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顾若熙猛然抬头,正好对上陆羿辰幽远深邃的黑眸。

    在他深深的目光下,不经意就轻易跌落其中,挣扎很久才逃脱出来,慌忙低下头。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发生的太多,耳朵和脑子都出现了不正常的幻觉。疲惫地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想要休息一会。

    陆羿辰见她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反而闭着眼睛睡觉,眉心微微一皱。见她眼角还挂着没有干涸的眼泪,心头轻轻一疼,拿了一条毯子,盖在她身上,并示意司机将车内的空调开得高一些。

    顾若熙没想到会真的睡着,就好像有他在身边,整个天空塌下来也会有他顶着般安全,不再害怕,不再畏惧,终于回归满心宁静,一片安逸。

    稳稳开着的车子,忽然猛地停了下来。

    陆羿辰赶紧伸手搂住顾若熙,不让她从座椅上因为急速刹车而摔出去。只是一个震荡,没让深深沉睡的人醒过来,该是有多疲惫,才会睡得怎么沉。

    “怎么回事?”陆羿辰压低声音问司机。

    “总裁,一辆玛莎拉蒂忽然横在我们车前了。”司机后怕地捏了一把冷汗。

    陆羿辰抬眸看向车窗外,祁少瑾大步下车,走到陆羿辰的车前,盯着车窗内的陆羿辰,整张脸都被黑云包裹,好像暗黑之域的凶煞。

    陆羿辰却淡静很多,毫不在意地迎上祁少瑾的目光,四目交接的瞬间,一片刀光剑影,战光四射。

    赵默在前座惊得脊背冷意涔涔,以为一场大战会一触即发。

    陆羿辰却低眸看了看在他肩膀上寻个舒服姿势继续睡着的顾若熙,很轻地对司机说,“绕开。”

    司机赶紧绕开横在面前的玛莎拉蒂,绝尘而去。

    祁少瑾愤恨地挥拳,俊脸紧绷得额上的血管都要爆裂开。

    ……

    陆羿辰当众的“深情告白”以强烈的攻势,席卷各大板块的头条,完全盖过祁少瑾和苏雅明天的订婚宴。

    顾若熙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坐在沙发上,不敢去看站在窗口安静吸烟的陆羿辰。

    外面的天色已完全黑了,霓虹灯照在明亮的窗子上,绚丽的色彩交叠更换。

    陆羿辰一直一句话不说,顾若熙也不敢主动打破这份异样的沉静。明明以为他们之间就那样结束了,不会再有交集。他怎么又忽然空降到她身边,成为她的黑马骑士,保护她,呵护她,还是在那么多人面前。

    他好像有心事,在想着什么,而她又何尝不是心事重重,压得几乎喘不上气。

    陆羿辰的手机响了,他却不急着接听。手机一直响了很久,他才慢慢拿起来,见是个陌生的号码便直接挂断。没想到,电话又打过来,一声一声响着的铃音,在安静的房里吵得让人不得安宁。

    陆羿辰终于愠怒的接了电话,那头传来苏雅的声音。还像以前那么温柔,那么动听,让他没有办法冰冷的抗拒。

    “辰,我看到了新闻报道。你是认真的吗?”

    陆羿辰不说话。

    “辰,你知道我也很无奈。我不会和祁少瑾真的结婚,这只是商场上的炒作噱头,为了企业,为了苏家,我不得不这么做。”苏雅的声音慢慢沉默下去,接着声音很低地继续说,“如果当初我们结婚,也就不会把我逼到这一步。”

    陆羿辰知道,苏家老爷子一直逼着苏雅嫁入豪门,借此强大苏家的势力。苏雅和陆羿辰的婚事,苏家老爷子非常看好,可他们却迟迟没有结婚,还发生两年前悔婚事件,便对这桩婚事有了意见。没想到又等了两年,他们之间还不见进展,便开始逼着苏雅另谋夫家。

    “辰……在我的心里……”苏雅的声音哽住了,“一直都是你,从来不曾改变过。”

    陆羿辰依旧不说话,表情晦暗不明地听着那头苏雅继续说下去。

    “见个面好吗?我真的很想你。”苏雅吸了吸鼻子,迷乱地说着。

    “你在喝酒?”陆羿辰终于开口了,声音很沉,带着遮掩不住的一丝关心。

    “辰,我知道你善良,不忍心看一个女孩子被那么多人欺凌。那只是同情,绝对不是感情。你不听我的解释,我一直都很痛苦,我不希望,你将心中的愤怒,用这种毁掉名誉的方式来做这么出格的事。”苏雅的声音带着几分醉意,痛苦地呢喃着。

    “你在哪里?”陆羿辰问。

    苏雅笑了,“你终于肯见我了。”

    顾若熙见陆羿辰转身出门,她赶紧起身,他却丢下一句话,直接将房门锁紧。

    “等我,哪里都不许去。”

    本来他已不打算管顾若熙的事,可看到她被那么多人用那种方式欺负,真的没办法再坐视不理。将她安置在他的领地,才是对她最安全的保护。

    陆羿辰去了阿萨帝慢摇吧,很快便找到在包房里独自喝酒的苏雅,他奔过去一把夺下苏雅的酒杯,“我送你回去。”

    苏雅却勾住陆羿辰的脖颈,身体软绵绵地贴在他的胸膛上,“辰,你终于肯见我了,终于来找我了。”

    下一刻,苏雅便吻上陆羿辰的唇,苏雅知道他所有的敏感,轻易便点燃他体内的火,成功获取他的回应,倾尽所有的缠绵,抵死般紧紧相拥。

    就在苏雅去撕扯他身上衬衫的纽扣,他一把抓住她的手。

    “你醉了!”

    “我没有!我很清醒!”苏雅不住摇头,“我想你,很想很想。”

    她急不可耐地再度扑到他的怀里,就要将他压倒在沙发上,他却忽然冷却了所有的热火,僵硬地坐着一动不动,任由苏雅在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64章 想你,我们结束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