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姐。”

    一道男人清亮的声音响起,让顾若熙沉浸的梦境,瞬息碎成一地碎片。就好像一曲优美的动人旋律,戛然而止,抽掉所有美妙的幻想,无情打回现实。

    顾若熙彻底清醒过来,迷蒙的视线终于认出站在小房间的男人,原来是赵默。

    “顾小姐。”赵默礼貌地笑着,放下一个袋子,转过身去,背对顾若熙,“boss在等顾小姐,顾小姐穿好衣服,就出来吧。”

    赵默出门,将门关好,阻隔住外面那些人伸长脖子打探的目光。

    顾若熙打开屋里的灯,看了一眼袋子里的东西,原来是帽子墨镜,还有一套白色的运动服。坐在床上,抱着双膝,想了许久。陆羿辰找她做什么?发生这些事,好像一直都是她将陆羿辰卷进来。在赵默敲了几次门的催促下,她换好衣服,带上帽子墨镜,低着头出门。

    以为外面会有很多人簇拥成群看她热闹,原来赵默已带人将周围的闲杂人等都驱散了,可以一路畅通跟着赵默上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回到医院的那一刻,顾若熙才发现,医院的门口依旧拥堵着很多记者。

    赵默打着一把黑伞,护送顾若熙入了医院,第一次乘坐医院内部的专用电梯,上了19楼。

    她站在陆羿辰的病房门口,迟迟不敢推开门。

    陆羿辰坐在床上,目光凝沉地盯着站在门外的她,脸色很难看。顾若熙赶紧低下头,不敢隔着窗子看他。

    病房里终于传来一声怒喝,吓得顾若熙肩膀一抖。

    “站在记者面前的勇气呢!”

    顾若熙咬住粉嫩的下唇,一身白色运动服,显得她的嘴唇鲜嫩如红色的花瓣,缓缓推开门进来,站在门口,却不敢靠近他。

    陆羿辰一把阖上电脑,他这两天,看了一遍又一遍顾若熙站在记者面前的视频,又看了一遍又一遍顾若熙彷徨无助走出医院的监控录像。明明看到她纤弱的背影,恨不得拥入怀中,可真的见到她,怒火就一路燃烧,让他无法平静。全然不似往昔,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的自己。

    “你倒是本事!”陆羿辰恼喝一声。

    顾若熙下意识退后一步,双手紧紧抓在一起,掌心一片潮湿。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就是在他面前,不自觉的气场低弱,尤其他怒着,更是害怕到心坎里。就好像一个犯错的孩子,面对严厉的家长。

    陆羿辰见她迟迟不肯过来,便起身下地。他穿着蓝色条纹的病服,天生的衣服架子,即便穿着病号服,依旧意气风发,魅力十足。

    他忍着伤口未愈合的疼痛,缓缓踱步到顾若熙面前,一把关上顾若熙身后的门,就将顾若熙按在门上,目光黝黑如墨地盯着她。

    “你哪来的勇气!”他低沉的声音,让顾若熙浑身又是一颤。

    顾若熙低着头,长发遮住她的脸颊,他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便将她的长发收到耳后,一把捏住她小小的下巴,迫使她抬起脸来。

    “你又没做错什么,干嘛总是低着头。”

    顾若熙撞入他幽深的眼底,可以清楚看到他瞳孔中倒影着自己苍白的脸颊。他在等着她开口说话,她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是……”她都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他忽然拽着她,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面。

    顾若熙抬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原来这么憔悴,眼窝消瘦得深陷下去,还带着一抹休息不好的乌青。

    不过两天的时间,自己就瘦了这么多。可他又在气什么?她瘦的是她自己,憔悴的也是她自己。跟他又没什么关系!

    陆羿辰见她望着镜子中的画面晃神,心下的怒意便更盛,一把拽着顾若熙转身,与他的目光直视。似乎这样还不满意,他便贴近她一分,让她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怒意。

    顾若熙后腰抵着墙壁,微微后退闪躲,他幽沉的目光,逼得她根本不敢直视。他见她逃避,便一把固定住她的脸颊,瞪着她,一字一字地开口。

    “我告诉过你,不用去理会。为何还要站出来承认?”

    顾若熙心慌起来,如果现在不说点什么,显得好像很害怕他似的。努力组织了半天语言,“就是,就是……看那些记者,也挺辛苦的。”

    陆羿辰哭笑不得地拧起浓黑的眉宇,“你倒是善良啊!”

    顾若熙扁扁嘴,心下小声嘟囔,都给你洗白了,干嘛还生气。

    陆羿辰努力平复一口气,不让自己乱了方寸,“你有本事那么做,就没权利消沉!”

    “我站出来,才是将伤害降低到最小,不是很好吗!想一个人静一静,怎么算消沉!”

    她居然还敢顶嘴!

    “三个男人,都比你强大,用不着你出面将伤害降到最低!”陆羿辰低喝一声,疼痛地扶住后腰。这两天,他也休息不好,伤口愈合的很差。

    想到顾若熙,他就上火。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将责任都推卸到他们三个男人身上,说她是被强迫,被威胁,大家品论一番富家子弟纨绔成性,道德沦丧,也就罢了,之后再找关系压一压,事情很快就会过去。那几天,他已经找了水军在网上散播,有关顾若熙被强迫拍照受到威胁之类的言论,已经在开始为顾若熙洗清白,没想到她自己站出去了,只身去承受外界所有的骂声和压力。

    这个傻女人!这个不听话的傻女人!

    顾若熙悄悄瞥他一眼,见他满面怒火,还不能平息,就赶紧低下头。

    陆羿辰心烦地指了指她,便转身回病床。顾若熙见他好像很疼,赶紧过来搀扶,却被他一把推开。“看见你就生气。”

    “那我……”顾若熙咬了咬嘴唇,“出去好了。”

    刚要走,徐阿姨进门来送午饭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52章 伺候,不听话的傻女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