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霸爱风流妻

小年吉祥 作品

    经历过今天的事情,到底是心有余悸,只不过荷竹的心态与常人不同。

    她心底的疑惑更多,这个阵法的的厉害不在于那个可怖的鬼神,而是**。

    施法布阵的人心思险恶,不仅仅是要荷竹失去意识,而是要借此探听她更多的秘密。

    站在法阵的中央,便会中了**阵的最后招数。

    “那个神秘的面具人,到底是谁呢?”荷竹的心中疑惑重重。

    而且,她在阵中所见的厉鬼,竟然与姓金的有八分像,不过是个女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相信等见到姓金的之后便会有了分晓。

    一个多次救了她性命的人,她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历京华,他真的不是?

    黑夜伴着凉风,悄悄笼罩了整个城市,幕布般的遮掩住了一切的罪恶与乖张。

    披着外衣,荷竹站在了后院。

    月朗星稀,皎洁的月光布在院中,月光下的美人,茕茕孑立,不知在思索什么。

    “少帅夫人好雅兴,大病未愈,竟在这里赏月来了。”温润的声音,讽刺的话语。

    不是温月宇又是谁?

    “温医生好修养,半夜时分,竟然闯入女子院中。”

    “夫人此言差矣,月色甚美,一个人独赏岂不可惜?”温月宇将折扇打开,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

    荷竹不知道这只狡诈的老狐狸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温医生既然想要赏月,那便随意吧,我就不奉陪了。”她自知法力不如他,肯定不能硬碰硬。

    但是见到温月宇那副样子,她还是忍不住说上几句。

    “美人美景才是一件乐事,少了美人,岂不遗憾?”温月宇摇着扇子走到她的面前。

    虽然月光昏暗,却也掩盖不住温月宇俊俏的容颜,他确实有逍遥风流的资本。

    “温月宇,你对已经为人妻子的人感兴趣?”

    “夫人说的这是什么话?”温月宇收起了手中的扇子。

    一步一步向着荷竹靠近。

    她自知不是温月宇的对手,转身离去,“温医生随意,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夫人身体不好,是应该早些休息,温某正好给夫人把把脉。”

    荷竹回到房间便将房门合上,却被一只手挡在了门口。

    “你到底想做什么?”荷竹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温月宇却不生气,推门大大咧咧的走进了房门。

    “我为了夫人身体健康着想,还望夫人不要动怒。”温月宇的模样一本正经。

    “伪君子。”

    “我一直相问,夫人为何对我有这么大的偏见?”

    温月宇一表人才,行医济世,是世人所赞扬的对象,也是许多未婚女子趋之若鹜的最合适的男子。

    可是荷竹却对他一反常态,完全没有丝毫的崇拜和敬仰,甚至非分之想。

    “温医生心知肚明,你行医济世不假,却为了什么你比我更清楚,你仪表人才,却心思险恶。”

    “你最开始见我,是起了杀心,我法力或者不如你,但是我却不是个一无所知的傻子。”荷竹不骄不躁的反驳。

    温月宇的心思太深,而且让人捉摸不透,而且法力深厚是她来到这里见到的唯一。

    这样的人,她如何能不忌惮?

    “夫人若是没有恶心,又何必惧怕与我?”温月宇反问。

    “温月宇,如果可以,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

    “可惜,你已经招惹了我。”温月宇微笑着,不知不觉的靠近了她。

    她警惕的看着他,“温月宇,没想到你竟然对一个有妇之夫有这样的想法,你就不嫌丢人吗?”

    “像夫人这样的绝世美人,还身怀绝技,聪慧异常,得之我幸,又怎么会嫌弃?”温月宇字字珠玑的看着荷竹。

    这样肤如凝脂,貌若天仙的美人,确实是可遇不可求。

    但温月宇平时没人环绕,单凭姿色,着实不能抓住他的眼球。

    只是她虽然一开始的罪过这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但是之后他也救过她,她以为,他们的关系已经趋于平静。

    没想到,今天 你现在所看的《少帅霸爱风流妻》 夜半时分,悄然入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少帅霸爱风流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