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秀才他们要学习打炮那里,带来的两个高中生可是三狗在老家高中的校友,一个叫吴鼎立,是秀才三班的,一个叫张志光,和竹竿在打铁侬一班的。

    这个老乡战友又兼校友的关系,一下子拉进了三狗和他们的距离,秀才和竹竿知道这个迫击炮操作很难,所以就把全排学历最高的人找来,大家一起学。

    这样也行,有这两个有数学基础的兵,三狗交他们就轻松多了,先教给吴鼎立和张志光,再叫他们给秀才和竹竿补课,一边学一边教,学起来很快。

    三狗寻思这两个兵很不错,以后得要送他们去读军校,不能在这个战场上给废了,人才太缺了,部队里稍微有点难度的武器,在大部分文盲的战友里,都不会使用,或是使用不好。

    比如操作重机枪,做观察哨、斥候等,很难让所有人都能胜任,就不用说迫击炮这么需要技术的活了。

    按正常配备,三狗他们甲种师里,是配备了炮营,其中的迫击炮连(12门),营都分不到的,更别想连队了,团可以分到的一门,但这个高端武器,师部不会轻易拆散了使用。

    战防炮连(4门),好像是岁数很大的炮,炮弹也少的惊人,每门炮只有几箱几十个而已,师部把这个当成宝贝一样看着,平时连看都不让看。

    听说在炮营里,还装备了8门75山炮,那更是宝贝了,三狗他们不要说看,连听都没有听自己的山炮响声。

    至于低端武器如冲锋枪和掷弹筒的,到连队就有,只是很少,全连的掷弹筒只有4个。不过能有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在其他连队里,一般是三个排各一个,连部留一个机动,现在7连有4个排,牛牯就全部分了下去,每排一个掷弹筒。

    三狗看4排的掷弹筒手是萝卜,以前大家都叫他花心萝卜,经过了几年的军队锤炼,萝卜改了好多,至少那些风流气是不见了,现在人称“铁萝卜”了。

    那个掷弹筒外表看起来有点像萝卜,铁萝卜,比较形象。三狗看过萝卜的掷弹筒,正是在学校学的那一种,仿制日军大正十年的。

    这种掷弹筒之前有提到过,射程175米左右,比起迫击炮是太少距离了,但比起手榴弹,那是好多了,所以,它是介于迫击炮和手榴弹之间的一种炮弹类武器。

    刚好填补了迫击炮和手榴弹之间的距离空白,让步兵的火力立体化、远程化,也可以说是灵活化。

    特别是在有坡度的有射击死角的地方,掷弹筒就很好用了,对付那些没有遮掩和防护的机枪火力点,只要打着了,就中;但对地堡碉堡,基本没什么用,连皮都磕不下来。

    这种掷弹筒如果在阵地战中的攻击方使用,是有些危险,正像上午日军的攻击散兵部队里,有两组掷弹筒兵在运动到阵地前沿。

    三狗他们都知道这个东西的射程和威力,掷弹筒榴弹破片的杀伤半径可以达到8-10米,一旦被掷弹筒兵突破进150米,那战壕里将落下掷弹筒榴弹。

    只需几颗,就会造成很大的伤亡,更麻烦的是,将会打乱防御火力,难以抵挡住敌人的最后冲锋;所以不等他们接近200米区域,大家就集中火力,对着掷弹筒兵不断地攻击。

    除了打死一组外,另外一组的弹药兵也给打伤了,所以,在阵地前沿,掷弹筒兵一旦出现或暴露,将会遭到重点打击。

    打死鬼子掷弹筒兵的是秀才,忘了说了,秀才现在可是全排的特等射手,这家伙,完全是心灵手巧型的。

    在做同一件事上,秀才可能进入状态稍微会慢一点,但是,只要让他琢磨上一件事,慢慢地,他的优点就出来了,他会比大部分人都做的好,做得精细。

    注:在当年的中日军队里,没有狙击手这么的一个新潮说法,不知道现在的影视和小说为什么会有这样名称出现?

    或许是迎合潮流吧,毕竟“狙击手”这个词看起来很酷、很带劲、很有技术范。像什么特等射手、神枪手这样的称呼,比较土。

    那时候的国军里,基本上连狙击枪都没有,很多抗战老兵被采访时候说,见都没见过,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有“狙击枪”、“狙击手”这种说法,只有特等射手和神枪手的说法。

    在欧洲战场上二战时候确实出现了“狙击手”,但是狙击手和抗战里特等射手有点不太一样。

    狙击手大部分是单人或一组自由活动的,而特等射手则是在连队下面的,不能自由行动的,和大家一起参与作战的。

    ……

    秀才之所以能成为连队和排里的特等射手,除了他本身做事特质外,还有一个便利的因素 你现在所看的《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191. 特等射手秀才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