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乖巧地平躺着,一动不动。

    男人见她好像挺尸,便没了兴致,“我不愿勉强。”

    他起身,就要离去。

    顾若熙赶紧坐起来,一把勾住他的脖颈,摸索着就重重吻上男人紧抿的唇瓣。

    他的唇很软,也很凉。

    顾若熙品不出什么味道,只觉得那唇瓣,好似夏日里从冰箱刚刚取出的果冻,十分诱人。

    她应该觉得恶心,而不是诱人啊。

    男人猛然一愣,那生涩笨拙的吻,竟让他浑身燥热起来。

    “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知道,勾引你跟我上床。”

    顾若熙稚嫩的身体,用力缠住男人健硕的腰身,彻底将这一把火,燃烧到最炙热的极点。

    “你在挑战一个正常男人的极限。”下一刻,男人就已反客为主,霸道又带着怒意的深吻,让顾若熙这样的新手毫无招架之力,直接软绵绵倒在他怀中。

    不知是醉酒的原因,还是缺氧,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思绪,只能任由男人抚弄,毫无力气回应,甚至抵抗。

    她也没有抵抗的权利。

    男人将她压倒,疼……疼得好像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犹如入了地狱一般煎熬。

    顾若熙痛得低叫一声,可男人毫不怜惜她是初次,犹如怒兽,要将心底积压的欲望与怒意,全数报复在顾若熙身上。

    她死咬嘴唇,揪住身下的床单,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晃,一阵天旋地转。

    她拼命告诉自己,只当是一场噩梦,明天一早起来,又是全新的一天。

    可时间偏偏与她做对,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煎熬,那么漫长。

    男人很不满意她神游在外,猛地用力,痛得顾若熙吃痛出声,不得不回到现实。

    当男人的手指,不经意触碰到她眼角的潮湿,动作忽然就温柔了下来,抚过顾若熙单薄的身体,落下细碎的轻吻。

    疼痛渐渐散去,随着他的动作,顾若熙感受到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美妙。

    时间缓慢流淌,墙壁上的铜钟,发出敦厚的摇摆声。

    窗帘后面,遮住这座城市华丽的霓虹,也遮住了彼此,看清楚对方的脸。

    只当一场艳遇,也没必要记住彼此的容貌,今晚过后,他们就是彼此陌生的两个人。

    男人发泄完,便去浴室洗澡。

    顾若熙无力窝在柔软的床上,扯过被子,将自己团团包裹。

    过了许久,哗啦啦的水声消失,男人走了出来。

    顾若熙依旧保持方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就像一个受伤的小兽,窝在安全的被子中,独自舔舐伤口。

    “她心中有愧,却让你来补偿!”男人低喃一声,又道,“我不会亏待她花钱请来的人。”

    苏雅也是煞费苦心,竟然找了个处。

    男人望着顾若熙的目光,就多了一丝他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怜惜。

    顾若熙不发出丝毫声音,假装睡熟,这样才不用回答他说的话。

    传来男人悉率穿衣的声音,发现他往外走,顾若熙赶紧摘掉脖颈上的项链。

    “这是你给我的信物,现在还给你。”如此俩人之间,才能彻底没了牵系。顾若熙将项链抛出,黑暗中,钻石发出一抹夺目的璀璨光芒。

    男人一把接住,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关门声响起的那一刻,顾若熙疯了般冲入浴室,用力搓洗自己的身体,却怎么都洗不掉男人留下的痕迹。

    她蹲在角落里,捂住嘴,哭了许久。

    拼命告诉自己,应该开心,成功完成任务,顾家就会度过难关,妈妈的医疗费也就有了着落。

    可是眼泪,就好像断了线的珠子,怎么都止不住。

    ……

    第二天早上,耀眼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渗透进来,照在床上,唤醒睡得并不安稳的顾若熙。

    头好痛,浑身也疼得散了架。

    强撑着从包里取出平时穿的t恤和牛仔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2章 挑战,反客为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