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青春未老时

墨言江湖 作品

    ,

    利用闲暇的时间读完了这本书写故乡的文字,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是一个刚刚离家远行的游子,内心有太多思念。我也曾写了许多和故乡有关的文字,融了许多对家乡的情愫,也曾盛赞过那里质朴的乡民,也曾无情的批判过那里冷漠的人情世故。

    我不太喜欢一些作家、摄影家、猎奇者抱着好奇和探索的趣味对自己的故乡一探究竟,故乡和别的地方一样,都不过是养育生灵的土地。只是这个国度的人在面对某个人群时往往带着某种无法察觉的怜悯色彩、恻隐之心,殊不知怜悯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侮辱。

    在任何一篇书写西海固的文字里,总能发现“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这几个血淋淋的字,我也一直好奇于生我养我的土地到底怎样的不适合人类居住,如果那片土地真的不适合人类居住,那片土地上埋葬的人们,我的父辈们,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以及那片土地上千千万万的民众又算做什么呢。

    作者试图用文字赞美西海固坚守的信仰,可文字中的信仰正在以不可察觉的速度遗失着、没落着。或许在作者写这些文字的时候西海固的确是文中的样子,只是经过十多年的风吹日晒,风润雨浸,西海固已不是当初的西海固了。那片苍凉、落寞的土地,成了一代人遥远的记忆,我感叹于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也遗憾于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所造成的信仰的缺失。

    也还记得孩提时代,期待每一个斋月的到来,早晨吃一顿饭,一天不吃不喝,太阳落山后在吃饭。幼小的我们学着父母的样子,抵御着饭菜的诱惑,抵抗着饥饿的折磨。已有十年不曾封斋了吧,已经忘记了饥饿的味道。如今生活条件尚可,各类美食琳琅满目,却总也吃不出斋月时的味道了。有时候发现一种美食,一次挺好,两次尚可,三次便也味同嚼蜡。

    也曾在很小的时候随着父亲去清真寺,在肃穆的清真寺里跪拜,看着大人们庄严肃静的样子,内心也便洁净了许多。如今去清真寺成了一种任务,只有在每年的开斋节时才会去一次清真寺,虽也庄严神圣,但总少了点东西。当初破败的清真寺变成了一撮黄土,那座雨天漏水、阴天漏风、晴天洒满阳光的礼拜殿成了遥远的回忆。那群不管雨天、雪天、晴天、阴天都坚持礼拜的人们也随礼拜殿一起远去了。

    家乡的清真寺如今建的金碧辉煌、流光溢彩,冬天冻脚的礼拜殿早已是换成了铺着地暖的新殿堂,可不管大殿里如何温暖,却怎也抵挡不了钢筋混凝土的冰冷。本该用于礼拜的清真寺,现在多数沦为了人们攀比财富、讨论家常、传播是非的温床。人们穿的越来越洁净,套近乎的词越来越多,说的话越来越含蓄文明,内里却和本该的样子有了很大距离。

    文中写到一位阿訇“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锦句,我笃信这样的精神,也遗憾于这种精神的遗落,只愿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奉献。文中也写到穆斯林女性的美,以一名女阿訇为线来阐述回族女性的风貌。在我看来,回族女性最美的出场方式就是以最传统、已经成为文化遗产的民族特色服饰展现在众人眼前,让人肃然起敬 你现在所看的《写在青春未老时》 136 《西海固漫记》读后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写在青春未老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