少……也能有这么温柔到溺死人的时候?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宫暮暮一直在喊疼,疼糊涂了就断断续续的喊御初寒的名字,有时候只能听出‘御’‘御初’‘初寒’这样的字眼。

    她身体痛,御初寒的心更痛,恨不得替她受苦,期间好几次飞刀眼给主产医生,眼神质问为什么还没结束。

    年过五十的教授无奈:生孩子这事,不是她这个医生想快就能快的呀!

    终于,“哇——”的一声,孩子洪亮的啼哭终于响彻整个手术室。

    宫暮暮松了口气,御初寒也松了口气,宫朝朝只在孩子落地的两秒清醒便快昏了过去。

    护士抱着孩子来请父亲剪脐带,就见御二少沉着一张脸对医生低吼的问:“医生,快来看她怎么了?!”

    “御太太劳累过度而已,没有什么大碍。”女教授很无语,之前上产课的时候不是讲过的吗?御二少的脑子忘在家里了么?

    御初寒的脑子一直很好,但是遇上宫暮暮出事,他就会失控。

    也只有她,是他的命门。

    “辛苦了!就这一个,以后我们不生了,乖啊!”御初寒抱着陷入昏睡的宫暮暮,打定主意绝对不让她再受这样的苦。

    【ps:以下是本来弄的感言 你现在所看的《宠妻成瘾:总裁独占小天后》 第1086章 甜蜜番外 暮寒生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宠妻成瘾:总裁独占小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