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场。

    顾若阳蹲在路基旁,深深低着头,蜷缩的身体正在瑟瑟发抖。顾若熙赶紧冲上去,抱住哥哥,发现他在哭,心口紧得一阵生疼。

    “哥,我来了,别怕!”

    顾若阳终于抬起头,一张俊脸惨白一片,可想而知受到多么严重的惊吓。顾若阳终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若熙妹妹……哥哥好怕……”

    顾若熙心疼地抱着哥哥,靠在自己瘦弱的肩膀上,愤怒瞪向不远处,靠着车子悠闲抽烟的祁少瑾。他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顽劣表情,微眯的眸子闪过一丝得逞的邪佞。

    “你对我哥做了什么!”顾若熙怒声质问。

    祁少瑾阴厥挑眉,无辜地摊摊手,指向撞在一旁路基上的银灰色玛莎拉蒂跑车,“是你哥哥对我做了什么。”

    “若熙妹妹,好怕,他,他要赔钱。”顾若阳抓紧顾若熙的手,害怕的掌心一片黏腻。

    当顾若熙发现,哥哥潮湿的掌心,流出鲜红的血,赶忙翻过来看,顾若阳的掌心擦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虽然不深,却鲜血直流,让顾若熙一阵心疼。

    “还有没有伤到别的地方?”顾若熙紧张地上下摸着顾若阳,就怕他身上还有伤。

    顾若阳摇摇头,“只有手,好痛。”

    “吹一吹,吹一吹就不痛了,哥哥最坚强。”顾若熙小心捧着哥哥的手,一口一口吹气。

    祁少瑾见顾若熙这般温柔地样子,顿觉心情糟透了,大声道,“我的车子撞坏了,你说怎么办?”

    顾若熙回头瞪着祁少瑾,“我哥的手也擦伤了!”

    “我的车子可是全球限量版,贵的很。”祁少瑾慢慢开口,等着欣赏顾若熙犯难的表情。他就是要折磨她,直到她求饶,可她依旧倔强毫不畏惧地瞪着他。

    “我哥在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也很尊贵!”顾若熙愤愤地走过去,查看一眼他那辆骚包的跑车。不过在车子最下面,车漆有些擦痕,并不严重。

    “我可以承担你哥的医疗费,但是我的车子,修理费用,你是不是应该也要承包?”祁少瑾丢了烟蒂,在脚下捻灭,款步走向顾若熙。

    他傲人的身高,站在她面前,透着居高临下的压迫感,让顾若熙轻易就弱了气场,但还是仰头瞪着他。她心里清楚,像他那样的豪车,只是喷漆,就是她一个普通人承担不起的天价。

    “这里有监控录像,我会报警,让警察来判定责任。警察让我赔付多少,我一分都不会少给你。”顾若熙不相信,这次事故,只是单纯的事故。

    事情不会这么赶巧,偏偏是祁少瑾的车子差点撞到哥哥。一定是祁少瑾故意编排好的戏码,就是为了报复她,因为他说过,会让她求饶。

    “报警?”祁少瑾低声狞笑起来,摩挲一下他笔挺好看的鼻梁,眉宇间的英气俊朗,却透着狂佞的桀骜。“或许,警方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22章 求我,或许饶了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