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湖公园的香茗馆。

    顾若熙选了一个很偏僻的位置,面前又有隔断阻隔外面的视线,窗外又能看到人工湖上的满塘荷花盛开,在一片灯火中,美如梦幻画境。陆羿辰确实会享受,居然能找到水上茶馆这样的好地方,雅致中充满古香味道。

    不过,顾若熙很好奇,像他这样英气逼人,西装革履的人物,不该出入咖啡厅西餐馆之类的现代化高级场所,怎么会老气横秋地选择茶馆?

    陆羿辰看出顾若熙的好奇,倒了一杯碧螺春,轻声说,“这种地方,严肃些。”

    顾若熙差点将喝入口中的香茗喷出来,“这么公式化,你想跟我谈什么?”

    她可没忘记,前天在校园门口,俩人闹得不欢而散。但看现在陆羿辰平静非常的样子,似乎不是兴师问罪,那么他想谈什么?

    陆羿辰正要说话,顾若熙见有人进店,赶紧起身将隔断旁的竹帘拉上,彻底将空间密封成俩人的单独世界。

    陆羿辰脸色略带不悦,把玩掌中的紫砂茶碗,“跟我一起,很让你难堪?”

    自从进门开始,顾若熙就一直低着头,四处扫视,生怕被人认出来,还拽着他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最里面的隐秘位置。天下间,居然会有女人,觉得跟他在一起见不得光,另他很不爽。

    “怎么会!”顾若熙赶紧挤出最灿烂的笑脸,他可是提了钻戒,她才来赴约的。索回钻戒有望,万万不能得罪了这位大爷。

    陆羿辰神色清凉,静静望着顾若熙,不说话。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顾若熙不自然地抱起茶碗,喝了一口,掩盖被他看得发毛的心。他的目光实在太灼人,是女人都会受不了被他这样帅气的男人专注注视。何况他们之间,已经有过最亲密的行为。

    陆羿辰垂下浓黑的眼睫,不再看她,总算让她舒了一口气。

    “你,那个,呵呵……”顾若熙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尽量奔入主题,“我想,您是日理万机的大忙人,却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见我这样的小人物,定是想将钻戒还给我了。那么,就给我吧,日后我也就不打扰您老了,免得让人误会,我们好像有什么关系似的,哈哈哈。”

    老?

    陆羿辰眉心悠然收紧,黑眸射向顾若熙,慢慢道,“得罪一个人,就是如此简单。”

    “啊?”顾若熙一头雾水,方才的话明明说得很客气了,哪里有得罪他的成分?

    陆羿辰双手环胸,靠在藤椅上,“我只比你大十岁。实在不喜欢担当一个‘老’字。”

    “啊!哈哈哈……是尊称,尊称。莫见怪哈,只是尊重的称呼。”顾若熙赶紧解释,还是没能缓解他阴沉的脸色。

    “还有。”陆羿辰故意停顿一下,在顾若熙认认真真地样子下,慢慢吐出后半句话,“我似乎没有说,会还你钻戒。”

    顾若熙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你想抵赖?”

    “我方才只是在电话里,提了‘钻戒’两个字,你就一口答应见面了。”陆羿辰摇摇头,“我并未说会还给你。”

    陆羿辰看着顾若熙慢慢抓紧的拳头,唇边渐渐浮上笑意。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女人生气的娇憨样子了,总是会让他心情很好。本还以为,像她这种为了金钱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20章 严肃,单独世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