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赶紧逃跑,见祁少瑾就要追上来,怕他们在一起纠缠,被安可馨看了笑话,赶紧转身跑回医院。

    她跑的那么匆忙,就好像遇见狼的兔子,所有的力气一点不保留就是一路狂奔。她没有回头,也没看到,祁少瑾早就不追她了,站在街边静静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医院的入口。

    安可馨一直等不到顾若熙回来,便过来寻她。

    没有找到顾若熙,却看到站在街边,靠在车前吸烟的祁少瑾。

    安可馨的脸上当即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小跑着扑上去,“喂!居然在这里碰到你!”

    祁少瑾喷出一口烟雾,呛得安可馨一阵咳嗽,赶紧捂住口鼻,不住扇着面前的烟团。祁少瑾凝眉看着面前漂亮的女孩子,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认识过这个穿戴漂亮的女孩,以为是哪个千金想要搭讪,便转身上车。

    “你不记得我了!”安可馨赶紧一把拽住祁少瑾的手臂,焦急地赶紧说,“在美国,两年前,就是在医院里的公园,我忽然不舒服,是你抱着我送我回的病房!我很清楚的记得你,想跟你道谢,可等我再找你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祁少瑾回头看向安可馨,努力在记忆里搜索,好像曾经是有过这么一件事。

    “我还没跟你说声谢谢。”安可馨还抓着祁少瑾的手不放,让祁少瑾很厌恶,冷冷地抽回自己的手。

    安可馨吐吐舌头,也不介意,直接伸出手自我介绍,“我叫安可馨,你叫什么名字?”

    祁少瑾却不理她,直接上车,安可馨赶紧抓住车门不放手,“别急着走嘛!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你不是已经道过谢了!”祁少瑾心烦地瞪向安可馨,黑眸里带着被招惹的不悦,当触及到安可馨晶亮亮笑着的漂亮眸子,就有点不忍心再怒声怒气对她说话了。

    “我接受了你的道谢,可以走了吧。”祁少瑾启动车子,安可馨赶紧费力跳上他的跑车。

    “下去!”祁少瑾彻底怒了,冷冷地低喝一声。

    安可馨嘟起嘴,大眼睛垂了下来,眼里氤氲的水雾被长长的睫毛盖住。只好乖乖下车,低着头站在路边,小声嘟囔,“找了你那么久,只是想好好谢谢你。”

    祁少瑾扫了她一眼,直接启动车子,猛地蹿出去,直接嚣张离去。

    安可馨望着冲入车流中的红色跑车,脸上都是失望的沮丧,气得跺脚,“好不容易找到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嘛!”

    顾若熙跑回医院,躲在角落里喘了好一会。担心安可馨还在等她,便又折返回来找安可馨,发现长椅上已经没有安可馨的踪影,又在街上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想她应该是回去了,这才回了医院。

    马上就要考试了,顾若熙紧锣密鼓的复习,来医院的次数相对也少了。最后几天的冲刺,又不敢去学校上课,只能窝在家里彻夜温习沐风发给她的重点。

    晚上去医院的时候,便去了李航的办公室,问李航医院什么时候会将那五百万返回来,她还要还给沐风和陆羿辰。

    李航笑了笑,答应她马上跟院方交涉。

    当李航回家,问及父亲医院的李院长,什么时候将钱返给顾若熙,李院长笑着扶了扶眼镜,“也不差这几天了,等她妈妈出院的时候,我自然会将钱全部都返给她们。”

    “你又炒股了是不是!”李航的脸色垮了下来。

    “最近股市很好的,一路上涨。没想到昨天忽然跌停,都套牢在里面了。”李院长怄气地敲着桌面。

    李航不愿再跟执迷不悟的父亲说话,丢下一句话,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那也不该拿患者的钱去炒股!你再这样,早晚会从院长的位子上下来!”

    “她顾若熙认识那么多阔少,连陆总都承认她是女友,还差区区五百万!你不知道,祁少对顾若熙也关照有加,她母亲以前的医药费一直都是祁少秘密支付!我再用几天,等股市稍好些,就还给她。”说着,李院长低声嘀咕一句,“现在的女孩子,要赚钱就是方便,随便挂上一位富豪,就不愁吃穿。”

    “顾若熙不是那种人!”李航忽然加重的口气,让李院长错愕不已。

    “你急什么!”

    李航转身回了房间。摘掉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拿出一张卡,他的全部积蓄,正好有五百万。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贪得无厌,在股市上不知赔了多少血本,只怕这一次不能如期还上顾若熙的钱。

    当第二天早上,李航将一张银行卡交到顾若熙手上,顾若熙激动得连连道谢,“真不知如何感激医院帮了我这么大的忙。”

    “密码是六个零。”李航笑了笑,再没说什么,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顾若熙赶紧奔到取款机,给沐风发信息,索要他的银行帐号,沐风却迟迟没有回复。焦急在取款机等了半天,还不见沐风回复,却接到乔轻雪的电话。

    “顾顾……”刚一开口,乔轻雪就大哭起来。

    当顾若熙找到乔轻雪的时候,她正一个人蹲在街边哭。

    “乔乔,出什么事了?”顾若熙赶紧扑上去,乔轻雪一把抱住她,哭得更加大声。

    “我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61章 失联,索赔三十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