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扇孤阙歌

尘蔻 作品

    最后一丝暮光也仿佛深深惧怕此时眼前的男人,随风北逝。昏沉不清的房间里,唯一直率的是他凶狂暴烈的化力。

    墓幺幺无声,弗羽王隼亦是不语。

    两个人僵硬着,一字不吐地保持着冰冷而僵硬的似拥的怀抱。

    久久,他手指一抬,有力的手覆上她的手攥紧,轻轻放在了自己的嘴唇旁,还没有来得及张口。

    “我明白了。”墓幺幺抢在他前面率先打破了死寂,她转过脸来直视着他的眼睛。“你是想杀我么。”

    直言不讳。

    单刀直入。

    省略了几番纠葛的过程,跳过了真假难辨的拼斗。

    一瞬时,弗羽王隼是怔住了。

    难平的恨意和撕心裂肺的痛苦,再次被她直接一刀劈成了现实的碎片。

    明明错的是她,明明她背叛他在先,可是她为什么好像才是站在高点的那个胜利者,蔑视得连一个为什么都不肯回答。

    “墓……”他低声唤出她的名字。

    他不自觉用力地捏紧了她的手指,直直而失神地望着她,仿佛忘却了一切那样甚至忘记了呼吸那样。

    眼前的女人。

    从那个翩翩而来的狡黠笑靥,从齿鹰谷那个永不肯退让的背影,从那个傲视九天的雷霆之姿,从躺在自己身下娇艳喘息的妩媚……

    从俯身在别的男人身上鱼水之欢的淫/荡。

    走马观花的一幕幕,重叠在了一起。

    千变万化的是她,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的是她。

    许他一晌黄粱的是她,质疑他会起杀心的还是她。

    他终于没有喊出她全部的名字。

    剩下的幺幺二字,好像用尽了力气也再也喊不出口了一样。

    过于昏暗的光线里,弗羽王隼至黑的瞳,是从未经过春暖的瀑潭,烟云卷卷下一层颤抖的波华。

    像是那纯粹的名酒,喝尽了他的眼睛里。

    墓幺幺的喉咙里似哽了一口尖锐的麦芒,怎么也咽不下去的刺疼。

    弗羽王隼双手攥住了她的双手抵在了鼻尖垂下头去,缓缓倚在她的膝上半跪了下去。

    随着他这样的动作,他身旁凶狂的化力竟也渐渐归于平静,直至悄无声息。

    他攥着她的手枕在了她的膝上屈膝半跪着,并不做声。

    墓幺幺没有拒绝他,也没有回应他。

    他终于开了口,声音闷得厉害:“你喜欢染霜吗?”

    “……”她没有回答。

    “你喜欢我吗?”他问了。

    “……”她还是没有回答。

    “你以后是不是也不会喜欢别人了。”

    “……”依然沉默。

    “我之前说的那个美梦,永远也不可能实现了,是吧?”

    “……”她把视线从弗羽王隼轻颤的肩膀上试图移到别的什么上,心里空得可怕,拼命地想抓住什么东西来转移注意力。

    “你是墓幺幺,不是别的什么女人。”他喃喃道,“所以你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下来自己的脚步,也不会为任何人改变自己。我爱极了你的放浪形骸与众不同,也爱惨了这样的你。”

    蓦地,弗羽王隼突然松开了墓幺幺的手直起了身体站了起来。他无比轻松地一把将墓幺幺从椅子上抱了起来,走到了床边。

    “你……”墓幺幺终于开了口。

    弗羽王隼将她放在了床上,自己坐在了床边。他的身体挡住了刚穿过瑄窗投来的月光,在她身上投下斑驳而危险的暗影。

    他的手指触碰着她的脸颊,抚摸着她的唇角暧昧的按了两下,又一路向下停在了她的脖颈。他的眼神随着他的手也一同朝下,被他垂下的睫毛遮掩得更是深邃而侵略性十足。

    她毫不犹豫抬起手就去挡。

    然而——

    她惊愕的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一点力 你现在所看的《半扇孤阙歌》 585、证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半扇孤阙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