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神冢

焚天孔雀 作品

    在摩冰冷的双手中,秦月阳清晰的看到了那段被封存在她大脑深处的记忆,那一幕幕的画面,是那样的温暖又血腥。更新最快

    那些记忆都是秦月阳五岁以前的,秦月阳原本有个非常庞大的家族,她有爷爷、奶奶、叔叔、姑姑,堂表兄弟和姐妹……,是一个几百人的大家族。

    而那时,他们的家族并不是居无定所的,他们定居在青海的一座高山之上,那座山峰的地理位置十分偏僻,气候恶劣,山势险峻,很少有人上去旅游。

    外面的人看见这座高山的时候,经常会被这满山的茂密植被和漫天的云雾所惊叹,其实没有人知道,这山上郁郁葱葱的绿色和如仙境一般的云雾,其实都来自于秦月阳爷爷强大无比的法术。

    那时的秦月阳非常年幼,她不知道自己的家族做错了什么,但她知道,他们的家族一直都在被人追杀,追杀他们的是一个被称为组织的神秘团体。

    据说,这个神秘的组织是由姬氏和姜氏的后人创建的,他们非常的残酷,而且毫无人性,对他们傲狠血脉一律格杀勿论。

    但那时的秦月阳对此完全没有概念,她不知道所谓的姬氏和姜氏后人是什么样,甚至对他们有些好奇。

    秦月阳的爷爷是傲狠家族的大家长,他能升起满山的云雾,在地上生长起茂密的植被,让整个大山都在他掌控之中,是家族中能力最强的人。

    有了这座大山的庇佑,再加上傲狠族人们法力强大,出入谨慎小心,组织一直都拿他们没有办法,甚至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一百多年来,他们一直躲在这深山中过平安的日子。

    他们在深山中建房置宅,种田打猎,用强大的烟雾结界将所有房舍隐蔽起来,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见,所以秦月阳这些孩子们在阳光下玩耍的时候,是无需顾忌的,不过大人们在离开结界的时候,全都需要化成动物的形态,非常谨慎小心。

    本以为这种平静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但在一天傍晚,一个浑身是血的族人逃了回来,他告诉秦月阳的爷爷,现在外面的情况非常危险,组织的首领新收了一个义子,专门负责追杀傲狠血脉,这个义子虽然年少,但手段却十分狠辣,他总是能看破傲狠族人的伪装,屠杀他们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个义子很快就会找到这座大山,所有族人必须要举家迁居他处。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家都非常恐慌,一直在商讨迁移的事情。

    然而,就在当天晚上,一场突如其来的围剿,从天而降了……

    漫山的唱咒声,破坏了他们赖以保命的结界,大量的武士从黑暗中涌出,像恶魔一样屠杀傲狠族人。

    秦月阳看到她的爷爷,为了掩护族人们逃亡,以身犯险,制作出漫天的浓雾,后来被满天的箭矢射的像刺猬一样,悲惨的死了……。

    而化成动物逃生的族人们,被套入一个个刺网之中,浑身血淋淋的被吊起来。秦月阳的奶奶、叔叔、姑姑,她的兄弟姊妹,无论老幼,全都被按在地上当成动物一样宰杀,鲜血浸透了整个大山,最后只逃出了她们家这一支血脉。

    从那以后,秦月阳的父母有如惊弓之鸟,四处搬家,躲避逃亡。而年幼的秦月阳因为心灵脆弱,被那次屠杀惊吓过度,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终日哭泣,不吃不喝。

    于是,她的母亲在和父亲商量之后,决定将秦月阳的这段记忆封存起来,让她不再被那场血腥屠杀所伤害,秦月阳这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但很快,她们平静的生活又被打破了,她的父母被朋友背叛,满门被屠,在秦月阳父母被杀的那一天,秦月阳的母亲口中念出咒文,继续封存秦月阳的记忆,模煳了她眼前看到的一切……

    但是现在,随着这段隐藏记忆慢慢的苏醒,秦月阳渐渐想起来了,那个时候,她母亲被人严刑拷问,被一刀刀的割下肉来……

    而那时,站在她母亲身边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首领义子,那是一个年轻清俊的少年,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他的双眼呈深灰色,面色清冷,有一种超越年龄的成熟。

    而那张脸,秦月阳到死都忘不了,那是少年时的鲍平!

    “你看清楚了吗?这就是你所谓的正义,和你执着的感情!”,

    摩紧紧的捧住秦月阳的脸,硕大璀璨的眼睛盯着她,额头上的图案疤痕开始渗血,黑红色的血液从他的额头上流淌下来,那血液中似乎带着一种怨恨,逐渐侵染进了秦月阳的大脑。

   &nbs 你现在所看的《诡神冢》 第六百七十五章封存的记忆大结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诡神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