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跑回校园,迎面就看到林歆,被林歆拦了下来。

    “什么人?”林歆直接问。

    “干嘛告诉你!”顾若熙没好气道。

    林歆怀疑地盯着顾若熙,“你和辰光集团,有什么关系?”

    “什么辰光集团?不明白你想说什么!我还有课。”顾若熙直接绕开林歆,匆匆回教室。

    林歆闷哼一声,不死心地追出校门口,却没在路边看到任何异常,也没再看到那个眼熟的西装男人。

    顾若熙很晚才离开学校,打电话给陈阿姨,听陈阿姨说,妈妈和哥哥都睡了,一切都很好。陈阿姨又说,时间太晚,医院这边已没有回家的公交了,今天家里正好没人,就住在病房照顾妈妈,告诉顾若熙,若功课还没复习完,就不用去医院了。

    顾若熙道了谢,挂了电话。

    坐上回家的公交车,车上已没什么人,很多座位都空着。望着车窗外外迅速后退的闪耀霓虹灯,心底深处埋藏的那抹痛,缓缓蔓延开来。

    最近这半年,顾振宏大发慈悲给了生活费,她不用再因为忙着打工,搞得整个人疲惫不堪,天天过了午夜才回家。想到以前打滚的日子,心底的疼痛便愈加深沉。

    那时候,夜班的公交车车站,总要走很远。

    那个人……

    会在公交站等她,陪着她一起坐公交,送她回家。

    他说,“晚上不安全,你一个人坐车,我不放心。”

    每一次,她都满脸甜蜜地依偎在他怀里,本想说点甜言蜜语,却扛不住疲惫在他怀里安稳睡去,直到下站,被他唤醒。到了家门口,又担心明天起早还要上课,得早早睡了,匆匆道别,连一句多余的温言蜜语都没有。

    她知道,任何人跟她谈恋爱,都会负担很重。

    对于他的背叛,她没有太多怨言。虽然心会很痛很痛,痛得连呼吸都无力彷徨,最后还是送出祝福。幸好那时候,顾振宏帮她转学,才逃离了继续与他们见面的痛苦境地。

    若不是林歆今日又将她的伤疤揭开,都快想不起来,还有过一段那样痛苦的回忆。

    到家洗了澡,又看了会书,见已凌晨,便上床睡觉,随手翻看微信的未接消息。

    “死顾顾,臭顾顾,我回来了!睡觉没?若还没抓紧回复我,我都想死你了。”死党乔轻雪的新头像,在毛求的碧色海边笑得灿烂如花。

    “我也想死你了,你终于回来了,旅游很开心吧。”

    顾若熙回了一条消息,等着乔轻雪回复,发现有人加她,添加消息居然写着“你人生的魔鬼”。怎么会有人写这种话,直接拒绝。等了半天乔轻雪回音,终于等得眼皮睁不开,直接睡去了。

    周末都在医院照顾妈妈,让陈阿姨放了假。兴奋不已地等待周一快些到来,到时候妈妈就能如期做换肾手术。

    周末的下午,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顾若熙在医院走廊里接听,那头传来一道男子富有磁性的好听声音。

    “来皇城大酒店22层。”

    顾若熙心头一阵乱颤,仔细确认了几秒,赶紧在对方即将挂掉电话的瞬间,大声喊了一句,“我是不会去的!”

    她现在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19章 你敢,不听话的小女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