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间,天边竟然浮现出慕容昀的脸,爱琳惊诧的站起,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只剩下深邃的星空。

    难道说,她喜欢上慕容昀了?

    望着星星,心思沉重。她和慕容昀从小一起长大,两人是特别好特别好的朋友,感情一直很好。

    无论谁发生什么事,另一个一定会尽全力去帮忙。

    所以对于好感这种事,很是模糊。毕竟,若不是对他有好感,也不会和他做了这么久的好朋友。

    何况,两人从小就有所谓的娃娃亲,大人们也爱拿这种事开玩笑,所以她一直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必在意,只是个玩笑而已。

    长大之后,会有各自的爱人,各自的生活。

    去上大学的这几年,也会想起他,她也从未觉得异常,毕竟,她也会时常想念心悦,两人都是她最好的朋友,会想念他们是正常的。

    从未把这样的想念跟感情联系在一起过,虽说男女有别,可对爱琳来说,男女之间是存在纯友谊的。

    可是,刚刚星空中浮现出他的脸,那样清晰,那样的吸引,一时之间,她有些迷糊。

    她突然想起,下午在快餐店,她还在心里想,若是自己有了喜欢的人,一定会直接告诉他,不扭捏。

    比起错过,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可是现在,她无法确定对慕容昀的感情,这让她第一次不知所措了起来。

    正想着,心悦的电话就顶了进来,小丫头在那边兴奋不已。

    “爱琳,他跟我表白了!他说很早就注意到我了,只是有些自卑,不敢告诉我!多亏你今天陪我去快餐店,又送了我们电影票,爱琳,你真是我的幸运星。”

    “真好,恭喜你,心悦。”爱琳衷心的替她开心。

    虽然只见过赵宽义一眼,但爱琳很相信第一印象,她对他的印象很好。

    他努力,热情,诚实,善良,虽然家境不好,但她相信,靠着他的能力和努力,一定会有很好的前程。

    爱琳打从心底希望他们两个人可以幸福。

    很快,开学了,三人升入大四,慕容昀和心悦都开始实习阶段,而爱琳因为是五年制毕业,课程依旧非常紧张。

    实习阶段,心悦去了贺氏,是贺天翊安排的,从小看着她长大,这孩子善良老实真诚,他很喜欢,在贺氏实习,无论日后是否留在这里,都会是一份非常好的实习经验。

    慕容昀没有去慕容氏实习,他以普通人的身份,去了一家外企。

    外企节奏快,思维活跃,最重要的是,不会有人认出他的真实身份。

    他希望靠自己的真实能力,来完成实习。

    这一年,过得飞快,心悦和慕容昀顺利毕业,赵宽义研究生毕业,拿到了贺氏的offer。

    心悦完全不知道赵宽义向贺氏投简历的事,直到被录取,才告诉她。

    心悦嗔怪道,“哎呀,你不早说,你知道的,爱琳的爸爸是贺氏总裁,你想去贺氏工作,找他会容易很多,省得走那么多程序。”

    进入贺氏,不仅需要笔试、面试,还要进行一周培训,之后有三场考试,层层筛选出录用者,被录取的机会,只有万分之几。

    爱琳的身份,心悦没有隐瞒过,可赵宽义并不想走后门。

    若不是跟心悦在一起,他就不会认识爱琳,这种概率性的东西,不该成为他的跳板。

    他想靠自己的能力走下去,若是第一次走了捷径,以后次次都要走捷径。

    他才刚刚步入社会,什么都不懂,摸爬滚打是应该的,这个环节不能省去,否则吃亏的会是自己。

    大四的暑假,爱琳没有回家,医学院很多学生都没有回家。

    最后一年尤为关键,医学院的毕业考试一向以严苛著称,毕竟医生不同于其他行业,手里握的是患者的生命,不能有一丝马虎。

    大五下半学期,爱琳收到了心悦的电话,她要结婚了。

    没想到,才毕业半年,她就要结婚,爱琳吓了一跳,却听她声音哽咽道,“奶奶病危,医生说她最多还能活几个月,她最后的愿望就是看到我结婚,我必须满足她。”

    一下子,爱琳只觉得呼吸不畅,深吸几口气,眼底红了。

    她请假,回了t市,最好朋友的婚礼必须参加,苏奶奶,必须探望。

    心悦结婚那天,漂亮极了,为了美美的穿上婚纱,她用半个月的时间瘦了6斤,只为让奶奶看到她最美的样子。

    赵宽义本来想过两年再结婚,现在,他没有什么积蓄,年薪二十几万,要攒上三四年才能凑够首付,可这是奶奶的愿望,他必须满足。

    婚礼这天,他蹲在轮椅面前,握住老人家的手,郑重起誓,“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会对心悦好,我会好好保护她,疼爱她,不让她委屈伤心。”

    奶奶点点头,泪水无声的划过苍老的脸庞,她握着赵宽义的手,又握上新月的手,把两人的手放在了一起,“你们一定要幸福,很幸福……”

    心悦眼底噙满泪水,奶奶摇摇头,“大喜的日子,不能哭,心悦,能看到你结婚,奶奶心满意足……”

    “奶奶,我一定会幸福的,您放心!”心悦的声音颤抖不已,扑上去抱住奶奶,祖孙两深情的抱在一起。

    全场人都感动不已,很多人背过身去默默抹泪。

    爱琳眼底很酸,眼眶红红,可她没有流泪。

    今天是心悦的婚礼,她要笑,笑得特别开心。

    慕容昀站在她身侧,侧头看向她,心中突然涌起一抹冲动,大掌握上她的小手,握紧。

    手背突然传来他掌心的温度,爱琳一怔,下意识看向他。

    他看着自己,棕眸深深,藏着自己看不明白的情绪。

    四目相对,似有千言万语,万语千言。

    两人就这样握手相望,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声音都被耳朵自动过滤,只剩下一片安静。

    “站好!都站好!我要扔捧花了!”

