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烤出来的味道就是香,除此外安好还让安初九烤了几条烤鱼上来。

    自己动手烤,想吃多少烤多少,一个个都很是高兴。不过苏玉娘到底不能吃太多,安好就让厨房单独又炒了几道菜。

    有个这么贴心的女儿,苏玉娘的心里着实很高兴。

    一顿饭一个个都吃得很饱,吃过饭后就出去散步消食了。

    安大海还要买不少东西,就没有跟着他们去散步,就坐着马车出去买东西去了。

    苏玉娘他们在前面走着,安好和君深是走在后面的。

    邻近过年,大街的两边都挂上各式各样的灯笼,四处也系上了彩绸。即使是下午,大街上也很是热闹,四处都是小吃摊子。

    安好走了会儿,看向一边的君深问道:“都要过年了,你手里的炎甲君要回家过年吗。”

    “他们这里面大多数的都是孤儿,回家的不多…。”

    原来的炎甲军都是孤儿,在死去一些后,又招了些进来,这些人里有上百个人都有家,所以回家的也就百来个人。

    作为炎甲军里的一员,要做到绝对的保密,所以他们家里人都不知道他们是炎甲军。

    “那过年的时候,他们怎么过得呢。”

    安好不免有些好奇,这么多人一起要怎么过年。

    听安好问起,君深笑了笑说道:“平日里都在训练,过年也就给他们放四天的假,第一天全部的人都在睡觉,不到晚上不起来的。前几年我都是跟他们一起过的年,至于吃的都是大家一起做的…。”

    每年的这几天,他都会喝不少酒。至于还有些他没有说,那些是军营里,他们自己的乐子了。

    “那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放假了,今天已经腊月二十八了。”

    “就是从今天开始放假,正月初二归营…。”

    听君深说完,安好说了自己的想法,既然这样那就二十九去跟炎甲军一起过年了。

    君深听了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倒是没想到安好会这样说。

    两人走在街道上,一边走一边聊着。

    腊月二十九和炎甲军一起过年,三十家里过年。在街上逛了会儿后,安好和君深就租了个马车去了百味斋。

    之前百里星辰来了信,说他回帝都了,所以这钱就让他们自己来找云镇结算了。

    去百味斋的时候,里面还有好多桌的客人,吃到下午都还在吃。

    见安好和君深走进来,云镇连忙迎了过来。

    “小东家,九爷你们总算来了,我们楼上去谈吧…。”

    云镇说着就抱着账本和安好他们一起上楼了。

    进了雅间坐下后,云镇就直接开口说了起来:“小东家、九爷账本都在这里了,你们先看看吧。”

    除了酒楼的分成,还有茶楼的。

    见君深拿起账本看,安好也拿了本看了起来。

    百味斋的生意一直都不错,有了她提供的菜谱生意更是火爆,这火锅才两个的月的时间就赚了有十万两了。

    光是火锅店,百里星辰在燕州国开了不下二十家,西凉和扬州国相对要少些,目前也就各开了三家。

    为了获得更多的牛油,百里星辰又买了个庄子,拿来喂牛。

    经过结算百味斋名下的店,安好一共分得了五万多两,至于君深比安好多出了一半多。

    茶楼这边的分红,安好分得了十万两,这着实让安好诧异了下,这茶楼貌似还没有开多久吧。

    除此外,百里星辰还给安好和君深各自准备了年礼。一共四个马车,在安好他们走的时候,就跟着他们一起去绝味烧烤坊了。

    上马车后没多久,君深就将他分得的银票递给了安好。

    “这钱你自己收着,今年你都给了我不少钱了,而且我现在也不差钱。等你以后娶了我,我在给你管钱好了…。”安好说着就将钱塞回了君深的衣服里。

    “那我现在娶你好了。”君深说着将安好抱了起来,坐在了他的腿上,看着她说道。

    “我愿意,也得要爹娘同意呢。”

    君深闻言,皱了下眉,这的确不容易呢。

    百里星辰的年礼,给的都是些珍贵的补品,除此外还有上好的布匹,燕窝也送了安好不少,至于君深就没有燕窝。

    除此外还送了其他的地方特产。

    回到百味斋后,安好就叫着安北他们帮着将马车上的东西,给搬进了后院库房里。

    四车的东西,硬是搬了好一会儿才搬完。百里星辰今年到底是多赚了不少钱,所以对待安好和君深都大方了不少。

    东西清点完,安好他们刚出来,店里的服务员就告诉安好,外面来了两辆马车。

    安好和君深还没走几步,就见杨玉郎、杨宝儿、杨玉儿他们来了。

    “杨大哥、玉姐姐、宝姐姐,你们可是好久都没来我这了呢…。”

    “今天可不就来了吗,感觉已经好久没见到你了也。”杨宝儿说着,上前挽住了安好的手臂。

    “我感觉怎么也得有一个多月没见你了…。”杨玉儿笑了笑说道。

    “这些日子的确有些忙,我也是好久没见你们了呢,不过你们咋知道我今天在这呢。”

