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羿辰站在顶楼会议室,透过窗子,静静凝望着楼下的顾若熙。她依旧坐在公园白色的长椅上,依旧白色t恤,在一片碧绿色的风景中,如一颗洁白莹润的珍珠,那么灼目耀眼,让他无法挪开目光。

    他看了杨舒容的病例,严重肾衰竭,本已找到匹配肾脏,却因为换肾者反悔,手术不能正常进行。原来,在她瘦弱的肩膀上,肩负着如此沉重的负担,所以才会答应交易,奉献自己的初夜。原本对她的藐视和轻鄙,一下子消散无踪,满满的只剩怜悯和同情。

    他本不是心地柔软的善人,可对于顾若熙,就这样轻易地动了恻隐之心。想到早上在楼下相遇,她失魂落魄的绝望样子,不经意心口微微一紧。

    当他发现,有个男人冲出来,与顾若熙拉拉扯扯,赶紧转身走出会议室,上了电梯。

    顾振宏拽紧顾若熙的衣领,炸响杀人般的怒吼。

    “你把老子的电话拉黑了是不是……”

    顾若熙瞪向不过几天功夫,就苍老了很多的顾振宏。他的脸一直保养的不错,五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身体也没有发福,故而在外面才会女人不断。

    “正好我也有事要问你,我妈的换肾手术,是不是你搞得鬼!”本来顺顺利利的换肾手术,为何偏偏在即将动手术之时,忽然出现状况。顾若熙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有人背后动了手脚。而顾振宏,因为戒指的事,不止一次用妈妈威胁过她。

    “你以为,以我现在的情况,还有能力,让你妈住这么高级的私立医院!还能给你们找到血型匹配的肾脏捐赠?顾若熙,还不是因为……”顾振宏忽然没了声音,有所顾忌地不再说下去。

    “因为什么?”顾若熙皱紧秀眉,想要得到一个真正的答案,顾振宏却换了话题。

    “戒指呢?快把戒指交出来!”顾振宏怒声怒气地吼着。

    “还不了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顾若熙一把挥开顾振宏的手。她现在已经疲惫得心力交瘁,哪里还有精力去找陆羿辰要戒指。

    “你知道那枚戒指的价值!那是别人的戒指!不是顾家的东西!你可知道要赔偿多少钱!顾家因为你,就要破产了!你若再不把戒指还回来,我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顾振宏瞪着猩红的双眼,发疯一样地吼着。

    “所以干嘛把那么贵重的戒指给我!你要破产是你经营不善,干嘛赖到我的头上!”顾若熙也气怒地吼了起来,不经意就红了眼眶,眼泪摇摇欲坠。但还是拼命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轻易掉落。

    “死丫头,你居然敢对我喊,我可是你爸爸!”

    “爸爸?”顾若熙苦笑起来,“这么多年,你有尽到一位父亲该尽到的责任了吗?哥哥什么情况你也知道,你可关心过一丁点?在你的眼里,你只有你的小老婆和你的宝贝小儿子!我们在你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不,应该说,我是你用来交易的棋子,为了你的存活,就可以将我推到别的男人面前,不顾我的感受,用妈妈的安慰逼着我奉献我最珍贵的东西!”

    顾振宏的目光稍稍闪动一下,随后又被愤怒吞噬,“不管如何,戒指抓紧还回来!否则,我真的会杀人!”

    顾若熙望着远去的顾振宏,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还以为自己哭了,原来眼角干干的,并没有泪水。

    瘫坐在长椅上,双手用力抓紧拳头。

    心底浮现的困惑,越来越浓。当顾振宏将妈妈转到康寿医院的时候,她就怀疑过,顾家都要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27章 怜悯,动了恻隐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