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不知秋

叫顾长安 作品

    叶知秋作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见了陌桓牵着她的手宠溺的对她说着悄悄话,她梦见我孤零零的坐在雪地里,不停的呕吐,她梦见在她的不远处里从陆小北的车上下来的却是顾言,她梦见顾言望着她的目光是那样的忧伤。

    叶知秋只觉得脑袋就像是被容嬷嬷的钢针扎过了一般,痛的有些厉害,睁开还有些惺忪的睡眼,外面的天气似乎格外的晴朗,阳光透过窗户直射在脸上,格外的有些刺眼。

    用手遮住了阳光,直到微微有些适应,叶知秋这才打量了一下四周,房间内是熟悉而又陌生的摆设,叶知秋有些迷茫,这里似乎她曾经来过只是为什么想不起来了。正在叶知秋还在想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她认识,是顾言,只是她为什么会在他的房子里?昨天带她走的她清楚的记得是陆小北啊。

    顾言端着手里的粥淡笑着来到了叶知秋的面前,把这碗粥吃了吧。顾言的声音很轻,略带着一丝温柔的语气。

    没有任何迟疑,叶知秋点了点头便接过了顾言手里的粥,她知道他并不会害她的,因为这样做真的很麻烦,小口小口的喝着手里的粥,两人都有些沉默,像是彼此间的默契一样。

    过了一会儿,顾言看了一眼正在低着头喝着粥的叶知秋,柔声道,你不问为什么?

    听到顾言的话,叶知秋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又摇了摇头,说,因为没必要去问的。很显然,昨晚带她离开的并不是陆小北,而是因为自己酒喝的多了,错把顾言看成了陆小北。

    闻言,顾言眉眼之间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叶知秋,瞬间隐去,昨天我也去了陌氏的订婚宴,只是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了正倒在大雪之中呕吐的你。声音瞬间停了下来,顾言望着依旧低着头的叶知秋,沉默了下来。

    轻轻的把手中的碗放在一旁,叶知秋抬起头望向了顾言,眸子一如开始一般有些清淡,谢谢你,顾先生!

    知秋,难道我们就是那么的生分?说这话的时候顾言好看的眉眼流露着点点的忧郁,就像昨天叶知秋看到的一般。

    他说,知秋,你知不知道,这四年的时光,我整个人都像是一场梦,一场彻彻底底死去的梦一样,舞蝶离开的时候我以为我的世界这女的崩溃了,所以,我所做的,我能做的,只有做完舞蝶所有的心愿,可是你知不知道,那时候的我就如同一局没有灵魂的行尸一般,可是直到遇到你,我承认,一开始,一开始你的性格脾气,我确实把你当作舞蝶的替代,可是渐渐的我发现,我是真的爱上了你,我以为自己又做了一个梦,一个那般脆弱的梦........

    说道这里的时候,顾言的眸子散着一股说不出的忧伤。

    他说,当我亲手抱着酒醉的你回到车里的时候,看你吐的我满身的时候,我这才敢确定,这不是梦,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现实的世界实实在在的有个叫做叶知秋的女孩儿。

    可是,那个女孩儿整个心装着的却是其他的男子,所以,我嫉妒,我派人调查了所有的关于叶知秋和陌桓的消息,我看得所有的调查,看着青梅竹马的两个人从小到大是那样的甜蜜,所以我嫉妒。

    直到,直到我看到了你们两个人分手,甚至变的那么的陌生,可是你的心里依旧还是装着的是他,可是你知不知道,三年前,三年前陌桓父亲的死是因为你的父亲,我以为,我以为我调查道这个消息就要告诉你的时候,却看到了那一晚你宿醉,你口里不停的叫着陌桓的名字,是那样的无助,那样落寞。

    那样的你,就像着了魔一般!

    这还是我认识的叶知秋吗?是那个在我第一次再酒吧喝的大醉的时候那个指着我的鼻子说鄙视我的那个骄傲的叶知秋吗?

    我终于发现,原来我是那么的失败。

    可是,叶知秋,就在我看到你出现在陌桓的婚礼上的时候,我真的高兴,我知道如果你依旧还爱着那个人便断然不会出席他的婚礼的,所以,就在我以为,就在我以为,我真的有了机会的时候,我却看到了喝的醉醺醺的倒在大雪之中大声的笑着,我的心也一点点的随着那场大雪被掩埋在白雪的深处。

    说完,顾言收回了望着天际的目光,转过头,望着叶知秋,眼里溢满了星星点点散 你现在所看的《叶落不知秋》正文 第55章 chapter 55 她终于知道了那被掩埋的真相!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叶落不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