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闻言,纷纷散去,有几个人顺便把李总拖了出去。

    偌大的包厢只剩下了四个人,显得空荡荡的,纪南乔侧过脸,对林娜说,“林娜,你也走。”

    林娜娇嗔,“纪少,你答应……”

    “走!!”林娜话还没说完,便被纪南乔沉声打断。

    “我知道了。”虽然纪南乔平时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但林娜心里清楚得很,像他们这种有钱的公子哥,哪个没有脾气?!

    所以纪南乔动真格,林娜不敢再多说什么,她剜了地上咳嗽着的女人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蹬着一双高跟鞋,哒哒哒的离开。

    陆迟墨压根没看女人一眼,把手中的半截酒瓶丢到一边,坐在沙发上,一脚踩在桌面的边沿,咬上一支烟点燃,漫不经心的抽着。

    纪南乔坐到了陆迟墨身边,低头瞧着地上的女人,“喂,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先前被李总强行灌了酒,还没缓过来,一边咳嗽,一边回答,“咳……慕……咳咳……慕轻染……”

    纪南乔吹了口哨,“哟,名字不错,好听!!”

    看了眼陆迟墨后,再次看向女人,朝她使了个眼色,“还不赶紧过来,敬陆大少一杯酒,人好歹救了你,傻愣着做什么?!”

    慕轻染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了陆迟墨身边,拿起了桌上的杯子,怯生生的抬起眼,“陆大少,谢谢你救了我……”

    慕轻的头发很乱,眼妆也花了,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很狼狈,可她也知道,有时候狼狈和可怜就是一种武器,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是说喝不下了吗?!”

    “啊?!”

    陆迟墨冷冷的声音,打断了慕轻染的话,话里的意思,更是让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陆迟墨见到女人的反应,心中阵阵冷笑,矫揉造作的令人恶心,不由皱了皱眉,“你出去。”

    慕轻染咬了咬唇瓣,“我知道了,可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你的。”

    话音刚落,慕轻染仰头把一杯酒喝掉,脚步艰难的走出了包厢。

    纪南乔无法理解陆迟墨是什么意思,他这个人从不多管闲事,以前这种事不是没有发生过,都没见他出手,而刚刚,他把李总给打了,不就是代表对这女人多少有点兴趣吗……

    当然纪南乔不可能知道,陆迟墨之所以救慕轻染,不过是因为当初在法国的时候,他心爱的女人同样遇到过这种事,他真的是喝多了,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慕轻染就是黎漾,所以抡着酒瓶就上去了……

    怎么可能呢?!

    她被人欺负了,都不肯求救,只硬着头皮撑着,哪怕被人强行灌酒,脊背都挺的笔直,像是在维系最后一丝尊严!!

    跟虚假的要命的慕轻染,是完全不一样的。

    啊,真的好想她,好想见她……

    陆迟墨抬眼,瞧着静音的大屏幕,嘴角一抹若有似无的惨笑,心里涌出一股无法言喻的酸涩。

    ……

    后来陆迟墨喝了不少酒,喝到不醒人事,纪南乔怎么劝都没用。

    迷迷糊糊的时候,陆迟墨问纪南乔,我什么都可以给她,她要我的心,我都可以挖给她,可她为什么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我不奢望她喜欢我,我只要她留在我身边,留在我身边,就好……

    纪南乔从来没有听过陆迟墨说这么多话,他以往就算醉了都很安静,平时冷冰冰的更不用说,而现在,他说了很多,问了很多,而每一句都是关于黎漾的。

    纪南乔静静的听着,没有回答,没有吭声,任由他喝,喝到烂醉如泥的睡在了沙发上,他紧紧皱着眉头,睡着的样子很痛苦。

    纪南乔点了支烟,看着看着,突然开口了,像是在对他说,却更像是在对自己说,“所以啊,没有爱,就不会有伤害……”

  你现在所看的《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390章 我毕竟是阿迟的妻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