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微扶了扶发髻上的金步摇,然后浅浅一笑,道:“本宫最近无聊,在古书上看到一种酷刑叫‘剥皮裂骨’。”最后几个字说得极其缓慢,她停顿片刻,眸光扫向水镜,道:“埋身入土,只露头部,然后在头顶用刀刻一个‘十’字,灌之以水银,身体会从头顶而出,而土中只余一张人皮,最后把无皮的尸骨用斧头砍碎再装入人皮中。”

    水镜听见“剥皮裂骨”四个字就已害怕得全身哆嗦,更不用说此刑法的操作过程了,残忍恶心之至。他此时才意识到,这个美艳至极的女人,心肠也是蛇蝎至极啊。

    “但本宫不相信这个刑法,所以很想做个试验。”倚微依旧笑着,仿佛在谈论午膳吃什么菜肴一般轻松,她轻轻地问:“不知水镜愿不愿意当这个试验品呢?”

    水镜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他跪伏在地,不停磕头:“奴才什么都说、什么都说,但求娘娘饶奴才一命.”接着他直起身子,含着眼泪说:“奴才有个妹妹叫水清,她同奴才一样是畅秀宫的宫人。那天荣贵人心情不好,在殿里一顿乱砸,水清就去收拾,结果荣贵人见水清模样清秀,心生妒忌,便用一个砚台砸向水清,水清被砸中头颅,当场就死去了。奴才那可怜的妹妹......”水镜没有说完,当时他就站在大殿里,就那样看着自己的妹妹惨死在那,他甚至不敢去为她说一句话,他害怕,害怕被迁怒。

    倚微听后,心下了然,一个计划在慢慢成型。她对水镜道:“若本宫可以为你妹妹报仇,你愿意和本宫合作吗?”她的声音特别轻柔,却又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直直地拨动了水镜的心。

    “若娘娘可以为奴才除掉荣贵人,那奴才这条命就是娘娘的。”水镜跪在地上道。

&n 你现在所看的《蛇蝎美人:错爱无欢》正文卷 第二十七章:剥皮裂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蝎美人:错爱无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