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被人从里面给锁上了。

    想都不用想,苏音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故意的。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就想不明白,既然吴瑜那么讨厌她,为何又千方百计地留下她。的确前世是她想留在凌家,可这辈子她已经说得那么明白,可吴瑜依旧一意孤行。

    疑惑在心间一闪而过,抬头,她看向周围漆黑的夜色。今晚红姐依旧不在店里,她一个人收拾起来有些慢,这会已经将近十点。

    如果再早点,她还能去找同学家借宿一晚,或者想别的什么办法。可都已经这个点了,明天还要进行模拟考试,她需要休息。

    “开门!”

    想清楚后她走上前,用力拍着别墅入户门。

    凌志成公司出了比天还要大的事,今晚没回来,别墅内只剩吴瑜和凌梦母女二人。

    吴瑜所在的主卧在阳面,装修时用得高档隔音材料,敲门声一时半会还没传到她那边。

    凌梦所住的原客房恰好在阴面,跟别墅门在同一面墙。几乎在苏音回来,掏钥匙开门时,她就已经察觉到动静。

    躲在窗帘后面,扒开个小缝,看到楼下苏音不停转动钥匙束手无策,她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个主意就是她出的。

    上次两包黄鹤楼递过去,捉弄苏音不成,反被她再次“陷害”后,凌梦心里怨恨越发深刻。

    放学回来,看妈妈闷闷不乐坐在沙发上,一番嘘寒问暖后,听她说明整件事前因后果。

    原来妈妈坚持要收养苏音,收养不成也要坚持把她留在家里,原来压根不是什么“养了十六年母女情深舍不得”,而是因为她救了个身份疑似很了不起的孩子。

    凌梦回家一周,最怕的就是因为十六年来的长久相处,父母对苏音有了感情,会舍不得她。尽管父母对她很好,对苏音百般冷待,可初来凌家那日妈妈声情并茂的挽留历历在目,她心中又怎会毫无芥蒂?

    现在弄清楚其中缘由,她终于可以缓口气。

    而且……事实证明,那孩子身份就是场乌龙,也就是说苏音完全没有了利用价值。

    那还要她干嘛?

    白白供她吃供她穿?他们凌家又不是什么福利机构!

    凌梦眼珠子一转,就给吴瑜出了这主意。

    母女俩一拍即合,在凌志成打电话回来确定今晚不会回家后,便将保姆许阿姨支开,然后反锁别墅大门。

    然后就有了苏音刚才归家时那一幕。

    “开门!开门!”

    拍门声越来越响,眼瞅着这样下去就要惊扰四邻,凌梦忙从窗户中探出头,声音中隐约有熟睡中被惊醒的困乏。

    “大晚上的,谁啊?”

    “是我,麻烦给开下门。”

    “苏音?你怎么才回来,我们都已经睡下了。”

    睡下个毛线!苏音看着凌梦探出来的衣袖,明显不是睡衣宽松的款式,而是她正常穿的衣服。

    急着回屋睡觉,这会她也懒得拆穿。

    “我有点事,所以回来晚了,麻烦你下楼一趟,帮忙开下门好不好?”

    “唔,你等等啊……”

    没多久,楼上缩回去的头再次探出来,“哎呀,我闹肚子,姐姐你稍微等我会。别再拍门了,妈妈已经睡下,她上班一天够辛苦的,别打扰她休息。”

    “好,那你快点。”

    得到苏音肯定的答复,凌梦窗帘一拉,在卧室内办起了换装party。

    这是苏音来之前她就已经在做的事。回到凌家一周,她别的什么基本没干,新衣服倒是买了不少。尤其刚结束的那个周末出游,她和妈妈基本上就是买买买,只要看中了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就包起来。血拼完回家时已经很晚,很多衣服都没来得及拿出来试。

&nbs 你现在所看的《重生之带着空间嫁兵哥》 第25章、凌梦见鬼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重生之带着空间嫁兵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