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日,日军精锐第6师团的第11旅团突破并占领雨花台部分阵地,于是把炮兵阵地前移,开始炮轰中华门。

    在此之前,三狗他们的51师306团已经在中华门前,拆掉房屋,扫清射界,在护城河前加了好几道铁丝网和挖开几道壕沟。

    日本飞机也过来凑热闹,在中华门一线轰炸,爆炸声音震耳欲聋。一阵炮轰之后,整个中华门都笼罩在硝烟之中,日军的步兵开始试探性进攻,主要是突入阵地前沿,清除掉铁丝网。

    三狗连忙命令秀才、张志光、吴鼎立等优秀射手,对敌射击,夏晨也跟着秀才狙击,这几个人埋伏在城楼的边角处,不时地对鬼子进行精准打击。

    日军的爆破兵抱着炸药包,匍匐前进,想靠近铁丝网,炸掉这些路障,秀才从鬼子匍匐的姿态就猜出来了。

    就指点夏晨专门朝这些爆破兵来打,果不其然,有好几个爆破兵在前进的过程中被打死,鬼子见不能靠近路障,就动用迫击炮来炸铁丝网。

    这样子,三狗他们就无可奈何了,只能任由鬼子把几道铁丝网,一一炸毁了,清除了路障,日军的工兵马上就躲在坦克后面,准备去架桥。

    有坦克壕和护城河,都是坦克甚至是人,不能冲过去的路障,鬼子想借用坦克的掩护,工兵去架起临时的军桥。

    306团邱伟达团长命令前沿阵地的三营,搞掉敌人这几辆坦克,三营长老胡知道七连的三狗他们打炮贼准,还增加了二门营属的迫击炮。

    于是就指挥八连、九连的迫击炮(进入南京城后,每连都装备了迫击炮),跟着七连来打。

    竹竿负责测距和报出数据,三狗让通讯兵快速传给八连九连,七连的迫击炮射手们,在竹竿的指挥下,只打了二发校正弹,接下来的几发,全部命中。

    但是没点毛用,鬼子的坦克照样爬行着,老胡只得动用团属的步兵炮,特地召竹竿去打,根据刚才的数据,加以调整,竹竿跟着另外两门步兵炮,一阵轰炸过去。

    终于把鬼子坦克给打落下护城河里去,没有了坦克的掩护,鬼子步兵和工兵纷纷后逃,被城头的三营战士们一阵集中射击,射杀不少。

    邱伟达还命令一个加强连出击,一直追杀,把敌人赶回了他们的阵地里去,全团士气为之一震。

    12月10到11日之间,由于雨花台的阵地还在坚守着,日军对中华门外围的突袭只是些小股部队,并无多大的威胁。

    但作为守军,不管规模有多大多小,都要进行无差别的打击,复廓阵地城楼防线和平地山丘防线不一样,因为一旦某一点被敌人所突破,整条防线都得受严重的威胁。

    正因为如此,三狗他们在三营的指挥下,不断地发射枪弹,主要是重机枪,现在南京的军火库全部打开,全力供应各守卫部队。

    在城墙的掩体里,大薯正过着重机枪的瘾,枪一连发,准头就不行,因为枪体自身的震动和连动,会影响下一发子弹的准确性。

    子弹的口径越大,枪体的后座力就越大,震动和摇晃就越大,对子弹的精准度很难把控,很多新手打重机枪,在四百米内,子弹连对方的沙袋都打不准。

    而大薯一直就喜欢机枪,对机枪有莫名的喜爱和钻研,不管什么重机枪,在他的手里,都是服服帖帖的,指哪打哪。

    各行有各行的道行,大薯现在的重机枪一边打,一边教着几个徒弟副射手,连续的短点射,把鬼子压在阵地里,连抬头不敢。

    鬼子只要一露头,民二四的仿马克沁水机枪的子弹就擦着钢盔飞了过来,鬼子那点薄钢盔,挡点弹片和跳弹,估计有点用处。

    要是碰上子弹里的大杀器重机子弹,不管是正射还是侧射,钢盔都会被打开花,钢盔都打穿了,那脆弱的头盖骨还有什么用。

    你现在所看的《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334. 中华门上枪炮对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