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羿辰低头望着怀里的小女人,眼眸深深,不说话。

    顾若熙以为他没听清楚,还带着些许泪痕的潮湿小脸,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就好像寻找温暖又舒服姿势的小猫咪,软软地在他怀里低声喃语。

    “我还很干净的,你若不嫌弃,就要了我吧。”

    因为她的这句话,他心里泛起酸酸的感觉,下意识就抱紧她。触碰到她细嫩柔软的肌肤,他的浑身肌肉瞬时绷紧,随即下腹一紧,一个翻身将她压在柔软的床上。她乌黑的长发,如散开的海藻,落在洁白的枕头上。他的手指,轻轻地,一点一点顺着她柔软的发丝,浓黑的眼眸里,是她苍白小脸的倒影。

    她缓缓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带着哭过的洇湿,洁白的皓齿,轻轻咬着下唇,愈显樱唇娇艳绯红,好像在邀请他的品尝。

    他低下头,情不自禁向她柔软的唇瓣靠近……

    顾若熙却在感受到他厚重呼吸靠近的瞬间,忽然睁开眼睛,一把将身上的陆羿辰推开,裹着被子冲入浴室。

    在花洒下用力搓着身体,搓得皮肤一片通红,才觉得终于洗干净了,却怎么都洗不掉,肌肤上的淤紫痕迹。

    仰着头,让暖暖的水,冲洗她的脸。

    上一次,她也是这般在陆羿辰的房里,在这样水流湍急的花洒下,清洗属于祁少瑾的味道……那个让人厌恶的魔鬼。

    裹着浴巾出来,她扑向还在床上的陆羿辰,这一次,她在上,他在下。潮湿的长发垂落在他的脖颈上,痒痒的凉凉的,让他心神一荡,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无法平静。

    抬起他浓密的睫毛,望着她清澈眼眸中燃烧的一团烈火,他便沉默了。

    “我洗干净了,可以开始了。”她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寻着陆羿辰的唇,就生涩地吻住。

    那个晚上,她也是这般说,她洗干净了,可以开始了。他虽然有洁癖,却很奇怪,竟然不觉得她脏,也不抵触她的碰触,甚至听到她这么说,心口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想要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她的吻,还是那么笨拙,与第一次没什么长进,却让他刚刚冷却的热火,再度卷土重来。犹如残风卷落叶,不留半点自控的理智。

    他拥住她纤瘦的身体,深深嵌入他有力的胸膛,张嘴咬住她的唇瓣,当即反客为主,占据主动权。在他狂热的深吻下,她渐渐化成一滩软水,再没有任何抵抗,甚至还浅浅地回应着他。她清澈的眸子,蒙上一层情欲,迷离地望着他带着瘀伤的俊美脸孔,竟觉得他这样子,更多了几分男人的野性魅力,不自禁跌落在他狂野的气息之下,再没有翻身的机会,就此一度沦陷。

    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狂热的吻天旋地转难舍难分,他却忽然放开了她,双眸通红地望着她,声音暗哑异常,是最后即将崩溃的最后一丝理智。

    “你确定,是真心想给我?”

    顾若熙目光坚定如磐石,“我确定。”

    他再没有丝毫犹豫,重新吻上她的唇,狂热的再不留存任何余地……

    他的动作那么温柔,就好像生怕弄疼了她。在她身上温柔流连,手指触碰之处,犹如点起一簇簇绽放的烟灰,一片绚烂的美丽,繁华了整片天空。

    繁华过后,世界归于一片平静。

    他满身汗水,却不想去洗澡,只想这样从后面拥住她,就好像怀里的小女人,已经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不舍得半刻的分离。

    顾若熙疲惫地闭着眼睛,身体软软的,再没有丁点力气,甚至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是奢侈,只能窝在他的胸膛内,任由他的汗水浸湿她的脊背。

    在他的怀里,她疲倦的想睡觉,思绪渐渐昏沉,再听不清楚,他在耳畔低喃了一句什么话。

    “你真的确定,不是为了逃开祁少瑾,才躲入我的怀抱?”

    顾若熙弱弱地点了点头,也不知自己是在回答他,还是承认了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半睡半醒间,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觉得身边的位置空了,她慌忙睁开眼睛,多害怕陆羿辰的出现只是一个梦境,而自己还挣扎在祁少瑾的魔爪之中。

    屋里很黑,没有点灯,让她的心口重重一沉。

    当她终于看见,在偌大客厅角落的书桌旁,点着一盏晕黄的台灯时,她清楚看到了泛黄光火下,陆羿辰正在书桌后认真审阅文件。

    他已经处理了脸上的伤口,房间里有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顾若熙抓紧身上的被子,没有出声,就静悄悄地看着专注于工作的陆羿辰,她一直觉得,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若那个男人还拥有俊美无双的容颜,那简直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抵抗力。

    垂下长长的眼睫,品会身体上的酸痛,唇齿上似乎还有陆羿辰身上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暖暖的混着古龙水的香气……

    她忽然有些看不懂自己,为何在那样绝望又无助的恐惧之下,那般决绝地投入陆羿辰的怀抱?好像在她的潜意识里,已经当陆羿辰是她的安全港湾,是唯一可以避风挡雨的地方了。

    在以前,能给她这样安全感的人,只有乔沐风。

    是从什么时候起,就这样顺理成章又理所应当地变成了陆羿辰?

    她自己也想不通透。

    陆羿辰专注处理堆积如小山的文件,他明明没有抬头却已经知道顾若熙醒了,看着手中的文件,问了一句。

    “在看什么?”

    顾若熙慌忙躺在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一半的脸颊,羞于在发生那种关系之后,如此清醒地面对他。

    他不再说话,她也佯装睡熟,房里很安静,只有他翻阅纸张的声音。

    过了许久,墙壁上的摇摆铜钟,发出敦厚的声音,已经凌晨两点了。

   &nb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43章 迷乱,真心想给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