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了佛,吃斋饭,菜一般是些白菜豆腐、南瓜豆角、冬瓜茄子的家常素菜,都是义工们辛辛苦苦从山底下背运上来的。

    孩子们都在父母的告诫下,盛多少就吃多少,不能浪费,不能洒到地上,不然不仅仅是不敬佛祖,也不敬这些辛苦的义工们。

    饭后几个孩子在大人的陪伴下,出庙门转悠,印入三狗第一眼的就是,好大的一棵银杏树啊,大到什么程度,树的腰身感觉有村里吃围席的大圆桌子那么大。

    昨晚上怎么没看到,估计是黑蒙蒙的没怎么注意,现在看到,庙门外还有一棵超级大的松树,两边各有一棵大银杏树,包括原先看见的那一棵。

    松树是从底下山谷里长上来的,枝繁叶茂的,被山风吹得呼呼作响;银杏树则是长在山顶上的,很粗大却不高,好像感觉自己如果长太高了,会被强劲的山风给吹断掉一样,就自个儿横着长身体了。

    这三棵大树在庙门处,像极了三根香火,随着古庙屹立了几百年,晨钟暮鼓山风激荡,看繁花落去,听百鸟声鸣;赏一方际,闻一林清净。

    庙门对出方向,听是浙江的江山县地带,转过头看庙的身后,就是罗城,站在这里看这个盆地,好像一个大沙盘,四周的高山围着,底下是一片田地,还有些丘陵。

    在母亲的指点下,三狗他们极目所处,只能看到自己村一丁点的模样,在翘鸡险的山下,隐约看到好像有几处房子,其他的大部分被前面一片丘陵给挡住了;看不到自家的房子,未免有点遗憾。

    .......

    三狗明诚明月三人几乎每结伴走上六七里地路去上学,夏还好,亮得早,抓点吃的在手上,边走边吃,可以赶到早课不迟到;下午放学后走将近一个时路回家,还能上山放羊和砍柴。

    到了冬,就有点苦不堪言了,不亮就得起床,黑乎乎的赶路,有时候会打个火把,有时候走得急,就摸黑走路了,好在这条路已经走的很熟悉了。

    要是碰上个冬雨,从暖烘烘的被窝里,费好大的决心钻出来,冻得直打哆嗦,一只手藏在口袋里,一只手打着油布伞,一步一滑的走在泥泞冰冷的泥巴路上。

    三狗家这个时候弟弟妹妹已经到了读私塾的时间了,家里供三个人读书,实在是很辛苦,入不敷出。

    三狗爹更是被家庭负担压弯了腰,很多人不理解他为什么还让大儿子去读什么学?他也只是低头笑笑,不回答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三狗的一双布鞋平时舍不得穿,夏时候还好,把布鞋揣在怀里,到了学校,在水沟里洗个脚,穿上布鞋进校门。

    可在这冬泥泞的路上,三狗更舍不得穿他的布鞋了,尽管光脚踩在冬雨下刺骨的冰泥里,那感觉,跟刀子割肉一样,不过一会儿后,脚就感觉不太出来了,冻麻了。

    泥巴路走不快,明月一个女孩子更是慢,眼看这样的速度就要迟到了,明诚就索性背起妹妹走,不管鞋不鞋了,他们还好,书包里多带了一双鞋到学校去换的。

    背得累了,三狗就接手过来接着背,这一发力全身就热起来了,脚也热起来不冷了,明月叫了几次把自己的鞋子给三狗穿,给了也穿不了啊,大不对,明诚要把自己备用的鞋子给三狗,三狗坚决不要。

    路上走得急,脚不再冷,只是到了学校门前的水沟洗脚有点困难,要打破一层厚厚的冰,才能够得到下面的水,那冰水,真的是冰啊,也顾不上那么多,赶紧洗洗,穿上布鞋进学校,再晚就要迟到了。

   你现在所看的《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42. 嵩峰山下念小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