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眼前的黑暗被撤去,看到一个极为豪华的房间。正诧异这里是哪里,就看到了房间里康寿医院专用的标志,还有床头柜上的一些医疗器械。

    原来这里是病房。

    顾若熙发现陆羿辰看着自己,赶紧低下头,不敢与他的眼睛对视。

    “你又没做错事,怕什么?”

    顾若熙咬住嘴唇,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真的没做错吗?挑起那么混乱的事件,难道她就一点都没有责任吗?他怎么会理解,她现在的糟糕心情。当这么多事,都发生在她的身上,她真的不得不怀疑,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在医院好好呆着,跑出去做什么?”陆羿辰显得有些吃力,坐在床上,一点一点移动。

    顾若熙见到他的动作,很迟缓吃力,完全不似在医院外的飘逸如风。抬起一只眼睛,偷瞄陆羿辰一眼,这才发现,他的脸色也不是以往的红润,透着大病初愈后的苍白。

    “你生病了?”顾若熙紧张起来。

    “关心我?”他紧抿的唇角似有一抹淡淡的笑意。

    “你到底哪里生病了?生病了不好好休息,跑出去做什么嘛!”顾若熙赶紧帮忙,扶着他躺在床上,之后给他盖上被子。

    “你忘恩负义也太快了。”陆羿辰躺下来,才觉得疼痛小了几分。

    顾若熙吐吐舌头,“还没跟你说声谢谢。话说,你到底什么病?好像挺严重的。”

    陆羿辰沉默稍许,淡淡吐出三个字,“阑尾炎。”

    “都动手术了,你还往外跑!万一伤口裂开了怎么办?”顾若熙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见陆羿辰好像很痛的样子,就更不知所措了。

    陆羿辰见她这般紧张,眼里的光芒慢慢柔和下来,微微噙着点笑意,对她说,“是很痛。要不你帮我看看,是否裂开了。”

    顾若熙赶紧弯下身体,掀开被子,又小心翼翼地掀开他身上的衬衫,就当要去解开他的裤带时,她的动作猛然僵住了,双颊霎时绯红一片。

    “我……我还是去叫医生吧。”

    她赶紧转身,说着,就往外走。

    陆羿辰笑起来,伸手一把拽住她细瘦的手腕,“逗你。”

    “好啊你!”顾若熙嘟起娇唇,愤愤地瞪他一眼,见他笑得黑色的眸子里都是亮晶晶的光芒,不禁有一秒看得痴了。继而,赶紧低下头,双手用力地搅在一起。

    “这个时候,也就你还能笑出来。”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你和我都知道,事实与外界传言不符。何必因为他们的猜测臆想,毁了自己面对生活的态度。”

    顾若熙心弦一动,“我很感激你的安慰,可我……做不到像你一样潇洒。”

    “有人相信你,就够了。”

    蓦然对上陆羿辰深黑的眸子,一点一点深陷,好似坠入他的眼睛中,在他漂亮的瞳眸中起舞,身心一阵轻松,不再那么沉重……

    不知何时,院长和一些主治医生都进了门,她被护士请出门外。

    站在门外,透过窗子,看着被一群白大褂医生围绕的陆羿辰,明明看不到他,还是那样看着,看着那些医生在给他检查,不知里面在说些什么。

    走廊里来来回回走动的护士,都是漂亮的年轻姑娘,对顾若熙投来好奇打量的目光,不会似妈妈病房那个楼层的护士,多嘴说些伤人的话。

    可她们的眼神,还是将她们内心泄漏,只是没有说出口罢了。

    顾若熙低下头,长长的秀发将她秀气的脸颊遮住。

    “有人相信你,就好了。”

    他说的话,在耳边徘徊,就好像好听的音乐弦律,敲击她的心房,让她收紧的心房一点一点放松下来……

    可是,她真的能做到,不去理会所有人的目光,重新振作起来吗?

    陆羿辰在医院的19层,只有身份极高的人,才有资格住在安静又豪华如宫殿的这里。他的病房在医院的走廊尽头,平时不会有人走动,格外安静,很适合修养。

    陆羿辰就让她安静呆在他的病房中,陪着他。她知道,陪着他,是他的借口,不让她离开这里,是因为19层不会有任何一个闲杂人等闯入,绝对安全又安静。

    可以欺骗自己,不去面对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的境况,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欺骗罢了。

    “时间会让人们淡忘一切。”陆羿辰一边接收电脑上的文件,一边对在一旁心不在焉削苹果的顾若熙说。

    顾若熙一个晃神,陆羿辰已从她的手里将苹果抢了过去。

    “再削下去,就剩苹果核了。”

    顾若熙这才回神,放下水果刀,擦擦手,“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买饭。”

    总要找点事情做,才不会胡思乱想。走到门口,她又收住脚步,慢慢地退回来,“我还是不要出去了,我想会有人帮你安排饭菜的。”

    陆羿辰想要起身,歪着身子弄电脑,很吃力,也很累。

    顾若熙赶紧奔过去,帮他在后腰处垫上枕头,却不小心碰到他的后背处,他痛得闷哼一声。

    “我弄疼你了?不好意思,是我太笨了。”她赶紧道歉,又觉得不对,“阑尾炎手术的伤口不应该在前面吗?”

    “坐久了腰痛而已。”他淡淡道,又指挥顾若熙去倒杯水来。

    顾若熙赶紧倒了水过来。

    “太烫了!”他挑剔地紧着鼻子。

    “我给你吹吹!”

    “别进了你的口水。”他冷冷地沉着脸,带着嫌恶。

    顾若熙赶紧闭住要吹的嘴,用手给那杯热水扇风降温。偷瞄他一眼挑剔的样子,心下腹诽他的刁钻。

    陆羿辰看着她被数落,还乖巧听话的样子,不禁觉得可爱。她把晾暖的水,放在他手中,他摸了摸杯子,不满地摇摇头。

    “有点凉了。”

    顾若熙生气地嘟起嘴,“好难伺候。”

    陆羿辰挑起眼角,“哟,脾气还不小。你就是这种态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49章 刁钻,难伺候的男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