    心悦兴奋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爱琳和慕容昀下意识看向台上,花束映着阳光,飞了过来,两人同时扬起手去接,爱琳的右手和慕容昀的左手一起抓住了花束,两人有些发愣,周围却已经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男才女貌啊,这对小年轻一看就知道是情侣,两人一起抓到捧花,真是好运气,看来,好事将近啊。

    心悦在台上笑得开心,狡黠的冲着两人眨了眨眼睛。

    这么多年了,作为两人最好的朋友,慕容昀对爱琳的感情,她看得清清楚楚,只是爱琳,一直忙于学业,对感情方面没有太在意。

    但她希望,捧花可以给两人带来在一起的机会,她希望两个人可以幸福。

    婚礼结束,众人去酒店吃饭,爱琳和慕容昀没有去,参加了婚礼,送上了祝福,已经足够了。

    两人沿着路边走,9月,天高气爽。

    路过一间煲仔饭店,慕容昀看着照片,笑了笑,“咱们去吃碗煲仔饭吧,很久没吃过了。”

    爱琳也有些怀念那个味道,点了头。

    一份双份煲仔饭,两个小菜,一个汤,两人边吃边聊。

    “下星期,我们要去z城附近的村庄做义务医生。”爱琳说。

    z城,是山城,景色优美。

    慕容昀点点头,端起杯子,“祝你一路平安。”

    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他要趁着国庆假期去看她。

    很快,到了国庆,慕容昀果然出发去z城,抵达镇中心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爱琳所在的村庄偏僻,又都是山路,他决定在镇上住一晚,明早再去找她。

    夜里,突然下起了大雨,毫无预兆。

    雨下的很大很大,不知道下了多久,地面突然颤了几颤,客人们都去了旅馆大厅,问出了什么事。

    “雨太大,附近山上有山石滑落,这个镇子距离周围的村有二十几公里,没事的,大家放心。”

    客人们都回了房,慕容昀急匆匆的上楼,拿了背包,就要往雨里冲。

    前台立刻拦住他,“先生,下这么大雨,你要去哪里?”

    “我朋友在f村,我怕她有事,我去找她。”他没有回头,边走边说,高大的身影冲入雨中。

    调好导航,径直开向f村,距离这里有22公里,雨路难行,路上不停给爱琳打电话,都是无法接通,他焦急得要命。

    小村庄周围没有路灯,路很窄,他开着双闪,一路找了过去。

    两小时后,终于来到了f村,村口,一块大石头挡在路中,看来,是从山上掉下来的。

    他什么都顾不得,背了包,打着伞,就往村里冲。

    村路上,有老人拉着孩子走路,他连忙追了过去,“老人家,你们去哪?”

    “去保健站,义务医生在那边,我们过去安心些。”

    慕容昀听了这话,连忙跟在两人身后,走了二十几分钟,终于到了保健站,屋里、院里站满了人,地上有血,他心惊肉跳,生怕爱琳受了伤。

    “爱琳,爱琳你在哪里!”站在门口大呼。

    隔着雨声听到有人唤自己,是慕容昀的声音,爱琳自嘲的抿了唇,这种时候,竟然出现了幻听。

    山上掉了几块山石,把离山最近的几家房子砸塌了,有四男两女受了伤,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受伤最重,腿被砸断了,流血过多,情况十分危急。

    打了急救电话,可是这种天气,救护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若不及时输血,这人的生命会有危险。

    没有得到回应,慕容昀急坏了,冲进了屋子,看到爱琳站在病床边,身上的白大褂被染红了,他冲了上去,声音干涩颤抖,“爱琳!你哪里受伤了!走!我送你去医院!”

    看着他突然出现在面前,爱琳有些眩晕,刚刚不是幻听,是他真的在这里!

    “没有!我没受伤,我身上的血是病人的!”

    爱琳连忙解释,慕容昀只觉得一口气终于喘了上来,一把将她抱入怀中,声音抖得不像话,“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不停重复这句话。

    “你怎么来的!开车?!”爱琳急忙抽身,病人情况危险,不能耽误一分一秒。

    “对,我的车停在村口。”

    与其等救护车过来,不如开车送病人去最近的医院。

    爱琳当下决定了,找了几个强装的村民抬着担架,将他们送到村口车上,慕容昀开车,直奔最近的医院。

    病人躺在后座上,爱琳一直蹲在他旁边,死死按着伤口。

    距离最近的医院只有二十分钟车程,可是路太滑太黑,足足开了四十分钟,才到了医院。

    路上,爱琳不停地跟病人说话,让他保持清醒和意识。

    到了医院,把病人送进抢救室,爱琳贴着墙,大口大口喘着气,侧头,目光定在抢救室的大门上。

    千万要救活他,这个男人有两个孩子,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她无法想象,若是两个幼子失去爸爸,该是怎样的天崩地裂。

    慕容昀走过去,扶着她,“坐会吧爱琳 你现在所看的《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番外79 终在一起(青梅竹马篇完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