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上次周一上午的总理纪念周时候,三狗差点因此事分神而出差错,因为这个再总理纪念周,校长如在南京,一般都会来亲自主持。

    本来在每次会议或典礼里,只要讲话里一提到蒋校长时,全体人员都要肃立或起立;何况是蒋校长本人来主持,更是要起立行注目礼了。

    那次纪念周时候,校长一进大礼堂,全体在场人员刷的一声,全部肃立,可三狗还在为家信的事情而烦恼,而神思外游,人还傻乎乎的坐在凳子上不起立,这还了得,被上头知道了,肯定是个大错误。

    幸好是旁边的班长秦远山眼疾手快,一把拉起了三狗,三狗才豁然醒悟过来,吓得一身冷汗,再也不敢分神了,全神贯注地参加总理纪念周。

    在大家全体背诵总理遗嘱后,照例由张教育长主持,一起宣读军人读训,接下来是校长讲话。

    校长讲话一般的主要内容大部分是,要求大家毕业后,忠于国家,孝于民族、讲述大学、中庸、礼义、不成功便成仁等孔孟之道,要为国家效忠、巩固中央政府等等。

    三狗以前在山沟沟里的家乡里,属于“土狗”一条,哪有什么机会,能见到国家的领袖人物,以前在中学里,只能在课本书画里看见,或是听老师讲一讲而已。

    现在能在军校里见到国家领袖级别的人物,确实是很让三狗震动不已,如此近的距离,还亲耳听到领袖的讲话,对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来说,确实也很振奋人心。

    恨不得早早毕业后,冲上战场,把一切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分子,都彻底得赶出去,收复失地,为国为民保一方平安。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个侠,就是每个人内心里的大英雄,或是英雄梦吧。每个人心里都有,只不过是,有没有被激发出来,或是,是不是处在需要呼唤英雄的时代。

    在总理纪念周上,张教育长除了邀请校长讲话外,还经常邀请国家元老如戴博贤、居正、汪兆铭等来校做讲话,邀请社会名流如田汉、郭沫若等人,也邀请军事首长何应钦、陈诚到校讲过话。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千万人;这就是阅历,这就是眼界;三狗在这样的氛围里,不断的学习和进步,反观以前的保守思想,犹如坐井观天的青蛙一样。

    不能老是让一些不足挂齿的私人事情,来羁绊着自己前进的脚步,来影响着自己努力学习的心情。

    至于家信问题,就再写一封信回家,多写几封,就算是在路上丢了或是走的慢,总得会有信到家的。

    …….

    南京的冬天,天气很冷,三狗他们身上虽然穿着棉衣,但脚上却只让穿单布鞋,训练时候怕穿破布鞋,还得要求穿草鞋,不过身子一动起来就好多了,不觉得那么冷了。

    只是晚上睡觉前,有时候要求集体洗澡,没有热水供应,全都打冰冷的井水上来,浇身子,那个冷,只把人冻木了;不过这样也好,洗冷水澡对身体好。

    比如以前要是在寒冷的冬日里,在光板床上铺一条薄被子,还不被冻死才怪,现在三狗最多是把棉衣加盖在被子上面,就不觉得很冷了,加上白天累,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人一旦有了宏伟的志向,对物质的需求、对条件的要求,都会变得很低,甚至是没有,只要能满足最低生存就可以了,三狗也正慢慢成长为一个有志青年。

    ……

    正课过了熟悉枪支后,顺其自然就到了实弹练习,枪械李教官没有急着拉大家上打靶场,而是在教室里,一边把毛瑟1898拆开来,给大家讲起课来。

    前面大家有简单了解过德造毛瑟(mauser)1898式步枪,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手动旋转后拉式步枪。

    毛瑟兄弟设计的毛瑟式枪机安全、简单、坚固和可靠,此后设计、生产的大多数的旋转后拉式枪机都是根据毛瑟兄弟所设计的原理来设计的。

    这个枪有一个结实、厚重的爪式拉壳钩,在枪弹一离开弹仓时就立即抓住弹壳底缘,并牢固地控制住枪弹直到抛壳为止。

    这项技术被称为“受约束供弹”,是毛瑟的重要发明,由于拉壳钩并不随枪机一起旋转,因而避免了出现上双弹的故障。

    下弯式的拉机柄,不但使步枪在携带时更方便,不容易绊上杂物,而且也使枪机操作时更舒适。

    保险杆位于枪机后上方,用右手拇指可以很容易地操作,保险杆有三个操作位置:当保险杆拨到右边时,同时会锁住击发阻铁和枪机体,此时步枪既不能射击,也不能打开枪机。

    当保险杆拨到中央位置(向上抬起)时,只是锁住阻铁 你现在所看的《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第121章 119.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