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神族

越州 作品

    “我查阅了《一阶血脉骑士标准身体素质指数对照表》,你现在的各项数据是黑铁七阶的四倍以上,血脉激活程度属于上等,暂无任何负面影响——塔尔,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被艾玛从回忆中拉回现实,塔洛斯略作思考立刻反应过来:“我只是在想昨天晚上母亲提到的那个案例。”

    是的,桑德拉确实没有追问塔洛斯为何会“饥不择食”,突然激活血脉,但却十分罕见地皱了一次眉头:“我好像在哪本书上看过类似的记载。”

    那一刻,塔洛斯发誓他的脸色一定像在海水中浸泡了上百年的僵尸一样难看:身为魂火的主人,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失控的真正原因,七种原初**【暴食】的影响。

    塔洛斯的思维不由自主地被桑德拉的话拉扯着发散出去,自欺欺人地猜测书上的内容。

    是同样莫名其妙地激活血脉,还是突然失控将一切可以吃的东西都扫入胃中?

    好在刚才塔洛斯激活血脉时的凄惨他们都看在眼里,因此并没有太过在意塔洛斯过于惨白的脸色。

    莱昂哈德还拍拍儿子的肩膀安慰说:“我们有整个黑海最棒的治疗法师,以及她的助手布伦达。”

    塔洛斯艰难地回了一个微笑给他,想要灿烂一些结果却显得更加勉强的那种。

    “现在时间是上午18时,要是不出意外——来了!”

    艾玛同样对母亲口中的那个记载感兴趣,不过从小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四臂娜迦从来不会将太多情绪显露出来。

    塔洛斯迫不及待地闭上眼睛将精神沉浸到魔网指环中,开始桑德拉共享出来的文件。

    “千万不要是第二种……”塔洛斯点开文件的同时还在心底默默祈祷。

    作为一名海洋女神的假信徒,他理所当然地没能获得应有的庇佑,文件中记载得正是塔洛斯一直担心这的第二种情况——暴食!

    “……就像人们说得,她确实有很多缺点,比如说善妒。任何比她漂亮的事物都能让她嫉妒地发狂,失去理智,哪怕对方只是一只过分美丽的白孔雀!简王后在一段时间里甚至不允许任何算得上漂亮的宫廷侍女出现在陛下面前,她随身侍女的体重可以比任何一位血脉骑士都来得有分量。”

    “我极不情愿回忆简王后诡异的死亡,可一想到事情的真相被埋没在历史中,我就强迫自己必须履行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我以历史见证者和记载者的名义起誓,以下每一个单词都基于真实,没有一分夸大或虚假……”

    历史见证者和记载者,这不是历史之神牧师的自称么?塔洛斯想。

    历史之神的教义是记载历史,见证真实,他的牧师通常在各个人类国度中担任类似“史学家”、“史官”的职位。

    塔洛斯记得以前在一本《古代神灵秘闻》中看到过“历史之神曾凭借【历史】神职推演出【时间】神职,并短暂地执掌时间神职”这样大逆不道的描述,不过事实真相随着后来历史之神在和秩序与骑士之神的神战中陨落而埋没在历史中。

    继续。

    “最初的异样开始于一次简单早餐,和往常任何一个早晨一样,乌尔班一世、简王后和他们两个可爱的孩子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不一样的是简王后将整本菜谱从头到尾全部点了一遍。”

    “一开始宫廷侍女们认为这只是一位王后在炫耀她的权力,又或者是单纯享受这种奢华的生活方式,直到简王后将一桌子的食物全部吞下……”

    看到这里,塔洛斯心里有些不舒服,胃部像沼泽一样翻滚着恶心,冰冷的文字描述仿佛让他在里面看到将来极有可能被【暴食】支配的自己。

    “她在孩子们惊恐的目光中吃着,不停地吃,伴随着压抑而痛苦的嘶吼,红酒、面包、小牛排、焗蜗牛……甚至还撕咬 你现在所看的《娜迦神族》 061、原初欲望(2)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