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觉得,她人生当中最尴尬的事莫过如此。

    不是因为当着陆羿辰的面见到祁少瑾,而是因为,陆羿辰和苏雅撞见,她却在场。这还是婚后第一次,苏雅和陆羿辰见面,不是因为先前在洗手间门口苏雅的解释,而是因为这些天她和陆羿辰的确一直形影未离。没人比她更清楚,他们四个人之间的关系,一个假结婚,一个假订婚。就好像一对亲密无间的连体婴儿,被生生分离开,真的很好奇,他们相见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顾若熙抬头看向身侧的陆羿辰,想知道他面对曾经的挚爱,还是当着对方未婚夫的面,会用什么态度面对这样的场面。

    她从没见过陆羿辰会有这样深沉的表情,即便神情淡淡,似乎与往常无异,可顾若熙还是从他深邃的眸子里捕捉到一抹,轻轻的,不易被外人察觉的落寞。

    不知为何,顾若熙觉得自己的心口轻轻一抽。

    本来祁少瑾就不是真心的在搀扶苏雅,忽然见到陆羿辰和顾若熙,冰凉的目光在俩人之间徘徊一圈,最后落在陆羿辰身上。

    俩人相触的目光,激起一片电光火石的火花,透着一股硝烟的味道。

    忽然,祁少瑾用力拽了苏雅一下,任由苏雅醉得不稳的身体,完全倒在他的怀中,紧紧抱住。而他则以一种炫耀的狂妄姿态,狠狠地盯着陆羿辰,准备去欣赏陆羿辰脸上浮现的痛色。

    可最后,祁少瑾却失望了,陆羿辰平淡漠然的脸上,没有因为他的举动激起半点涟漪。祁少瑾知道,陆羿辰只是伪装的很好。一个交往7年而又深爱的女人,怎么可能短短半个多月就忘得一干二净。

    祁少瑾笃定陆羿辰的心在疼,便抱得愈发紧了,甚至还要当着陆羿辰的面,低头去吻苏雅。

    顾若熙脊背一寒,明显感觉到陆羿辰周身散发出的寒冷气息。

    就在祁少瑾即将吻住苏雅的嘴唇时,苏雅忽然一把推开祁少瑾,摇晃的身体勉强扶住一侧的墙壁,醉酒后的眸子,带着成熟女人的风情,呆呆地望着陆羿辰。

    “辰……”

    苏雅深情难掩地呼唤一声,当她迷离的目光看到陆羿辰身边的顾若熙,所有的深情表露,都被她强硬地忍了回去,苦涩地笑了笑,扶了扶微卷的长发,手脚有些无措地指了指身边的祁少瑾,又指了指她自己,不知想要表达什么,最后只能尴尬地笑着。

    笑着笑着,苏雅就站不稳了,摇晃的身体完全贴在墙壁上,双腿虚软得再也站不住。

    祁少瑾静静地在一旁看着,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上前去搀扶一把的意思,就让苏雅孤零零地在众人面前失态。

    顾若熙清楚看到,陆羿辰的手隐隐一动,但他还是忍住了想要冲上去扶住苏雅的冲动。

    祁少瑾向前两步,双手悠闲地放在西裤口袋,唇边带着一抹邪笑,目光阴鸷地与陆羿辰平淡又凉漠的眸子相对。他们的身高差不多,就好像屹立在众人之中的两座大山,霸气磅礴的对峙,想要一分胜负,周身散发的强大气场,让众人心生寒意。

    “上一局……”祁少瑾的目光,缓缓落在一侧的顾若熙身上。犹如一把锐利的剑,迫得顾若熙不敢直视,下意识就抱紧怀中的乔轻雪。

    乔轻雪醉的迷迷糊糊,被顾若熙抓痛,含糊不清的“嘶”了一声,嘴里还嘀嘀咕咕,“喝!喝……看我们谁能……喝过谁!你以为……我怕你……所有人都怕你……我不怕你……”

    “是你赢了。”祁少瑾冷笑着,目光从顾若熙的身上离开,微微侧头,眼角余光斜睨向身侧的苏雅。“而这一局……”

    祁少瑾依旧拖着长音,带着诡谲的低低笑声,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不知谁赢。”

    祁少瑾话落,转身大步离去,完全不管还半蹲在地上的苏雅,将这个难题丢给了陆羿辰。

    陆羿辰冷冷的站着,即便他的目光没有丝毫是看向苏雅,但顾若熙知道,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苏雅身上。

    顾若熙不知为何会心口微微的疼,但还算佯装很好的样子,轻声对陆羿辰说,“你送苏小姐回去吧。她……醉成那个样子,一个人不安全。”

    陆羿辰忽然向她看来,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就听见他像找到了台阶急忙说,“好,你跟赵默先回去。”

    见到陆羿辰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扶住苏雅,顾若熙心口的疼痛又重了一分。

    “赵默,务必亲自送顾小姐回去。”

    “是,boss。”

    顾小姐……

    顾若熙看着陆羿辰搀扶苏雅,而苏雅软绵绵地倒在他的怀里,直接紧紧抱住他的窄腰,亲密无间的画面,生生刺痛了顾若熙的双眼。顾小姐,多么生疏的呼唤!他是急于在苏雅面前跟她撇清关系吗?心口的疼痛一点一点加剧,顾若熙不明白为何会这样,还是努力牵动唇角笑着,保持毫无变化的表情。

    搀扶着乔轻雪,默默地跟赵默,可陆羿辰搂着苏雅纤腰的画面,总是在眼前,不能快些地逃开这个疼痛的现场。乔轻雪实在沉重得让她无法加快脚步,强忍着出了华都,陆羿辰带着苏雅进了早就等在门口的宾利。

    顾若熙再也不敢回头去看,生怕眼圈中的滚烫会流出来。

    真的不明白,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变得无法看到陆羿辰和别的女人,尤其是苏雅在一起的画面。按压住心口的难受,费力搀扶乔轻雪上车。

    低着头坐在车内,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再抬头 你现在所看的《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 第75章 心痛,真的真的很爱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天价娇妻:宠你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