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神冢

焚天孔雀 作品

    【感谢万赏大豪,九天御神剑打赏10000】

    而麴文泰对玄奘的帮助显然不限于物资和人力,最大的帮助,就是对他身份背景的认同。

    玄奘西行,所经之国众多,尤其是当时的突厥国,更是纵横大沙漠的豺狼,杀人掠夺所不为,多少商人在经过突厥国的时候,都死在突厥人的刀下。

    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时的突厥国所占面积非常广阔,所有臣民信仰拜火教,佛教徒对他们来说是异类。

    所以想要安全的经过这些国家,玄奘的个人身份非常重要。

    在此前,玄奘不过是个普通僧人,衣衫褴褛,孤身一人,而且不被大唐的朝廷所认可,是一位偷渡的西行者。

    而在临行前,高昌国王麴文泰,与玄奘结拜成异姓兄弟,从此之后,他就有了高昌国王王弟的名义。

    玄奘西行的一帆风顺也是从高昌开始的,从那时候起,玄奘等同拥有了一个政权靠山。

    《大唐西域记》记载,麴文泰特别准备了贵重礼品献给西突厥的叶护可汗,并亲手写了一封书信。

    书称:‘法师者是奴弟,欲求法于婆罗门国,愿可汗怜师如怜奴,仍请敕以西诸国给邬落马递送出境”。

    由此可见,玄奘当时受到高昌保护是再明显不过的了。

    可这一切更加认证了陈智所怀疑的事情……

    高昌王鞠文泰对玄奘,为什么如此无私的倾囊相赠呢?

    把这些珍贵的资源送给一个远行的生人,甚至连他是否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什么样的感情能让他做出这样的行为?

    陈智在网上搜寻相关资料,发现很多人早也有过相关的疑问。

    很多史学家认为,当时的鞠文泰之所以这么做,是爱惜玄奘的才华,希望将玄奘留在高昌,从此架起与大唐的桥梁,与唐朝交好,是一种政治上的考量。

    但这个解释太过牵强了……

    当时的玄奘,并不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僧人,相反,他是一个被下令通缉的偷渡者,把这样的人留在国内,对和唐朝的关系有害无利。

    至于爱惜他在佛教上的才华,这一点就更加牵强了。

    任何一个成熟的人都知道,对于一个统治者来说,宗教永远是为了强化自己的统治。

    一个国家的国王,不可能置整个国家于不顾,以举国之力去资助一个西行的僧侣,原因只是爱惜他的才华。

    这种说法,有一点儿像是自吹自擂。

    而最值得疑惑的是,当玄奘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履行他当时对鞠文泰的诺言。

    玄奘当时答应鞠文泰,在取得真经回到高昌国时,会在高昌讲经三年。

    但他回来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进高昌国。

    至于原因,《大唐西域记》中只是一笔带过。

    说当时唐朝对高昌大举进攻,高昌国正处在战乱中,鞠文泰生死不明,然后玄奘便改道离开了……

    而这里,便有一个不合常理的地方。

    华夏从古至今的道德标准,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作为得道高僧的玄奘,应该应该深明这一道理。

    而对于一个倾尽所有,帮助自己的恩人,而且还是自己的王兄,这种冷淡的态度,非常不合常理,让人感觉很不对劲。

    陈智反复的将这本《大唐西域记》看了十遍之多,将书中的每一个细节都看了,用心理学的角度,来对撰写者进行人物画影。

    首先不得不说,这本书的内容非常真实和严谨,撰写者非常真实的描述他一路上看到的每一处景致和当地的民俗风情。

    但是从一个正常人思维的角度上来说,这本书撰写者,感情线有些混乱。

    玄奘本身对佛学非常的虔诚,可以控制住自己所有的欲望,温顺悲悯,对人谦和有礼,这从他对事物的理解和所谈所想上,就能够看得出来。

    而有些时候,他的所作所为却变得很怪异,不合本性,可以说,非常的暴躁和不理智,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用句现在心理学语言来 你现在所看的《诡神冢》 第十六章:鞠文泰的慷慨(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诡神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