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跑到医院,就看到祁少瑾站在深长的走廊里,窗口的阳光落在他身上,在地上投下长长的暗影。对上祁少瑾悠然射来的目光,她猛地收住脚步,不敢再向前靠近。

    走廊里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影,就好像已被他的阴寒冷酷,吓得遁逃潜藏,没人再赶出来触他的霉头。

    顾若熙抓紧双拳,冷冷地盯着缓步向她走来的祁少瑾。

    终于,他的脚步停了下来,就站在距离顾若熙一步之遥的位置,静静的目光里带着不屑的嘲讽,还有一种强力压制着的愤怒。

    “很会寻找避风港,躲藏起来就以为可以逃开我?”祁少瑾轻轻上挑的尾音,让顾若熙浑身收紧起来。

    “你还想怎样!”顾若熙仰头瞪着他的高度,完全不明白他的纠缠不休,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想怎样,就是看不惯。”他桀骜的口气,带着压人的气场,忽然弯下身体,逼近顾若熙,当捕捉到她脸上一闪而逝遮掩不住的恐慌,他低低地啜笑起来。

    “你以为陆羿辰就能保护你?你以为他是为了你,顶着所有的骂声与你领证结婚?他不过是在利用你。”

    当看到顾若熙错怔的目光,他笑得更大声,声声在走廊里回荡,敲击着顾若熙柔软的心房。

    “利用又如何!只要能甩开你,我不在乎。”她强硬地说着,可在他眼里就是挥着抓着的螳螂,根本不足为惧。

    “顾若熙,你让这个游戏,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他阴沉的声音笼罩下来,诡异的笑容在他唇角荡漾。

    顾若熙下意识退后一步,避开他向她伸来的魔掌,再一步后退,竟然撞在走廊的墙壁上。抗拒地盯着眼前带着几分狰狞可怖的脸孔,心头一阵阵狂跳,害得她冒了一身冷汗。

    “你还想要做什么!”她拔高声音大喊,清澈的眸子里,都是浓烈的恨意。

    “陆羿辰利用和你领证,向我宣战,我怎能坐以待毙。”祁少瑾看向走廊一端的病房,那是顾若熙妈妈的病房,吓得顾若熙赶紧站在他面前,将他阴凉的目光挡住。

    “祁少瑾,一再把家人牵扯进来,就是没有道德了!”顾若熙愤怒地低喝。

    “哈哈哈……你居然跟我讲道德。”他的声音蓦然寒冷下来,冷到极点,“我这个人,向来最不讲道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顾若熙浑身一颤,肩膀一紧,被祁少瑾抓住。

    “求我,跪下来求我原谅,到我的身边来,彻底甩开陆羿辰,我便手下留情也说不定。”他威胁的口气那么明显,逼得顾若熙浑身像没了力气似得,站也站不稳。

    祁少瑾忽然加重手上力道,好像要将她肩膀的骨头捏碎,痛得顾若熙闷哼出声。

    “向记者发表声明,说陆羿辰强迫你,威胁你,拍下裸照,公告天下。你如果做到,我便放了你,放了你母亲。否则……”祁少瑾的话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静静地等待顾若熙的回答。

    顾若熙被他的提议,吓得脸色瞬时惨白,他是要毁了陆羿辰啊!他们之间到底有多么深的仇恨,让祁少瑾这般不择手段地想要摧毁陆羿辰?

    不明白自己如何牵扯到他们的恩怨之中,更不明白,这样的恶魔到底是何时招惹上的。

    顾若熙抬着惊惶无措的眸子,定定地望着祁少瑾带着几分狂肆的脸,忽然就不再那么害怕了,反而带着嘲讽地对他一笑。

    “你笑什么!”祁少瑾从没想过,这样一个被他捏在指尖,任由他玩弄渺小如蝼蚁的顾若熙,竟然会嘲笑他。

    “我笑你的伎俩,也不过如此,幼稚的让人恶心!”

    “你说什么?”

    “除了抓住我母亲这根软肋,你还有没有别的招数!够了,祁少瑾!我已经被你逼得无路可退!破罐子破摔,我还有什么好怕你的!”顾若熙一把挥开祁少瑾抓着肩膀的大手,恨之入骨地瞪着祁少瑾。

    “你想要对付陆羿辰,就只有这么垃圾的手段吗!只会让你显得更无能,更一无是处!”

    顾若熙愤怒的喊着,硬生生地让祁少瑾僵在原地。

    “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恨不得你立刻马上就去死掉……”

    祁少瑾彻底怔住了,完全无法接受顾若熙眼中好像泣血般的浓烈恨意。他脸上的阴郁好似蒙上一层雾气,凝眸望着顾若熙,眼中的锐利,轻易便被她眼中的恨意慑服。

    原来……她已经这么恨他了。

    恨不得他立刻去死。

    顾若熙不再多看他一眼,转身便跑向妈妈的病房,将房门紧紧关上。杨舒容听到走廊里的吵声,正要出来一看究竟,见自己的女儿眼圈通红地跑进来,便焦急起来。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若熙。”杨舒容赶紧从病床上下来,顾若熙扑过去紧紧抱住妈妈。

    “没有,妈……没有人欺负我。”顾若熙却哭出了声音,更紧地抱住妈妈。

    顾若阳见妹妹哭了,急得手脚无措,不知如何哄妹妹开心,“若熙妹妹乖,不哭,不哭……妹妹再哭,哥哥也要哭了……”

    “若熙啊……”杨舒容欲言又止,忍住眼中的眼泪,更紧地抱住顾若熙,哽声说,“我的女儿,都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能保护你……”

    顾若熙赶紧摇头,“妈,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已经长大了,该我保护妈妈。”

    杨舒容抿着唇角,叹口气,捧着顾若熙的脸,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痕,“若熙啊,有些事,不要太在意,走自己的路,做自己该做的事,只要问心无愧,不用在意旁人的眼光。”

    顾若熙肩膀一抖,茫然地望着妈妈。总觉得妈妈好像话里有话,妈妈却已笑着拉着她坐在床上,满目慈祥地望着她。

    “最近你忙,没来医院,经常会有一位帅气的男孩子过来探望妈妈。有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69章 痛恨,恨不得你去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