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神冢

焚天孔雀 作品

    白浅此时的样子更加恐怖了,她似乎经历过刚才的剥皮拆骨之后,身上的骨骼和皮肉重新组合了,事实上,她现在只能勉强算是个人形,她的头部已经弯曲到肩膀的位置,后背高高的拱起来,像一个驼背怪物一样。

    她漂亮的双眼,被碎裂的眼眶挤压变现,嘴角裂的很大,满嘴的利牙依然非常尖锐,像一排刀尖一样,闪烁着锐利的寒光。

    当陈智看见白浅的一刹那间,只见白浅的身影一闪,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就到了陈智的眼前,而与此同时,陈智的封神咒文也在山洞中响起。

    陈智就在离白浅不到一米的距离,唱诵咒文,声音此起彼伏,与此同时,他的体内泛出了一阵阵的金色的光能直奔白浅而去,把白浅的身体穿透,化成了一团烈火在白浅的身体上燃烧了起来。

    白浅的皮肤上立刻发出了滋~滋~滋~的灼烧声,她浑身都冒起了白烟,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传来,她身上的骨头开始碎裂,一节一节的,身体慢慢的塌了下去,只剩下一颗头发蓬乱的脑袋,耷拉在瘫软的身体上怨恨的瞪着陈智。

    白浅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在忍受极大的痛苦,但她这一次却没有尖声喊叫,而是怒睁双目默默的忍受着,她的嘴角和眼角全都流出了鲜血,在一片沉寂中等待着咒文的结束。

    这种感觉更加增添了人的恐惧感,让人难以想象等咒文颂唱结束之后,白浅会暴走疯狂到什么地步。

    陈智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前方,只见胖威背着鬼刀,已经从金色大门的缝隙中跑出去了,在他们跑出几十米之后,胖威回头看了一眼门内的陈智,眼中全是泪光,似乎有些不忍,但还是强扭过头继续跑去,消失到前方的黑暗中。

    封神咒文的力量在继续灼烧着白浅的身体,白浅在陈智的面前犹如一滩发热的烂泥,慢慢的在烈火中蒸腾着。

    陈智不能离开,他知道,只要他逃离了这个位置,封神咒就会失去力量,白浅立刻就会复原,蹦起来咬碎他的喉咙,然后追上前面的胖威和鬼刀,到时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如果说一定要有人死的话,比起三个人同时死,不如让他一个人去死吧!

    陈智继续颂唱封神咒文的第二段,他明显的感觉到,白浅已经慢慢适应了这种咒语,她身上的火焰已经不再那么炙烈,她挣扎着,似乎能冲出这团烈火一样。陈智知道,白浅这一次恢复的时间肯定比上一次要快的多,他必须要为跑出去的胖威和鬼刀多争取一些时间。

    那种强大的力量在陈智的血液中沸腾着,似乎在告诉陈智,姜氏血脉中蕴含的力量,非常强大。

    陈智口中继续吟唱着咒语,右手抽出屠神(控石长刀),在自己的手心上划开了一道血痕,让他的血液浸满了整个屠神的刀刃。

    白浅似乎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脸色充满了暴怒的神色,眼睛像两把刀一样狠狠的盯向了陈智,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而这时,咒语已经念到最后一句了。陈智忽然看见,白浅扭曲变形的脸上忽然莞尔的一笑,那笑容极其的渗人,感觉整个世界瞬间黑暗下来,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白浅的手中。

    封神咒文终于结束了,还没等白浅的身上的蒸汽散去,陈智在这最后一刻,举起了带血的长刀对准白浅的头颅,拼尽全力用力砍了过去。

    铛~~,的一声脆响。

    长刀如碰到了硬金属一般,卡在了白浅的脑袋上。

    白浅的头颅被切进了三寸多深,屠神带血的刀刃上冒着白烟,与此同时,白浅的眼睛已经血红血红的了,她眼角崩裂,脸部狰狞扭曲,巨大的暴怒之气充满了她的全身。

    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奋力一甩头崩开了陈智的刀,身体迅速的复原直立,“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陈智吓得本能的退了两步,立刻感觉到全身已经被强大的气场震慑住了,这个气场强大的无边无际,无法形容,从暴怒的白浅身后传来。

    陈智一下子慌乱了,他从来没想过能一刀可以砍死白浅,但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复原的这么快。

    白浅并没有立刻扑上来撕咬陈智,而是慢慢的走了过来,扭曲的脸紧紧的贴在了陈智眼前,身体微微向前倾斜着,像示威一样俯视 你现在所看的《诡神冢》 第288章 独自留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诡神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