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迟墨的手指捏得更紧了,就像要把她的骨头都捏碎了一般。

    黎漾被迫仰着小脸,眼眸微微下垂,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对不起,我今天状态不是很好,但我明天一定会拍好的。”

    陆迟墨半信半疑的看了她一眼,“就这样?没有别的了?”

    黎漾的声音如蚊子哼哼,“嗯。”

    他的身子稍稍往前移动了一点,整个人俯瞰般压视着她,薄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音,“撒谎。”

    她今天这种状态,又是主动送晚饭,又是亲自喂粥,乖巧听话得要命,和每次有求于他时,一模一样。

    让他想不怀疑,都难。

    黎漾的手紧紧握着粥碗,拼命抑制住心里的恐惧,不敢再表现出半分异常,“我真的没有……”

    陆迟墨终于放开了手,“没有最好,以后也别想着有。”

    下巴处疼痛感消失,只是微微有些发麻,黎漾这才松了一口气。

    陆迟墨从躺椅上站起了身,冷淡的瞥了她一眼,声音里带上了说不出的厌恶,“还愣着干什么,滚回自己的房间去!”

    黎漾听到这句话,简直如释重负,低低回了一声,“是的,陆先生。”

    她不敢再问他还吃不吃粥,生怕又莫名其妙惹得陆迟墨不高兴。

    她把桌上的的冷饭冷菜收拾到了餐盘上,端着离开。

    走了几步,身后砸来了陆迟墨一贯清冷的声线,“粥放着。”

    “啊?!”黎漾愣了愣,止住了脚步。

    “还要我再说一遍?”

    “知道了,陆先生。”

    黎漾眨了眨眼,明白。

    她重新把粥放到了桌上,把其余的东西带到了厨房。

    室内响起一声轻微的关门声,陆迟墨摸出烟盒,靠在落地窗前,用打火机点燃了手指尖的香烟,视线不经意间,扫到了掉落在地板的粥勺。

    他将烟叼在嘴里,弯下身捡起粥勺,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冲了干净。

    桌上的一碗粥就那样静静的放着,没有再冒出一丝的热气。

    陆迟墨坐到了桌上,不急不缓的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

    他端起了那碗粥,舀了一点放在嘴里,顿时皱起了眉头。

    粥已经凉透,带着很重的檀腥味,关键是咸的要命。

    连简单的一个粥都熬不好,不知道她还能做好什么事。

    虽是这样想着,但陆迟墨还是皱着眉,一勺一勺的把粥吃了干净。

    黎漾回到自己的房间,洗完了澡,又研究了一遍剧本,才关掉灯准备睡觉。

    可她一闭上眼睛,白天发生的事情就像电影一样,一遍遍回放在眼前。

    ……

    “黎漾,你是石头吗?你是僵尸吗?行尸走肉一样,一点表情都没有,是块石头ng个五六次也该开窍了,你连块石头都不如。”

    ……

    导演的怒骂。

    ……

    “说对不起有用吗?你知道我的时间有多宝贵多值钱?你浪费得起?”

    “真是的,竟然还有人敢说什么你像希儿,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

    ……

    林风逸的责怪。

    ……

    “哎哟,人家是睡美人儿嘛,只要肯睡,什么角色换不了,哪里像我们啊……”

    ……

    其它女演员的侮辱。

    还有大家的嘲笑,声声在耳,历历在目,让她难以入眠。

    黎漾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于是便走下床去,拉开了纱帘,半打开了落地窗。

    一阵凉风徐徐吹来,清冷的月色洒了满室银辉……

    黎漾回到了床上,静静的躺着,看色窗外的月亮,心里这才平静了不少……

    渐渐的,眼皮越来越重,她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一道钻心的疼痛传遍了她的全身……

    “好疼……”黎漾在睡梦中之中蹙了蹙眉,慢吞吞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就看到了陆迟墨在月光下愈发幽冷的眼……

    她猛地清醒过来,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他狠狠的堵住了唇,粗暴的啃咬她……

    她不住的捶打着他的背,甚至将他的身上抓出了几道口子,他却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一下一下,粗鲁的侵犯着她的身子。

    她的喉咙里只能发出一串离破碎的音节……

    夜色微凉,白色的纱窗轻轻飘扬,黎漾终究还是放弃了反抗,任由他在她身上发泄……

    他还是弄得她很疼,她一遍一遍的催眠着自己,一会儿就好,忍一忍就过去了。

    可是一会儿又一会儿,他简直没完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一次在她身上释放后,一条手臂还搭在了她的身上,头也挨着她,就直接睡着了。

    她的耳边传来了他均匀的呼吸声,她转过头去,毫无预兆的就碰到了他的嘴唇,柔软滚烫的温度,还有淡淡的薄荷香。

    她眨了眨眼,往后挪了一点,试探性的喊了声,“陆迟墨。”

    他没有半点反应。

    黎漾这才确定他睡着了,伸手摸出床头柜里的避孕药,塞到嘴里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屋顶的天花板,心里只觉得一阵可悲……

    陆迟墨一次次强行要她,她已经麻木到眼泪都好像流不出来了。

    她恨这样的自己,却又不得不屈服……

    天朦朦胧胧的亮了,闹铃响起,才响了一声,黎漾就在第一时间关掉了闹铃,打开壁灯,去浴室梳洗打扮。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精神有些憔悴,眼下也有淡淡的黑眼圈。

    她拿出遮瑕膏,遮了又遮,直到恢复正常。

    床上的人还在熟睡中,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这是结婚半年来,他第一次在她的房间里睡觉,他应该是昨晚太累了,她的动静一点都没有吵醒他。

    黎漾看了他一眼,拿上了包包匆忙下楼。

    经过昨天早上的教训,她今天走得更早了。

    她可不敢再随意耽搁一秒,连续迟到两天,绝对会让她的名声比臭水沟的老鼠还臭。

    黎漾走在半路上,又碰到了陆迟墨的劳斯莱斯,只是这一次,司机没有给她打招呼。

    今天的运气,并不比昨天好,黎漾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打着车,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再这样下去,又该迟到了。

    司机到郊区别墅接上陆迟墨,直奔公司。

    开出郊区路段,司机一眼 你现在所看的《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36章 滚回自己的房间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