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的事?”宫权清问道。

    “前天晚上的事”,那位车模说道。

    “她的手机号码给我”。

    “抱歉,先生,我跟她不是很熟,只是一起在这里工作的,并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宫权清果断转身,离去了。

    总会再出现的,不急。

    其实心里很捉急!

    宫权清开车回到宫家,没有看到父母,只看到宫雪茹一个人盘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着。

    宫权清脚步很轻,刚踏上第一个台阶,就听见身后传来…

    “大哥,你回来啦”,宫雪茹睁开眼。

    宫权清止步,回眸,“小茹,怎么不回房休息?”

    宫雪茹对宫权清微微笑,“大哥,我忘了问你,阿斌的伤要不要紧?”

    宫权清扬眉,“你自己打电话去问问,是为你受伤的,顺便提前拜个年,嗯?”

    宫雪茹笑了,“我过几天再打电话问候吧。大哥,年后,阿斌是不是该升军衔了啊?”

    “嗯,比你高级了”,宫权清打趣道。

    宫雪茹穿上拖鞋,“比我高级好啊,至少提升的军衔跟他的能力是相对等的”。

    脑海里一直在回忆着在执行任务中,朱彦斌的种种,也有保护她的…

    宫权清勾唇,“他会变成很这个的”,对宫雪茹竖起大拇指,“至于你,再过两年吧,你火候还不够”。

    “嗯,我有自知之明的,我不急,”宫雪茹点点头,笑着。

    兄妹两个并肩上了楼,说笑着。

    “哥,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宫权宇突然站在楼梯口。

    宫权清收敛起笑容,很沉闷的“嗯”了一声,对宫雪茹说道:“你回房休息吧,实在担心阿斌的伤的话,可以打个电话去问候一下”。

    宫雪茹点点头,目光在宫权清和宫权宇身上来回闪烁了几秒,回自己房间里了。

    宫权清带着宫权宇去了书房,淡淡的口吻,“说吧”。

    宫权宇杵站着,“哥,我想见莫婕妤”。

    宫权清抬眸,微拧着浓眉,“见你嫂子做什么?是道歉吗?”

    宫权宇没有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