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神族

越州 作品

    当塔洛斯被莱昂哈德叫到会客厅的时候,他脑海里还回荡着刚才艾玛为他科普的关于古萨丁王朝的知识。

    事实证明塔洛斯和古萨丁王朝可能真的存在某种神秘的缘分,《一段历史,古萨丁王族秘闻》中提到的古萨丁王族就是那个在历史上只存在了十二年的古萨丁王朝的王室。

    前者王后的死状与【暴食】反扑极为类似,后者有一张用它独特文字书写而成的《七日圣经》躺在空间指环。

    “乌尔班一世是古萨丁王朝的开创者与第一位国王。当然,也是最后一位。”本来还在思考应该用什么方式转移塔洛斯注意力的艾玛在听到弟弟的疑问后立刻找到方法。

    在艾玛的科普下,塔洛斯逐渐了解到乌尔班一世是一位精通水元素派系的强大传奇法师。

    有传闻说他的王冠是一件名为冰霜圣冠的宝物,拥有自由驾驭水元素的神奇伟力,不过谁都没有真正见识过。

    按照典籍记载,乌尔班一世最终死于史诗骑士阿尔伯特之手,有趣的是若干年后这位史诗骑士获得秩序与骑士神殿的支持,在古萨丁王朝原先的土地上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国度,有黄金帝国美称的萨拉弗斯,是现任皇帝布莱兹二世的祖先。

    直到今天,黄金帝国的皇室依然是秩序与骑士之神的忠实支持者和虔诚信徒。

    天!这个古萨丁就是那个古萨丁,塔洛斯有些崩溃地想,那天在哈西玛的拍卖场淘到古籍莫非真的是命运安排。

    古籍、羊皮纸、《七日圣经》、魂火、暴食、简王后、乌尔班一世、古萨丁王朝,这些元素联系在一起,共同编织成一张叫命运的网。

    现在,他就在网中挣扎。

    因为心思重重,所以当塔洛斯在会客厅见到施耐德家族的两位代表,洛丽丝和马克西米利安后,他的心情显得更加郁闷了。

    ——连穿越都抵挡不住的催婚。

    “真高兴见到你,亲爱的塔尔,由衷地希望你有同样的话想要对我们说。”开口的是洛丽丝·施耐德,莱昂哈德的妹妹,“顺便说一句,你的项链看起来可真不错。”

    她口中的项链是塔洛斯在激活血脉后才戴上的魔法道具,因为突然晋升一阶血脉骑士的事实实在太过惊世骇俗,桑德拉和莱昂哈德一致决定暂时不对外公开。

    如果是没有得知原初**信息前的塔洛斯,大概会举起双手反对,他或许还会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提前长出下臂,那样他就可以同时举起四只手臂强烈抗议了。

    现在,塔洛斯求之不得,短时间内他也不想搞出任何计划外的大新闻。

    这段时间他已经足够高调,横跨施法者和血脉者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全国闻名,这会要是再爆出突然晋升一阶血脉骑士的消息,绝对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就算是显性血脉者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晋升。

    黑海和涅普顿家族能打发娜迦王国绝大部分势力的探究,两位常任理事也能拖住永恒潮汐,但王室和海神殿联合施压呢?

    塔洛斯需要一个除显性血脉者以外的合适理由才能公布消息。

    于是桑德拉从历代黑海领主的库存中找到一条可以隐藏实力、混淆目标感知的项链,银色链子,松绿色蛇形挂坠,让塔洛斯看起来和一位黑铁七阶血脉者没有太大差异。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洛丽丝。不过如果你是想给我一颗图像珍珠作为礼物,那大可不必,因为马科斯已经提前将他那颗塞给我了。”

    塔洛斯说着瞪了马克西米利安一眼,恶狠狠的,连带着对原初**的郁闷一同迁怒到四臂娜迦身上。

    作为将来极有可能领导一个血脉骑士家族的继承人,察言观色是洛丽丝最基本的技能,在察觉到塔洛斯隐藏得并不是很好的心情后,她决定免去闲聊环节,直入主题:“那么,里奥,接下来——”

    “我来解释吧。”

    和塔洛斯猜测得一样,洛丽丝和马克西米利安这次前来伊夫林宫的目的只有一个,说服塔洛斯与施耐德家族联姻。

    为此,她们甚至开出允许塔洛斯将来翻阅整本冥古宙沧鲸血脉之书!

    血脉之书是每一个血脉家族的根本,上面一般记载着血脉家族从建立到当前时间点历代家族血脉骑士觉醒、领悟的血脉专长,以及基于血脉专长的种种体验与感悟。

   你现在所看的《娜迦神族》 062、专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