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诡道也。现在长江里就有船在向对岸划过去,而鬼子的军舰和岸边的守卫好像装着没看见一样。

    这肯定是日军冒充国军,渡河过去想骗取上岸,抢占桥头堡,或是直接渗透到对面守军的内部去,进行侦察或暗杀爆破等破坏活动。

    要是在昨晚,这招可能还很好用,可惜到了今晚,对面岸边已经严密死防了,各种口令和部队番号的问答,并不是那么容易上岸的。

    除非是一两个人,没什么威胁,身上啥都没有,那到了岸边随便问一下就放行了,但是整船的人,还有武器齐全,哪里像逃难的?

    这还用说,尽管有一些鬼子会中国话,但对一些口令和番号还是不清楚的,结果啥便宜都没有捞到,还被打了一通,只得悻悻地划回来。

    自己做了贼,肯定是老想着别人也会做贼,也会这些招数,所以,鬼子不但对岸边严加看守,同时也防着这边有零星的人逃到对岸去。

    ……

    因此,原来围住幕府山的日军13师团65联队第一大队,马上派出大量的兵力,从左右两边,向幕府山北面的江边,钳制过去。

    鬼子合围到江边一看,没有看到有中国兵渡江,却发现幕府山上还在挑衅般地射击,实在是气不过,这些支那兵连今晚都不想活了?

    本来是准备留这些支那兵再多活一晚的,明天重炮就要到了,到时候在攻城重炮的打击下,看这些人还能坚持多久。

    本来65联队长已经对这个第一大队发火了,整个南京城都差不多完全控制住了,现在还剩这个小小的幕府山,还不能拿下来,简直是有辱于大日本皇军的尊严。

    现在这个大队长气不过,就指挥人连续打上照明弹,连夜对幕府山发动攻击。

    幕府山上的伤兵们,成功地把敌军的主力吸引上去,但他们可就要麻烦了,不过也无所谓了,该来的就会来的,现在鬼子进攻人数多,也正是好杀敌的时候。

    幕府山的枪炮声,像在给三狗牛牯他们送行的鞭炮一样,鬼子也极其配合,拼死向上进攻,踩着不知道是哪边士兵的尸体,奋力向上进攻。

    幕府山主阵地缺少了大量的生力军,自然是很难阻挡日军的强攻,尽管两门苏罗通机关炮不停地射击,炮管都打红了。

    最后还是耐不住鬼子人多,像毒蜂一样,铺天盖地的扑了过来,没多久,阵地相继失守,主阵地里的伤兵要么抱着鬼子一起向山下滚去,要么就拉响手榴弹和鬼子同归于尽。

    那些重伤员,也纷纷面向紫金山的总理陵园(中山陵),拉响怀中的手榴弹,为国捐躯,为总理效忠。

    两门苏罗通炮也走到了最后的归宿,炮兵们打完最后一发炮弹后,也是集体围在炮身上,拉响了集束手榴弹。

    他们实现了要和大炮共存亡的誓言;为炮生,为炮死;永远和炮在一起!

    ……

    已经突围出去的三狗他们,走在黑夜的村庄里,大家纷纷扭头看着幕府山不断响起的m24木柄手榴弹爆炸的火光,直到最后一声爆炸。

    大家蹬着血红的双眼,咬牙切齿地走在墙角巷子里,那些可爱的战友,很多都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就是萍水相逢而已,却能聚在一起,共同杀敌。

    他们唤回了曾经的热血,他们用死亡来救赎自己,他们可以说是南京城内守军最后的血性,他们是站着活,也是站着死的。

    你们就先走一步吧,我们,也会跟随而来的,当然,在这之前,希望自己能多杀死几个敌人,为你们报仇,也为自己垫背。

    ……

    三狗带着一排人,凭着映入脑海里的地图,在幕府山和紫金山北麓之间的几个村庄里转来转去,对照天上的北斗星,和计算大概的行进距离,向前艰难地搜索着前进。

    现在整个南京城,包括这郊外的村庄,好像没有一处地方是安全的,随时都有可能窜出一队日本鬼子来。

    刚才就碰到了一队,还是秀才和竹竿他们这样有高超技术的人耳朵灵敏,跟狗一样,马上 你现在所看的《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361. 夜里不归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