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要干啥?老张一下子就不干了,他一直是跟着老爹在一起的,不然早就过江了,自己打渔的,要不是照顾年迈的老爹,才不会熬到了现在。

    鬼子军官说着不太熟练的中文:“你们三人的,搬东西的帮忙,老人的,回家去。”

    老张父亲拉着老张,死活不同意老张走。看这样子闹的,打铁侬怕鬼子一时恼怒起来,伤害到老张父亲,就对鬼子说:

    “我们的大哥岁数很大了,也搬不动什么东西,就让我们弟弟俩跟你们去吧,我们还有力气,请让我们的大哥在家照顾这么老的父亲吧。”

    那鬼子军官好像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就摆了摆手,同意了打铁侬的提议,反正看那个老张,也上了点年纪,估计也没有什么力气了。

    正当要和老张两父子分离时候,打铁侬拉着周广萃一同对着他们跪了下来,磕了几个响头,也不说什么,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用此来感谢之前的救命之恩了。

    外人看起来,以为是这老头的两个小儿子在跟家人告别,实际内情只有老张和打铁侬他们四人知道。

    因此,打铁侬和周广萃就被鬼子抓去编入苦力队做挑夫,开始他们俩还以为帮鬼子挑武器弹药,那就估摸着在半路上,搞鬼子一下,就势逃脱。

    去到鬼子营地里一看,发现挑的不是什么武器弹药,都是些抢劫来的财物,什么都有,营地里的鬼子们正在给自己的财物打包,贴上地址姓名。

    原来这鬼子是要把在南京城里抢来的东西运到镇江那边的火车站去,再寄回日本给家里人用。

    这哪是什么军队啊,而是真强盗啊,周广萃眼睛都要喷火了,打铁侬赶紧拉了拉他的衣袖,冷静,小不忍则乱大谋。

    鬼子的弹药有专门的辎重队或是汽车队来运送的,这些财物则不敢叫辎重队运,可能怕上级知道吧,其实上级哪个不知道,估计是怕上级给贪了,占为己有。

    南京火车站现在也修好了,通车了,鬼子们也不敢把这些财物运到南京火车站上车,估计也是怕上级给截了。

    于是,鬼子就找中国的苦力挑到镇江或是句容等周边的火车站去上车运走,避开眼前的上级,反正找中国的苦力又不用花钱,只供他们吃点东西,不至于饿到挑不动东西就可以了。

    就这样,打铁侬和周广萃和其他的中国难民组成的苦力一起,挑起了鬼子的财物行李,出城北,一路向东,沿着马路,向镇江方向走去。

    有鬼子的行李在肩上,暂时鬼子是不会杀人的,毕竟现在还用得上这些“牛马”,但到了镇江后,就难说了。

    打铁侬和周广萃暂时不能在人群里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默默地跟着大伙,叫走就走,叫停就停。

    这一路走到响午时分,到了栖霞山下的栖霞镇,大家停下来歇息和吃饭打尖,就在这个时候,老李头见到了打铁侬和周广萃两人。

    老李头随着庙里的僧人,挑着担子,下来采购粮米蔬果,刚好和日军征调的挑夫队对着擦肩而过,老李头一眼就望见了人群中的打铁侬和周广萃。

    太熟悉了,就算是没看见,估计闻气味都能闻出来,那个激动啊,老李头差点要扔了肩上的扁担,冲过去相认。

    但现在不行啊,旁边还站着一些押送的鬼子,自己跑上去相认,不等于全部暴露了身份了,估计都得死。

    老李头强按着自己激动的内心,努力做着平静的样子,在路过打铁侬和周广萃两人身边时候,装着很随便地来了句佛号。

    “阿弥陀佛!”

    一语惊醒梦中人,太熟悉的声音了,打铁侬和周广萃两人赶紧抬头,一看,原来是老李头,这家伙,现在是光着头,穿着僧服 你现在所看的《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398. 神奇的遇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