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羽楼

浅无序言 作品

    楼惊羽组织的派对还在开着,月浅却应邀来到了湿地公园。这里环境气候好,虽然没有冬暖夏凉那么夸张,不过夏天的时候风从水面上吹来,让人浑身舒服。

    “嗨!帅哥。”

    月浅被人从身后拍了下,他转身,来人正是序言。

    “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拍着自己的胸口,整个人看上去惊吓过度,表情那叫一个逼真。

    月浅往她头上轻轻拍了一下,以示她恶作剧的惩罚。

    “还拍胸,也不怕拍凹了。”

    “你妹…”序言怒视。

    “该不会是叫我来跑步吧?”看了看四周,貌似没什么可以玩的。

    “跑步多没意思,又累又热的,还不如散步,感悟人生。”

    月浅坏笑着道:“是吗,那你感悟出什么了。”

    序言歪着头,一脸认真的回答。“人生不过几十载,再不吃不喝不玩我们就老了。”

    “好有道理…”月浅满头黑线,竟无从反驳。

    “虞小语走了。”序言突然正色,不像是在开玩笑。

    “去了那里?”月浅一听,心下捉急。

    “只说了四百八十寺,其它一概不知。”

    “四百八十寺…”这个地方,月浅有听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是个什么地方了。

    “怎么样?”序言一脸期待。

    “去问问别人吧。”着实想不起来,月浅拉着她,往酒楼走,忽然间瞥到序言手臂上那朵花,刹那,竟然也是一朵刹那,笑笑这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随便涂鸦他不知道。

    “笑笑画的,好看吧?”序言见他注视自己手臂的眼神,知道他在打量什么。

    “你可知道它叫什么名字?”月浅摸摸自己手臂,打消了也把自己那朵炫耀出来的冲动。

    “不知道。”摇摇头,序言好奇的望向他。

    “这是一种只开在河流岸边的花,花期极短,犹如黑暗中的烟花,转眼即逝,所以叫刹那。”月浅说到这里,不由得又想起了另一种刚好与之相反的花朵。“还有一种常年盛开绽放的花朵,永远不会凋谢,没人知道它什么时候开放,因为它从不枯萎。”

    “那是一种怎样的花?”听月浅这么一说,她更加好奇了。

    “那是永恒之花,永恒到没有轮回。”

    “永恒,刹那,很有意思呢。”

    月浅默然,永恒与刹那,看似相对,一个永久长存,一个转眼即逝。可仔细想想,也有很多共同之处,有人说过刹那之间便是永恒。这世间神奇的东西多了去了,永恒之花和刹那芳华也不足为奇。

    两人一路回到酒楼,找了一圈,在二楼找到了倾莯几人,月浅的打算是先问问她们,如果实在不知道的话,在联系张宇。他可不想有事没事就找这家伙,要他帮忙,非得唠叨半天不可。

    “四百八十寺呀…”心姨发神了半天,显然也跟月浅一样,属于那种知道却不太想得起来的人,不过总算谢天谢地,半晌之后她回神。“这是个隐藏在深山老林的破败寺庙,里面除了有一个有些神秘的寺姑娘外,并无他人,虞小语去那里能干嘛。”

    这话没人能回答,因为没人是虞小语,不知道他去那里的理由。众人合计了半天,最终由倾莯开着她那拉风的跑车,带着月浅跟序言狂奔而去。临走时,楼惊羽还特地吩咐了月浅带上一大坛好酒,这也许算她补偿虞小语的了。虽然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相欠,不过做为朋友一场,她决定最后一次补偿一下这个喜欢过她的小伙子。是的,最后一次,此后天高地远,能见面自然是最好,不能见面,就不会在想起。

    做为朋友,月浅默然,虞小语对她可不止是做为朋友那么简单,随后他摇头苦笑,那又如何,楼惊羽只是把虞小语当成朋友而已。你对别人一往情深,别人对你未必另眼相看,这世上的事本来就是如此,怨不得别人,要怪就怪自己。人的这一世,已经得不到自己最想要的了。

    四百八十寺远离喧嚣区,绕是以倾莯的飙车技术,三个小时后才堪堪抵达,其中一个小时用来走路,因为四百八十寺根本没有公路直通。

    看着那隐藏在茂密山林中破败寺庙,月浅猛然记起,以前他的确来过这里。那时候他刚好路过重庆,专挑这种深山老林走,饥饿难耐之下他只好停留于这四百八十寺过夜。本来对于他这种经常挨饿的人来说,就算饥肠辘辘也不会让他有什么不适。可是那次,在黑暗完全笼罩整个天地时,竟然有人施舍了他一顿美味的晚餐。由于天黑,他只看到那人背影,背影单薄,似女子。

    怪不得序言提及四百八十寺时,他竟然有些印象,对什么都不留意不在乎的他,原来在那次之后竟然记住了那个背影。

    “你两进去吧,前面就是四百八十寺。”靠坐在车座上,倾莯抬头看天空,神情竟然有些落寞。

    “莯莯你不进去?”序言发现她的不对劲,故作疑问。

    “不去了,懒得见朋友,到时候免不得又寒暄。”

    “那我们走了。”月浅下车,向她打了招呼,带着序言向寺庙走去。

    倾莯所说的朋友,肯定不是虞小语。而这残破不堪的四百八十寺,来之前听她们说只有一个叫寺姑娘的,多半就是此人。说不定,月浅要找的那人就是这个寺姑娘。

    四百八十寺已经残破到不堪入目,就连大门都没有,只有正中的牌匾上,歪门日眼的写着四百八十寺几个大字。长期的风吹日晒雨淋,若不仔细辨认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虽是破旧,空间却很大。两人转了半天,才在那个看起来像是大殿的地方见到一人。之所以说像,是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佛像,不过以月浅看来,大殿的位置,应该就是这里,一个没有佛像的大殿,当真奇怪。

    随即月浅摇头,奇怪吗,他自从踏进这所谓的四百八十寺,压根就没见到一个佛像,别说佛像了,雕像都没有。

    “嗨!请问你们这里有一个叫虞小语的人吗。”月浅来到那人身后,客客气气的问。

    那人回头,头发很长,遮住了大半边脸。 你现在所看的《惊羽楼》正文 第二十二 四百八十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惊羽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