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怎么了?”花清龄见白樱没回答她,转身一看结果却看见白樱小脸通红的模样,这就让人很好奇了。

    “那个,你去给我买杯喝的快点!”白樱直接推着花清龄下了床,那样子简直是嫌弃她,嫌弃的不要不要的。

    花清龄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白樱这样肯定是有事瞒着她,不过见白樱很不好意思的模样,她就先放过白樱了。

    等在门外的贺连锦,见花清龄一出来就立马进去了,也没跟她打招呼那迫不及待的样子,还真让她怀疑,这还是不是那个天塌下来依然淡定的贺连锦了?

    “你快进去换换吧!”贺连锦先将白樱抱到洗手间,然后才把袋子递给她。

    关上门的白樱,脸色如火烧云一般,将袋子打开后她真的惊到了,这尺寸也太合适了吧!她明明没告诉过他尺寸的。

    再往里拿入手的是一种特别丝滑的料子,拿出来的那一刻她扯着嗓门喊道,“贺连锦你给我进来!”

    等着她的贺连锦听到她的声音,想也没想就直接冲进去,他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呢,结果就见白樱拿着一块很少的布料,还一脸的怒气,这又怎么了?

    “没看出来啊!你的口味竟然这么重啊!”白樱直接将手中的黑色的小内内,扔到贺连锦身上,然后便盯着他看他如何解释。

    贺连锦接住后才仔细看了一眼,然后满脸嫌弃,“你别误会这不是我买的!”害怕白樱会误会他,贺连锦赶紧解释道。

    “啧啧……算了!我就当不是你买的好了!”白樱也不想就这个问题纠结了,毕竟他也是好心给她买的,不过他的审美真的是这样吗?那她要不要出院后重新买点衣服了?

    “……”白樱的话在贺连锦听来,还是不相信他的感觉,既然她不计较了那他也只好作罢了!

    “你喜欢这种吗?”白樱将手中的小内内,拿在贺连锦眼前晃了晃,她的手被性感至极的小内内衬的更加雪白,在一黑一白的视觉冲击下,贺连锦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在这等我!”贺连锦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抓过她手中的小内内扔到旁边的垃圾桶了,然后又出去了。

    白樱从贺连锦夺过小内内的时候就有些懵了,直到关门声响起她才回过神来,“喂!你干什么?我这穿什么呀?”

    很快贺连锦去了医院旁边的一家内衣专卖店,直接进去开始在琳琅满目的款式里挑选。

    “先生你好!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吗?”一个长相甜美的导购员,见贺连锦器宇不凡就赶紧上去接待。

    “把你们这款式最普通的、最正常的、都给我包起来。”越挑越觉得每一款都很性感,他可不想再让她误会。

    导购员听完不确定的楞了几秒,她们这卖的可都是情趣内衣!哪有什么正常的款式啊?不过看着贺连锦很急的样子,她就去库房里拿了几款之前下架的款式,总不能让他空手而归吧!

    “先生这些你看看可以吗?”因为是之前的款式,所以导购员心里也没底。

    贺连锦看着导购员手里的内衣款式,虽然还有些性感,不过与那些货架上的比起来,要好太多了,当下就直接让人包起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医院。

    “贺连锦你还知道回来啊!快点我要尿尿!”白樱坐在洗漱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马桶却上不了,她只能用尽全力憋着,不然可就成了大笑话了。

    贺连锦看着白樱一头的汗,就赶紧抱她去了马桶然后说道,“要不要我帮忙?”

    白樱听完直接抱着双臂,一脸戒备的说着,“你说什么呢?赶紧给我出去!”拜托她只是行动不便,又不是瘫了连脱个裤子还需要帮忙吗?

    贺连锦也不知道为什么白樱又变脸了,他可是很认真的想帮她而已,不过见她那样他就转过身去,万一她再有什么事他就可以直接帮她了。

    被憋的不行的白樱,也等不及的尿出来了,但听到耳边的声音她的脸都通红,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若无其事的解决出来的。

    “好了!抱我出去吧!”提好裤子的白樱低着头,用手拉着贺连锦的衣角小声的说道。

    贺连锦听话的转身抱着她出了洗手间,刚出去白樱就眼尖的发现,桌上放着的一个包装袋,便开口问道“你又出去买什么了?”

    “你自己等会去换上吧!”贺连锦将她放好之后,就把袋子交到她的手中。

    白樱怀着质疑的心理,将袋子打开发现里面是几套内衣,不过这几套看起来就比之前的好多了,她嘴角偷偷勾起一条弧度,想到他是注意到她的感受才去买的这些,心里犹如吃了蜜糖般甜滋滋的。

    “好了!你先休息一会我在这陪着你。”贺连锦是担心白樱的身体,刚醒会不会累,只是可能他那眼神里的关心他都不自知。

    刚好白樱听完他的话后,就打了个呵欠,但她看着贺连锦又提了个小要求,“我想牵着你的手入睡。”那有些娇嗔的撒娇样,还真是可爱的紧!

    贺连锦没想到,这醒来的白樱竟然这里喜欢粘着他,不过他还是上前坐在她的旁边,直接将她捞起放在他的胸前,然后像哄小孩似的,轻拍着她的背伴她入睡。

    他们都没注意到病房外的慕子清,此时眼里的怒火,他紧攥的双手青筋暴起,然后又离开了。

    花清龄因为没什么事,就一直待在医院附近的咖啡厅里,她坐在靠在墙角的位置,看着玻璃外的来往的人群,每个人、每张脸!、每个表情,突然发现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坐着猜想着路过人的故事,也是件惬意的事,因为脑海中那些不愿想起的事,就真的想不起来了。

    “小姐我能坐在你这里吗?”一位年龄在三十多岁的男人,西装革履气质很出众,他第一眼就被花清龄周身的气质所吸引。

   &nbs 你现在所看的《暴君鬼帝:萌妻哪里跑》 第152章 我的女人也是你可以质疑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暴君鬼帝:萌妻哪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