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现在知道爆破手们已经摸到了鬼子高地下面,竹竿这边的迫击炮不敢使用高爆弹,怕伤到自己人。

    但鬼子则是疯狂了,对着刚才爆炸的地方,不断地射击,机枪连续不断地盲射着,压得德方大同他们几个爆破组都不敢动身。

    这个时候,这么巨大的爆炸,明显是大剂量的炸药在爆炸,火炮一来是打不到这么准,二来不会在晚上轻易发射,三是不会只打两发炮弹,要打,就是一连串的。

    所以,鬼子就是傻子,也能分辨出这种比手榴弹威力超出太多的爆炸声,是来自中国军的爆破兵们的杰作。

    一般的堡垒和掩体,除了怕大口径的炮弹外,就是怕爆破手了,这种爆破兵用的炸药包,能把看起来很坚固的堡垒给炸开,爆破点选得好的话,能把堡垒给炸碎都有可能。

    这堡垒只要被炸药炸到了,即使没被炸碎,但其巨大恐怖的震动,也会把里面的人给震死震晕的。

    所以,堡垒里的鬼子机枪手,生怕自己也被炸死在这里面,拼了命地用机枪扫射着,在黑夜和浓浓的烟雾里,期待能盲射到中国军的爆破手。

    也正是着浓浓的烟雾,帮助了德方大同他们两个爆破组的安全,大家分在堡垒的两边,第一次的爆破,没有很成功,只是炸开了机枪堡垒阵地的前面一些障碍。

    鬼子把堡垒前面挖开一道很深的壕沟,估计也得有五六米宽,七八米深,底下布满了竹签子和铁丝网。

    阴毒的鬼子就指望着中国兵冲过来,掉入深沟里,不被竹签给插死,也会被铁丝网给缠住走不开,到时候,只要扔几个手雷下来,就可以搞死下面的人了。

    可鬼子没想到中国兵先来的不是步兵,而是爆破手,德方他们先到一步,一看,我去,过不去啊,也不敢硬闯,不然下去一个死一个,没得回的。

    好在大家这次晚上在马家垄待命时候,知道晚上要强攻日军的各个阵地,准备了多个炸药包。

    德方先用一根长竹竿绑住一个炸药包,顺着深沟在他们这边的沟璧放下去,然后拉开了导火索,没一会,一声巨响,把这边的沟璧给炸翻开。

    接着就在靠近鬼子那边的沟璧,也同样放下一个炸药包,把这道深沟炸开一个大口子,两边的泥土倒塌下,刚好填了沟底的一半多高。

    大家见这个障碍一除,立马趁着鬼子的懵逼,快速地穿过深沟,来到了鬼子堡垒底下不远处。

    等到鬼子堡垒里的重机枪手们感觉出不对来,两组爆破手都顺利找到了藏身的地方,都躲在了机枪枪眼射击死角的位置上。

    作为一个合格的爆破手,第一要素就要很精通敌人射击死角的选择,这点难不倒这些经验丰富的爆破手。

    之前七连和三营步兵损耗巨大,那大部分也是步兵战斗兵,像竹竿德方他们这些技术兵种,都被三狗藏着掖着的,不敢拿到前线去和鬼子死拼掉的。

    现在爆破手终于派上用场了,也是大展身手的机会,大家窝在射击死角后,马上开始着手准备炸鬼子的堡垒。

    只是这个堡垒的设计比较贼,鬼子的工兵比中国军的工兵厉害得不止一点点,感觉至少有一个代差。

    去年在淞沪的罗店,三狗那是还是个见习官,刚刚上战场,冲到鬼子的阵地里去,就被鬼子的阵地修筑,给吸引住,甚至是羡慕。

    鬼子做的东西,科学合理,甚至是很贼,就像现在这个堡垒,虽然不大,但是躲在两块大石头的中间,下面也有大石块。

    赣北山区这边山上,地形风貌比较独特,比如庐山,大石头很多。现在鬼子就把这几块大石头中间的泥土给挖空了,挖出了一个大石头洞。

    在洞口用沙袋和石块垒起来,估计里面还有大木头支撑着,因此,当宋德方看到这个堡垒时候,不由得心里暗骂着鬼子,狗日 你现在所看的《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940. 炸掉九二重机的堡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