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少瑾开车离开医院,车前却忽然冲出一道人影,他赶紧一脚踩下刹车。

    当看清楚车外的人,他的脸色当即阴了下来,带着强烈的厌恶,“怎么又是你!”

    顾振宏赶紧冲到车窗旁,不住地鞠躬致歉,“祁少,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祁少若不与顾氏合作,我就真的要破产了。钻石戒指,一定马上还给祁少。若熙那个丫头,太不懂事了,这半年来,祁少对她照顾有加,不但安排转学,还出钱让她妈妈住那么昂贵的私立医院,还出生活费,这丫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祁少瑾的耐心已经耗光,就在他即将启动车子开出去时,顾振宏一把拽住车门把手,急声大喊。

    “祁少!祁少!我会让那个丫头跟您当面道歉!条件任您开,我一定做到!”

    祁少瑾的手,搭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他望着车内后视镜中,自己脸上的淤青,只有戴超大的黑色墨镜才能遮掩。

    这个游戏,已经升级到陆羿辰都掺和其中,一句道歉,怎么够本。

    他勾起唇角,绽放诡异邪魅的笑容……

    顾振宏却曲解了祁少瑾的意思,目送祁少瑾的车子远去,就去了医院找顾若熙。

    “他是谁啊,我去跟他道歉!”顾若熙直接拒绝顾振宏的请求。

    “若熙啊,你就帮帮爸爸一次,就一次好不好。”顾振宏也是走投无路了,否则怎会这般哀求顾若熙。

    “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我去道歉!我没时间!”顾若熙绕开顾振宏,就要回医院,被顾振宏一把拽住。

    “你还不明白吗?祁少为你做了那么多,他的意思你还不明白?若熙……”顾振宏再度软下声音来,“祁少为何把钻戒给你,那不明摆着,想要向你求婚嘛。你说你这孩子,收了戒指,却不答应祁少,祁少怎么能开心嘛。乖啦,去向祁少道个歉,哄哄他,人家可是祁氏集团的太子爷,若好事真成了,你将来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你妈和你哥也能过上好日子了!”

    顾若熙打死也不会相信,祁少瑾将钻戒给她的用意是求婚,“你为的是你自己!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若熙!我是你爸爸,你的亲生爸爸!你就真的忍心见我人过半百,流落街头吗?还有你弟弟,他还那么小,你也不忍心他最后连学都上不起吧。”

    顾若熙冷笑一声,“第一,这么多年,你从来没对我尽过一位父亲的责任。第二,我没有弟弟,只有哥哥在医院里陪着我妈。第三,上不起那么好的私立大学,就去普通大学!第四,你觉得他十九岁了还很小,我十九岁的时候,一天都打三份工了!”

    顾若熙甩开顾振宏,大步跑回医院。没有去看,手机里总是响个不停的信息。许是畏惧了是祁少瑾来的信息,直接烦乱地将手机关掉。

    杨舒容术后苏醒过来,状态不错,也可以进食一些流食。

    顾若熙去医院的患者专用食堂,给妈妈取了细软的米粥。回来的时候,顾振宏竟然在病房里,一旁还放着一个漂亮的水果篮和一束妈妈最喜欢的百合花。

    杨舒容的脸上多了以往见不到的别样笑容,见顾若熙进来,慌忙将脸上的笑容全数收敛。

    顾若熙知道,即便当年爸爸有了外遇,抛弃了妈妈,妈妈却还在心底深处还爱着爸爸。妈妈甚至还经常对她说,爸爸的抛弃,只是为了顾家能有个传宗接代的香火,毕竟哥哥那个样子。不想当着妈妈的面,和顾振宏吵,放下米粥,就要出去,顾振宏已起身。

    “舒容啊,你好好休息,我这就走了,改天有时间再来看你。”

    “爸爸再见。”顾若阳亲昵地喊着,脸上是因为终于见到爸爸的快乐笑容。

    顾振宏离去的脚步,微微一滞,回头看向笑得天真浪漫的顾若阳,他的眼睛里有了不易察觉的泛红。

    顾若熙多想冲向哥哥,将他挥着的手一把拽住,告诉哥哥,那个人都不要我们了,他不是我们的爸爸,不许再对他有任何感情。可这样的事,她怎么忍心做得出来,在哥哥单纯的意识里,爸爸每日都在忙碌工作,不经常回家也是因为工作太忙。

    哥哥一直都这么认为,虽然知道爸爸妈妈早就离婚,爸爸有了自己的家庭,哥哥还是对爸爸有着难以割舍的眷恋,只要见到顾振宏,都会高高兴兴地缠上去。

    怎奈,这一切,顾振宏全都视而不见,甚至嫌弃厌恶哥哥,因为他是个智障。

    “好,再见。”顾振宏沉重地挤出这句话,匆忙出了病房。

    顾若熙见哥哥一直望着病房门口,直到顾振宏的背影消失在窗子外面,赶紧拿出一块糖递给哥哥,不想看到哥哥失落的表情。

    “哥,奖励你今天很乖,没有出去玩,一直照顾妈妈。”

    哥哥拿着糖,高兴地笑起来,“今天好开心,见到爸爸,还有糖吃。”

    等到下午的时候,顾若熙正在看书,杨舒容终于低声开口了,“若熙啊,你爸爸说……”

    “不用理他,我们早就分道扬镳,谁也不管谁了。”顾若熙知道,顾振宏这次来,就是劝妈妈当说客。

    “若熙啊,他毕竟是你爸爸,血浓于水,你也看到你哥哥,对他很有感情,血脉至亲是割舍不掉的。”杨舒容叹口气。“你爸说,他的生意合作伙伴,跟你在学校是同学,平时关系不错,想你帮他说句话,救一救顾家的危机。只是说一句话,若熙你就帮帮你爸吧。虽然这些年,他没关照过我们,现在我见他也是有心悔改,不然不会安排给你转学,还安排我住入私立医院。”

    顾若熙抓紧手中的书,咬着嘴唇不说话。妈妈当然不会知道,做这些的人是祁少瑾,而不是顾振宏。真想不通,祁少瑾为何要做这些。

    “若熙,你哥哥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和你都不可能陪着他一辈子。你将来嫁了人,我也老了,谁来照顾他。”想到这些,杨舒容就觉得心口作痛。

    “我就是嫁人了,也不会丢下哥哥的。”

  &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46章 祈求,一句道歉怎么够本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