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柳不可置信的瞪大眼,他杀人了,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嗯字?!

    没有半点害怕和恐惧,平淡的压根不像是杀了个人,更像是砍了一颗白菜,而已。

    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是……

    为什么她在先前明明还害怕的要死,但在他的手握住她手腕的那一瞬,她的心莫名的平静了些下来,甚至有些担心他,“你不怕坐牢吗?!”

    杀人可是犯法的,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他也不会去杀人,说到底,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她,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不会,他该死。”

    冷淡的几个字音落下,他放开了她,抬手试图想要去摸她的头发。

    心中猛然涌出一股恐惧,她吓的立刻就闭上了眼。

    “呵!”

    短促的一声冷笑在寂静的夜里,显的尤其清晰。

    直到感觉到了身前的那股压迫感消失,柳柳这才重新睁开了眼。

    抬眼看去,男人正脱掉身上染着血的风衣,丢进了巷子里的垃圾桶里,然后从裤袋里摸出烟盒,含上一根,用打火机点燃。

    他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夹着香烟,烟火在指间明明灭灭,他的身影在光影下,渐行渐远。

    而她身边,满地的血,脚下还躺着一具尸体,额间刺着一把刀,血流了一脸,他睁着大大的眼,瞳孔放的无限大,眼底还保留着临死之前的恐惧。

    她吓的赶紧跑到了一边,脚差点绊到了石头摔倒,胸口不断的上下起伏,额头上的冷汗随之渗了出来。

    死人了,真的死人了,她觉得可怕,可想到如果不是那个男人出现,她今晚估计会被轮死在这里,心里就更害怕。

    她不断的,一遍一遍的催眠自己,就像男人说的,他该死,像这种社会的败类,害虫,死了活该,不然以后或许会有更多的女孩儿遭殃。

    抬眸,再度看了眼快要消失在视线里身影,她的手在身侧握成了拳头,下定决心般的捡起了地上的书包和外套,飞快的往那道身影追过去。

    她一边跑,一边从书包里找出湿巾纸,擦拭掉脸上的血迹,等到两人的距离一点点拉近之后,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逐渐放慢脚步,她悄悄的跟在了他的身后,走出了巷子,走到了马路上,然后又一路跟到了繁华的街道上。

    不远处有酒吧的摇滚音乐,隐隐约约的钻进耳膜,她知道,再往前走,就是城市最灯红酒绿的地方。

    她一言不发的跟着他,一直一直的往前走。

    突然,他止住了脚步,回过头来。

    青白缭绕的烟雾模糊了他的五官,让他看上去不似之前打斗中的骇人,反而带着种公子哥惯有的懒散气息。

    只是那双眼眸,像是夜空下的大海,深邃的看不见一点光,声音冷冷淡淡,“你跟着我做什么?”

    她止住脚步,埋着头,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衣角,没有说话。

    他看了她许久,见她一声不吭,再度开口,“别跟着我。”

    看着他转过身去,她抿了抿唇,手不由自主的捏着书包的带子,还是跟了上去,默不作声的跟着。

    走到了一家酒吧外,他重新止住脚步,回过头来,指间依然夹着烟,先前懒散的模样一扫而光,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吓人,“我说了,叫你不要跟着我。”

    她抿着唇,埋着头,还是不说话。

    &n

    bsp;  视线里,她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腰下的位置。

    然后她看到他夹着香烟的那只手,手上的袖子挽起了一些,手腕处系着一根红绳,红绳上有一朵四叶草样式的点缀品,看上去十分精致,像是属于女孩儿的饰品。

    莫名的,她觉得那根红绳很熟悉,好像,似曾相识。

    “听不懂人话吗?!”

    冷冷的声音,拉回了她的神智。

    她仓促的一抬头,他不知何时已经转过了身来,她一眼就看到了他手臂上的一道刀口,划破了他的衬衣,上面沾染着血,把那一块的衬衣都给染红了。

    她下意识的就急急喊出一句,“你受伤了!!”

    先前是她太害怕了,陷入在自己的恐惧里,所以压根没有发现他的手臂上带着伤,她紧张的要命,“你得去医院包扎。”

  &n 你现在所看的《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866章 你跟着我做什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