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地平线上的旅途

残存的火炬 作品

    “指使纵火焚毁都市?我——?”

    从天空当中鸟瞰下去,教学楼、饭堂、操场、宿舍等的,从建筑样式与用途来可以看出这是一所学校的神代遗迹。

    这位于水乡泽国地带的学校废墟近半的被一场暴雨过后上涨的河水给浸泡着,但即使是如此的条件环境不尽人意,可hhh团依旧是将其给选择作为公会的中部驻地所在。

    周边有三个大地人村寨,目前已经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

    hhh团提供安全保障,而这三个村寨的大地人则给予一部分产出的农作物作为报酬、用作供应驻守在这里的冒险者们使用。

    这里也仅有一些没特色的普通道具资源、打怪刷出的数量也并不多,因此自从在hhh团的在该地打造成为一个野外的公会总部据点后也就没有再度易手。

    毕竟真的是一个收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地方,hhh团是由‘校友团’所组成的本土化公会并不是什么秘密,因此也没有人会打算去与在最接近‘自己母校’位置建立据点的hhh团死怼。

    这个地方同时也是秋庭夕叶的故乡所在,一个位于珠三角地区当中毫不起眼的小县城。

    消息自然是相比公园前要闭塞。

    不过对于一些次要的信息即使是晚上一天半天的也没有任何问题,就好比这个时候的秋庭夕叶漫不经心的样子表示诧异,甚至对此还有一点想笑的。

    “还真的是在往我身上泼脏水呀,怎么就不去提及那些挑起事端的暴徒了?说得天鹅堡的宫殿以及中心街区好像是我一个人破坏似的。”

    可该据点的主人,hhh团的咸班可不客气地吐槽:“难道不是么?就冲那个被诱爆的弹药堆的破坏威力就足以抵上近千人混战一整天都影响了,还不是因为你才会变得那么凄惨?”

    “口胡!那是污蔑,污蔑~”

    秋庭夕叶一副‘怪我咯’的态度,完全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的责任…

    好吧、一点点,一点点责任还是有...然后错的全部都是那些暴民的锅。

    主观是一回事,客观又是另一回事,在这一点上少女心中却是分的清楚、不然她现在也不会跑到这个在游戏当中几乎是背景一般毫无特色的小地方里感受一下乡土的气息了。

    名声太臭的话可不利于各种活动的开展,并且很容易让其自身陷入孤立无援的状况。

    “现在公园前的舆论导向如何?”

    对此秋庭夕叶还是比较上心地询问。

    “金灿灿的金币砸进去了,现在双方都是各执一词的打口水战,只要拖上个十天半月的也就差不多过去了,话题争议的这种东西最后都是热度消退后就稀里糊涂的不了了之。”

    “真不愧是班长,办事就是高效,什么都让你给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咸班翘起二郎腿的一副得意洋洋的潇洒样的一回事表示:“难得能有资本豪气挥洒一回的,用钱为所欲为的开路,真是太过瘾了!”

    “喂...别大手大脚,手头上是宽松,但可别的地方同样是得花大价钱去暗里运动的啊!”

    被秋庭夕叶吐槽了一句,咸班当即就“别处?”的抓住了关键词进行追问。

    “说起来你的特务头子这些天都消失的没影子的,是派去搞什么了咯?”

    “不过是雇佣水军而已。”

    “让舆论导向去推动设立地区议会?”

    咸班对此露出了疑惑的神态,因为他知道当前公园前的冒险者是怎么样的一个德行,若是说‘西太平洋贸易公司’能够稳定发展成为一个强凝聚力的实体的话那还好。

    依托着这一后盾去整个公园前的各个公会势力也未尝不可。

    只不过目前条件并不成熟。

    舆论导向的时机也并不对。

    这些问题应该不会看不到才对,那么她到底是在盘算着什么呢?

    咸班正想要探下口风的,可秋庭夕叶并不作解答,只是依靠在宫河日向的身上小声说:“真是期待啊...我们结婚的那一天到来。”

    忽然间就被老同学给塞了满嘴的狗粮,咸班尬笑了一下后就干脆借口除了事务为由头的离开。不然有什么办法?难道继续在这里当电灯泡、被冷冰冰的狗粮摔脸上的那样?

    咸班他是听不懂,可宫河日向是知道少女她心中的计划构想,为此不由得“这个不会太过着急了么?”的进行询问。

    “没事...天朝大陆广员辽阔的,温和调理都不知道得多长时间。还不如下一剂猛药来刺激一下,这样反而能加快进程了。”

  & 你现在所看的《记录地平线上的旅途》 第四十五节:水军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记录地平线上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