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回到妈妈的病房,手术后,妈妈的情况很稳定,脸色也渐渐好了起来,不再是被病魔折磨时的苍白憔悴,见顾若熙回来,她笑着让顾若熙坐在她身边。

    “再忙着复习功课,也要注意身体,你看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杨舒容心疼地抓着顾若熙骨廋的双手。

    顾若熙保持练习好的微笑,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摸着自己的脸,“有瘦吗?我这几天都有按时吃饭,还吃很多,原来瘦了啊,我还以为我胖了呢。”

    顾若阳拿着自己折的纸船,一路游到顾若熙面前,“若熙妹妹,我折的,送给你,好看吧。”

    “嗯,真好看!哥哥折的越来越好了。”顾若熙高兴地将纸船放在掌心中,很珍视。

    顾若阳上下看了顾若熙一眼,“若熙妹妹的衣服,好漂亮哦。”

    顾若熙这才想起来,还穿着陆羿辰给买的白色运动服,怕妈妈看出来牌子很贵,赶紧起身,“这不要考试了,妈妈的病又好了,我就犒劳自己买了一套衣服。我去问问李医生,看看妈妈最近的情况怎么样,说是恢复的不错,就可以回家修养了。”

    顾若熙看了一眼病房里的陈阿姨和徐阿姨,赶紧转身出门。

    陈阿姨也跟了出来,叹息地望着顾若熙,“你放心好了,外面的事,都帮着你瞒着你妈妈呢。”

    “谢谢你,陈阿姨。”顾若熙低下头。

    “你这孩子,怎么能做这种傻事。”陈阿姨叹口气,接着又道,“放心吧,有个叫赵默的人,都交代好了,护士和医生都不会乱说的。这位赵先生,也是有心了,人不错的,若熙啊,找个好男人,若还肯要你,就嫁了吧。”

    对于陈阿姨的误会,顾若熙只能干笑两声,赶紧推着陈阿姨进屋,“我知道了陈阿姨。”

    顾若熙去李航那里拿妈妈的各项检查报告,李航告诉她,再观察一个礼拜,没有排斥反应,情况还很稳定,就可以回家修养了。总算有了好消息,顾若熙开心地笑弯嘴角,却不敢去看李航略带些许关怀的目光,低着头往外走。却在走到门口时,李航低声在她身后说了一句。

    “若熙,加油。”

    顾若熙一愣,缓缓回头,见李航脸上是鼓励的笑容,她也笑起来,“嗯,我会加油的。”

    又多了一个人支持她,顾若熙顿觉她的天空还没有完全塌陷下来。在医院陪妈妈到很晚,重新鼓舞力量,告诉自己,还有十天就要考试了,最后的十天,一定不能再继续消极下去。

    离开医院,一路遮遮掩掩,幸好没被人认出来,也躲开了那些围堵的记者,终于到了家里,长长松了一口气。打开灯,换掉身上的白色运动服,与之前压箱底的那两件衣服放在一起。望着这三件品牌昂贵,穿在身上又是很漂亮的衣服,最后重重关上柜子的门。

    再漂亮,不属于她的东西,也不能垂涎!

    坐在书桌上,打开台灯,深吸一口气,摒弃所有杂念,开始认真复习功课。

    按照乔沐风先前发给她的重点,着重复习,确实轻松很多。一直看书到凌晨两点,眼睛实在睁不开了,这才打着哈欠上床睡觉。

    刚觉得自己睡熟,就听见手机响个不停。在床头柜上摸了半天,才抓住手机,困倦地闭着眼睛,接听电话,迷迷糊糊地“喂”了一声。

    当她听见电话那头阴恻恻的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一个激灵,困意瞬时全消。

    “顾若熙,你以为你站出来,所有的事情就结束了?”

    “祁少瑾!你还有完没完!”顾若熙抓着手机愤怒地咆哮。

    “就这么放过你,太便宜你和陆羿辰了。”诡异的笑声,一下一下敲击顾若熙的耳膜。

    顾若熙懒得再与祁少瑾这个恶魔再多一句废话,直接挂断手机,将这个没有保存到电话薄的号码,直接设置成骚扰电话。

    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原来已经五点了。

    揉了揉酸疼的眼睛,也没了再睡觉的心情,便起床洗漱。

    也不知是谁,一大早上就来敲门。顾若熙站在客厅里静待门外的人离开,可敲门声还在锲而不舍,不时传来喊声。

    “顾顾!你在不在家!顾顾!”

    一听是乔轻雪的声音,顾若熙赶紧去开门。

    夏紫木和乔轻雪扑上来,一把抱住她,就好像知道她还活着一样的兴奋,让乔轻雪喜极而泣,捶打着顾若熙,直嚷嚷着。

    “你个坏东西!你个坏东西!你要担心死我们了!要不是去医院,阿姨说你回家复习功课来了,我们都要报警了。这两天你死哪里去了!”

    顾若熙笑着看着两位挚友,只想紧紧抱住她们,汲取她们身上的温暖,自己才能继续拥有力量。

    “木木,你出来了啊。你爸肯放你了呀。”顾若熙捧着夏紫木的脸,“让我看看,有没有关得白一点。”

    夏紫木很不温柔地一把打开顾若熙的手,“你是不是傻掉了!他们哪一个不是有钱有势,随便一个站出来,都能把所有事情压下去,犯得着你站出来承认吗!”

    顾若熙吐吐舌头,拉着夏紫木和乔轻雪进门,还给她们倒了两杯水。

    夏紫木还不能消火,端着杯子用力顿在桌上,表示她的强烈愤怒。顾若熙依旧灿烂模样地笑着,让夏紫木更加生气,“你还有心情笑!担心你出事,我从我家三楼爬绳子逃出来的!你居然还给姐笑!”

    顾若熙端着杯子喝水,气得夏紫木用力点在她的头上,“真不知道,你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54章 孟哲,真的放手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