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的早上,顾若熙特意给杨舒容编了一个很漂亮的头发,告诉妈妈就要手术了,迎接妈妈的会是新生,需要好好打扮打扮。

    妈妈的主治医生李航在窗外对她招招手,神色有些沉重。

    顾若熙赶紧出来,李航失望地对她说了情况,顾若熙顿觉所有的希望犹如泡沫破碎,化为乌有。

    “捐赠者反悔了?”她一晃,几乎站立不稳。

    “事情很突然,我也是今早才接到院方发来的通知。”李航抚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英俊的脸上,气质斯文又沉稳,现在带着不忍地望着顾若熙。

    “李医生,求求你,再跟捐赠者好好谈谈,我和我哥哥的肾脏都与我妈妈的不匹配。我们的情况,你也清楚,根本没有财力在医院继续等待下一个捐赠者。你帮我问问他,给钱也可以的!不管多少,我都会想办法,求他不要……”顾若熙的声音哽咽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若熙,我会再打电话确认一下,看对方可不可以有偿捐赠。这种事,还是要尊重捐赠者,他不想捐赠,院方也不能强求。”李航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递给顾若熙。她接过纸巾,攥在手中,心口犹如被重石压着,喘不上气。

    李航安慰地拍了拍顾若熙的肩膀,“我会尽力。”

    “麻烦李医生,一会就告诉我妈妈……就说她的情况,还需要再稳定几天。”顾若熙实在不想看到妈妈失望的样子,只好让李医生来一个善意的谎言。

    “好。”李航爽快地答应下来。

    顾若熙彷徨无助地走在幽长的走廊里,乱乱的脑子里,用力盘算现在卡里还剩多少钱。在这种花钱如流水的高级私立医院,陆羿辰给的那一千万,完全没有抵挡之势。捐赠者会要多少钱?一百万,两百万,还是三百万?

    想到这些,顾若熙就头疼。昨天真不该将一百万轻易给了祁少瑾,明明知道祁少瑾狮子大开口,他那种有钱人,怎么会差她的修车费,何况还有保险公司理赔。真不该意气用事,应该再讨价还价一下才对。

    或者,她就应该像祁少瑾说的那样,向他求饶……

    心思凌乱地往医院外走,外面明明是耀眼的阳光,她却觉得漆黑一片,犹如游走在黑洞中的游魂,全无方向。

    明明记得医院的门,都是红外感应,可以自动开门,为何还会撞在玻璃上?

    捂住疼痛的头,这才发现走错了位置,转身去门口,却赫然发现一双亮如寒星的眸子,正定定地带着几分未曾褪尽的温柔,静静地望着她。

    顾若熙在恍惚之间,竟觉得那双漂亮的眼睛,犹如撕开黑暗的曙光,普照而下,渐渐驱散笼罩的阴霾。

    她痴痴地望着那张俊美又帅气的脸,一时间贪婪得无法挪开目光。

    忽然,一道女子“咯咯”的笑声,传入耳畔,“她好有意思哦,居然会撞门上。”

    顾若熙只觉得浑身所有的血液,瞬间回流,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25章 陌生,撕开黑暗的曙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