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走多久,三狗又招呼大家停了下来,现在有点麻烦,一条横路拦在前面,一路上都有鬼子兵的篝火。

    要想去紫金山北麓,就必须得要通过这条两个村之间的道路,可一旦通过这条路,哪怕是几个人,也有可能会惊动鬼子的哨兵。

    尽管鬼子现在已经成了南京城的主宰者,但人家的基本军事素养还是有的,宿营防护还是要做的。

    三狗看着不远处两个在篝火边烤火的鬼子哨兵,还能听到他们在嘟哝着自己的运气,这么冷的天,还要出来值班,其他人都躲在屋里睡大觉了。

    面对他们,三狗现在一筹莫展,要是在平时,这两个小鬼子,还不是几枪就解决的简单事情,可现在,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关键是要不能弄出半点响动出来,同时要弄死两个大活人,还是两个全副武装的警惕的敌人,这个就非常有挑战性了。

    三狗恨不能自己速成一种障眼术,跑过去,直接宰了那两个可恶的拦路虎。

    三狗退了回去,和大家商量怎么办?大家虽然出了不少招数,甚至怪招昏招都有,但都被三狗一一否决了。

    怎么办?

    不可能一直呆着这里的,最后还得要在天亮前通过这里,不然大家都会死在这里,三狗正准备着要硬冲的时候。

    左手边的路上突然响起来枪声,不是三八枪声,而是中正步枪的声音,突兀而又近距离的枪声,把那两个鬼子哨兵吓一大跳,马上趴下来,举枪对着那个方向。

    没几秒钟后,那几个房子的大门都被打开了,一群群鬼子鱼贯而出,一个类似小队长的人,照着趴在地上的两个哨兵就是一脚,骂骂咧咧地,指挥这些人,朝枪声响起的地方扑了过去。

    天赐良机啊,等鬼子一走远,三狗马上带着大家冲到了路对面村庄里去,还没走出几步,犹豫中的三狗还是叫住了大家。

    刚才那边的枪声,是不是牛牯狗腿他们?万一是他们,岂不是被鬼子给截住了,甚至是给围住了。

    不行,不能就这样走了,三狗还是叫住大家,沿着路边的阴暗处,慢慢地靠近了左手边枪响的地方。

    还真不出三狗的意料,是自己人,是打铁侬他们一队人,正被刚才那一群鬼子死死咬住不得脱身。

    此时不打,更待何时?三狗一声令下,带着大家杀进了那群鬼子的身后去,那群鬼子打死也不会相信南京还有这么多的中国兵。

    鬼子刚才以为是几个流窜的逃兵而已,可一交手就发现不对劲了,对方攻守有方,不急不慢,而且射击精度很高,几乎是枪枪到肉。

    碰上硬茬了,鬼子也是人,不是傻子,马上就转激进为稳守了,想咬住对方不放,等周围的自己人上来,再围歼这一小股中国兵。

    鬼子万万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三狗他们这群黄雀,一阵猛冲猛打,先是一顿手榴弹洒在鬼子的屁股后面,接着是两挺轻机枪一顿扫射。

    直把这群鬼子打得鬼哭狼嚎四散奔逃,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起到了这个效果,这个时候,就是要这个效果,不能打得婆婆妈妈的。

    要速战速决,快速解决战斗,不能打胶着战,不然越打鬼子就越多,最后会把自己给陷进去。

    打铁侬他们是被鬼子的火力压在路边的水沟里,本来就想着要起来硬冲了,三狗他们来得正好,一顿打屁股,把这群讨厌的鬼子给打得四散逃走了。

    两边合为一军,没有什么话要多说的,马上穿过道路,隐身进村庄里去,秀才正要离开时候。

    有一个大腿受伤的兄弟躺在路边,突然拉住秀才的腿:“兄弟,请给我一枪,免得留下来受罪”。

    秀才举了举枪,还是放下了枪,旁边的彭长华则要举枪来开,被秀才拦了下来,没走出几步,彭长华气道:

    “干吗要这样?”

    “你忍心吗?”

    “好!你不忍心,你把他留给日本鬼子,让他活受罪。”

    秀才沉吟了一会,还是拿出一个手榴弹,给夏晨说:“你把这个拿给那个兄弟,让他自己相机行事。”

    残酷的突围战 你现在所看的《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362. 残酷的突围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