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锦幼嗅到他身的淡淡烟草味,抬起头看到他眼浓烈得仿佛和窗外的黑夜融为一体的双眸,她本能地往沙发左侧移了移。

    “你大晚让我和你看那种东西,是在暗示我。”褚冥裂欺身而近,暗哑的嗓音该死的性感。

    祁锦幼避之唯恐不及的往左侧再挪了挪,直到腰的一侧撞到沙发尽头,她再也没有办法再退了。

    她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强颜欢笑,“我……我没有啊,来,看我真诚的眼神。”

    说着,生怕他不愿意相信似的,她冲着他一个劲地把眼睛睁得很大。

    褚冥裂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狂妄的笑容,他在她被他的笑容给迷得丢了七荤八素的时候,大手扣她的后脑,俯身用力地吻了去,

    祁锦幼瞳孔一缩,满是抗拒地双手并用推开他,她倏然站起来,抬手擦了擦唇角,“褚冥裂,你太过份了!”

    褚冥裂舔了舔菲薄的唇,他回味似的眯起眼,“你明里暗里的示意,不是希望我这么对你吗?”

    祁锦幼的一张小脸涨得通红,话瞬间说不利索了,“你……你别瞎说。”

    只是在听到自己支支吾吾的声音,她扇自己耳光的心都有了。

    褚冥裂嗤笑了一声,拿起搁在沙发的衣服,“虽然味道不错,但是在外人面前的话,夫人还是矜持点好。”

    祁锦幼一听怒了,她抄起沙发的一个抱枕,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他身砸去。

    褚冥裂则有所防备似的,伸手准确无误地接住,甩手把抱枕往她手一抛。

    祁锦幼本能地接住,在这个过程还险些摔了一跤,看着褚冥裂楼的背影,她恨得牙都痒痒了。

    她看向已经被她关掉了的电视,忿忿不平地咬牙,想到这是害她至此的罪魁祸首,她心里是一阵的不爽,但是想到褚冥裂同样害她不浅……

    祁锦幼气急败坏地握拳,搅尽脑汁的想办法。

    晚凌晨一点,她穿着一身的红衣,化着浓得鬼都认不出来的妆容,飘似的来到褚冥裂的房间门口,她一下一下地抬手敲门。

    紧接着,门开了,她如僵尸般的伸直双手,披头散发地作恐怖阴森状面对褚冥裂,张着用口红涂成血盆大口的嘴,“你好啊。”

    只是,她预料的失声尖叫和落荒而逃,根本不可能在褚冥裂的身发生。

    “如果你是闲得慌,我不介意送你进小黑屋,天亮了再把你放出来。”褚冥裂面无表情,眼没有

    半点的波澜。

    祁锦幼脸堆起的恐怖表情,陡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哭丧着一张惨不忍睹的脸,“我都整成这样了,你为什么没有被吓到?”

    这不科学!

    褚冥裂堪称冰冷的扫了她一眼,伸手把她乱得像稻草的长发给扔到她脑后,“如果再敢玩这种无聊的恶作剧,我只能送你去死了。”

    祁锦幼双腿抖了抖,后背“嗖嗖”的发凉,她忙不迭地辩解,“你别这么说,我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个人爱好。”

    “哦?狡辩?”褚冥裂目光深沉起来。

    祁锦幼缩缩脖子。

    “进来。”褚冥裂说着,直接提着祁锦幼的衣领子把她拽进房间。

    “干,干什么?”祁锦幼咽咽唾沫,她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褚冥裂拎着她,一路到卫生间,直接把她丢到浴缸里,“洗干净。”

    他看到这女人这个打扮觉得烦躁,还狡辩,看来不收拾收拾是不行了。

    “啊?洗干净干什么?”祁锦幼总觉得,褚冥裂是要她洗白白然后……

    所以,她绝对不能听他的。

    “如果你自己不洗,我不介意帮你洗的。”褚冥裂忽然靠近了一些,看着祁锦幼。

    祁锦幼顿时紧张起来,“那个我自己洗自己洗,你出去等我,很快洗好了。”

    褚冥裂这才出去,关了门。

    祁锦幼默默地握紧了拳头。

    想要让她乖乖的?门都没有。

    想到这里,她默默地推开了窗户,踩着浴缸往面爬。

    褚冥裂半天没听到水波的声音,推开门进来,看到祁锦幼半个身子在外面,半个身子在里面,正在爬窗。

    他三两步进去把祁锦幼拉了回来。

    专注逃命没发现褚冥裂进来了的祁锦幼被吓得整个人抖了一下。

    褚冥裂没有防备整个人摔进了浴缸里,连带着祁锦幼也直接摔了进去,两个人姿势非常暧昧。

    “咳咳咳,那个啥,听我解释,刚才我不是想逃跑,是想看看外面天气好不好。”祁锦幼迅速为 你现在所看的《萌娃来袭:小妻太火辣》 第467章 看我真诚的眼神(大结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萌娃来袭:小妻太火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