    她可是昨天才回来呢。

    “我们原本想明天去你家送年礼,给你分红的,结果今天在街上办年货的时候碰到了你娘他们,这不我们就过来了嘛。”杨宝儿听安好问起就说了起来。

    “账本我都带来了,我们进去聊吧。”杨玉郎看着安好说道。

    跟安好说完后,他们同君深打了下招呼,毕竟人站在这的,不招呼肯定是不可能的。

    见有人来后,安东就去让人上茶水了。

    眼下是下午,大厅里没有一个人,所有的人就去后面帮着摘菜洗菜,穿串去了。

    前面柜台安东和安北在算账,针对这几个月的账,重新又算了下。

    君深没有跟着坐过去,就坐在了安好他们对面的桌子喝茶。

    坐下后,闲聊了几句,杨玉郎就将账本递给了安好。饰品这方面虽然卖得不便宜,可是成本也高,所以总的算下来,安好也就分得了五千多两。

    过了年,杨玉郎又打算开分店了,这次新店打算开在陵城的,到时候拉货就杨玉郎这边的人来拉了。

    见他们聊完生意上的事,杨宝儿就拉着安好的手说了起来:“安好,我们家正月初六请客吃饭,到时候你们可都得来呢…。”

    闻言,安好愣了下,笑着说道:“初六可来不了,因为初六是我的生辰呢…。”

    “这么巧,我大…。”杨宝儿刚说道一半就被杨玉郎踩了一脚。被杨玉郎一踩,她不由得愣了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时间也没在说了。

    “宝姐姐,你说什么呢。”安好刚刚在看君深,不免有些走神,见杨宝儿没在说话,不由得开口问道。

    “我想说,我们家的请客可以提前到初五,初六我们就能来你家了呢,你不会不要我们去吧。”杨宝儿眨巴着眼睛看着安好说道。

    对于安好的生日和她大哥一天,这着实让杨宝儿诧异了下。相比杨宝儿,杨玉儿要淡定许多,心里却是暗自叹了口气,到底是流水有情落花无意呢,有缘又怎样,注定无分呢。

    “你们来我自然是欢迎的呢,怎么可能不要你们来呢…。”

    聊了会儿,将年礼搬进来后,杨玉郎他们就准备离开了。

    今年过年,他们不在家过,要去他姥爷他们那边过,这两日他们还得处理店里的一些事呢。

    目送他们走后,安好就回了绝味烧烤坊。

    杨家的马车上。

    “大哥,你之所以不让我说出你的生辰,是因为你想…。”杨宝儿看着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杨玉郎说道。

    “我就想陪着她过一个生辰,一个就好,我的生辰你们不用告诉她。”

    杨玉郎睁开眼,看着杨玉儿和杨宝儿说道。

    至于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这个生辰他说什么也要陪着安好过。在知道安好和他同一天过生日时,他的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话说完后,他又闭上了眼。

    杨宝儿还想说啥,就被杨玉儿拉住了,冲着她摇了摇头。

    这边,将杨家送的年礼搬进仓库后,安好和君深就去了老铁匠那。在安好回来后,云凡就来找了她,说老铁匠让她去拿分红。

    这些日子安好一直都没有来铁匠铺,现在过来却是大变了样,铁匠铺拓宽了不少,旁边的房子现在都是铁匠铺的了。

    在安好他们进店的时候,老铁匠一下就认出了安好。

    “丫头,你可来了,我们进后院客厅去说吧…。”

    老铁匠说着打量了下安好身边的君深,就带着安好他们朝里面走去了。

    安好他们坐下后,就有人来上了茶。

    坐下后,安好先给老铁匠介绍了下君深,介绍完后就同老铁匠聊了起来。

    “张爷爷,许久没来,你们这店变化得真大。我最近有些忙,所以…。”

    “这可不是你托你的福吗,前面这平底锅卖得挺火的,后面就有人跟着做了起来。不过到底我这做的好些,好些人还是愿意来我这买。你这一天天的工坊开着,怎么可能不忙呢,这个我怎么可能不理解呢…。”

    一口大锅的价格在一百多文到两百多文之间,而这平底锅虽然小些,但是价格也不便宜。也分了几种,价钱高的有,便宜的也有,不过质量做工就不一样了。

    价格便宜的一百三十文左右就能买到,贵的却是要一两银子一个。除此外还有两个价位的,两百文,三百文的平底锅都不一样。

    安好跟铁匠铺有合作,君深还是今天才知道的,对于安好跟铁匠铺有合作,君深倒是有些意外。

    钱算下来,安好分了三百多两,也算是不错了。

    钱拿到后,安好又同那老铁匠聊了会儿。

    走的时候,安好在铁匠铺买了一口小的平底锅,君深第一次看见平底锅倒是觉得它叫这个名字一点也没错。

    走了会儿,安好停下了脚步,看着君深说道:“你知道这锅,可以用来做什么吗。”

    “贴饼子,煎包子…。”

    君深说了好多个,安好都没有说话。

    “想知道吗,脑袋过来点,对,低下来点,在低下来点…。”

    君深也没多问,就照着安好说的做了起来,不过脑袋刚低下,安好手里的平底锅就对着他的头拍了过来,不过力道却是很轻。同她怎么可能舍得真的打他呢。

    “知道了吗,这锅小,打人还真是不错…。”

    “…。”

    “不过你说的那些,也是能做的。上得了厨房,打得了流氓不错吧…。”

    君深听着不由得笑了笑,她这脑袋里都装些啥呢。

    安好和君深回绝味烧烤坊的时候,安心他们都已经逛街回来了。

    “长姐,你们跑哪去了呢,咦,你手上这平底锅咋这么小呢,真好看…。”安心说着就向着安好跑了过来。

    “我们刚去了铁匠铺,这个就 你现在所看的《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第三百五十章 年底分红,同一天生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