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站立在落地窗前抽烟,微微蹙在一起的眉头不难让人看出,他的心情很不好。

    陆氏财团大楼几乎高耸入云,垂眼往下看去,人们就像一只蚂蚁般大小,好像他随便动动脚趾,就能将他们碾烂在泥土里。

    手机短信响了,男人点出了短信界面。

    ……

    先生,夫人还没有回家。

    ……

    男人放下手机,深深吸了一口烟,烟雾从嘴唇和鼻息间散开。

    海岸线咖啡厅。

    慕初晨耐心的给黎漾讲戏,不知不觉中,窗外的天已经黑了。

    当他最后一个字音完美落幕,抬起左手看了一下表,时针指向了晚上八点整。

    两人桌上的咖啡也已经见底。

    慕初晨问道,“漾儿,饿了吗?”

    黎漾摇了摇头,“不饿。”

    本来午饭就吃得晚,虽然她没吃什么,但依然不感觉到饿。

    慕初晨笑着说,“可我饿了,你陪我吃点吧。”

    黎漾不愿与他纠缠得更深,明明知道两个人已经不可能了,她又何必再给他,抑或是给自己希望呢?

    八年前,他不告而别时,她很痛苦。

    可再见他时,她才知道,所有的痛苦仅仅是因为她心里有他。

    她一直做着一个梦,梦想着,他手捧鲜花,单膝跪地,对她说,“漾儿,嫁给我吧。”

    可是梦破了,她不该再抱有任何幻想和奢求。

    黎漾开口推脱,“不好意思,初晨哥哥,我学校还有事,我得先走了,你自己吃吧。”

    慕初晨正想说送她,黎漾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是思雨的电话。

    黎漾接听,“喂,思雨?”

    思雨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夫人,先生回来了。”

    陆迟墨回家了?

    怎么回事,一连三天归家?!

    黎漾回道,“好的,我知道了。”

    之前她回学校住,因为摸不透陆迟墨的性子,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生气,所以她就给思雨说,如果陆迟墨回家,就给她打电话,她好及时赶回去。

    可是这都快半年了,还是思雨第一次给她电话。

    陆迟墨最近,真是有点奇怪。

    黎漾抓起一旁的包包,给慕初晨说了声再见后,就急匆匆的跑了。

    慕初晨看着她离开的身影,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慕初晨从停车场开出车,远远的看见了黎漾,现在是高峰期,她还没有打到车,他便将车停在了原地,等着。

    直到她终于坐上了一辆出租车,他才重新发动车子,不远不近的跟上了她。

    大约四十多分钟,出租车拐进了郊区的小道,他放慢了速度,怕她发现,只能远远的跟着,反正这条路很偏,他也跟不丢。

    陆迟墨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看着出租车停在了楼底下,黎漾付了车费下车。

    她身后不远处的夜色中,还跟着一辆黑色的路虎,在黎漾到家后,路虎随即掉头离开了。

    那辆路虎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陆迟墨微微偏着头,漂亮的挑花眼眯了一度。

    过了好一会儿,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他低沉的说了句,“进来。”

    黎漾端着晚餐进了他的房里,放在了他屋内的桌子上。

    她走到了他的身边,蹲下身说,“你怎么不吃晚饭?”

    陆迟墨冷淡的丢出几个字,“没胃口。”

    黎漾微微皱眉,“再没有胃口也要吃饭啊,不然以后胃会难受的,我给你带了晚饭进来,就放在桌上,你多少吃点吧。”

    其实,晚饭是思雨硬塞到她手里,让她带上来的。

    思雨说,先生回来都没有吃晚餐。

    思雨说还说,先生心情似乎很不好。

    一听到他心情不好,她哪里还敢再说什么,只得端着餐盘上了楼。

    陆迟墨没有反应,黎漾想了想,又道,“如果你真的没胃口,要不我吩咐厨房给你熬点粥?”

    他终于看了她一眼,声音透着夜色的低沉,“你做。”

    黎漾淡淡的说了一声,“好。”

    然后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刚刚陆迟墨让她做粥的时候,她着实愣了几秒。

    他一向讨厌她,连带她做的东西都一并讨厌。

    黎漾还记得她上次她想拍《最好的时光遇见你》,又怕陆迟墨不同意,结果她发了短信让他回家,然后亲自买了菜现学着做给他吃。

    最后换来的是他大发雷霆,不仅将她辛辛苦苦做的菜,尽数倒倒进了垃圾桶内,还将《最好的时光遇见你》无限期搁浅了。

    可现在,陆迟墨却要她给他做粥。

    她想问为什么?!但终究没有问出口,既然他说了,她照做便是。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黎漾到厨房,要思雨教她熬粥。

    经过上次的教训,思雨哪里敢随便教她啊。

    黎漾告诉她,是陆先生吩咐她做的,思雨一颗紧紧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耐心的教她熬了皮蛋瘦肉粥。

    黎漾没想到,一碗粥看起来那么简单,其中学问还挺多的,又要讲究比例分配,又要掌握火候的均匀。

    而且要熬稠,还需要花很长的时间。

    等黎漾的这碗粥做好时,时间都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

    思雨把粥小心翼翼的盛在碗里,放在餐盘上,黎漾这才端到了陆迟墨的房间。

    桌上的其它菜早已凉透了,她把餐盘放上,取出了里面的粥碗,端着走向了阳台。

    陆迟墨偏着头,靠在躺椅上睡着了。

    夜风沁凉如露。

    壁灯幽静的亮着。

    衬得他眉眼愈发生动,俊美的惊若天人。

    黎漾不忍打扰他,她重新将粥碗放在了桌上,打开了陆迟墨的衣柜,想要找一条薄被给他盖上。

    他有专门的衣帽间,衣柜里的东西少得可怜。

    她拉开了抽屉,视线被里面的一张照片吸引,她鬼使神差般拿出了相框。

    照片一看就是抓拍的,似乎是男孩正拉着小女孩走时,被迅速按下了快门键。

    奇怪的是,女孩的脸都被水彩笔涂掉了,完全看不到长什么样,她穿着漂亮的公主裙,手里捏着一只大大的彩虹色棒棒糖。

    是她小时候,也很喜欢的那种。

    而男孩,长着一张 你现在所看的《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35章 先生,夫人还没有回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