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老夫人明察,我怎么会下毒害兮儿和槿儿呢?一定是有人设下毒局,妄想嫁祸给我!”陆氏是坚决不会承认的,况且她当初故意让云兮手上留下一块小疤痕,也是为了日后被人指责的时候,将自己摘除出去。

    白云兮也赶紧说:“祖母,母亲向来疼爱我与姐姐,怎么会舍得害我们,定然是有人从中作梗,祖母不要被人蒙蔽了!”

    “妹妹放心,祖母向来明察秋毫,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白木槿温婉一笑,只是笑容却未到达眼底。

    白老夫人看着白木槿,然后说:“槿儿,你跪着做什么,这件事从始至终,你都是受害者,坐到祖母身边来!”

    白木槿充满感恩地看着白老夫人,道:“是,谢祖母垂怜!”

    白老夫人这才看着跪在地上的白云兮和陆氏,道:“陆氏,你身为主母,即便这药不是你下的,但也是你疏忽大意之过,若是槿儿真用了此药,岂不毁了一生?若是不能查出谁是黑手,你就去领家法吧!”

    白老夫人知道陆氏在国公府已经根深蒂固,一时半会儿是动不了她的,况且此事她虽然知道是陆氏动的手脚,也没有真凭实据,只要给她点警告,让她日后收敛一些,也就罢了。

    陆氏一听要去领家法,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用插满倒刺的棒子棒打五十大板,她一个女人家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痛苦?

    白木槿知道老夫人此话一出,陆氏已经算是无罪释放了,陆氏不会去领家法,她只会推一个替死鬼出来,看来白老夫人也没有打算对陆氏怎么样。

    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在意料之中,白木槿知道,想要斗垮陆氏,必须要下狠手,一击必中,让她永无翻身的可能。

    “祖母,槿儿也觉得母亲不可能下药害我,定然是她身边的人出了差错,这药如此贵重,母亲定然是托人好生看顾的,一般人可近不了身,下毒之人必然是母亲信任之人啊!哎,此人心思之毒,令人发指,母亲若不能揪出来,后患无穷!”白木槿主动出来给陆氏脱罪,可是却是为了让陆氏自断一臂。

    她绝不会允许陆氏交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出来顶罪,想要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也要看她允许与否。

    陆氏听了此话,心中愤恨难以消减,这个白木槿何时变得如此狡诈,眼看她要脱罪,竟然想要逼她交出个得力的下人,原本打算将院子里不安分的下人交出来的计划被生生打乱了。

    “槿儿说的有理,陆氏,留着这样的祸害在身边,往后还不定要出什么乱子,究竟是谁,你心里定然有数吧?”白老夫人的话是给了陆氏最后的通牒,不交个有说服力的人出来,也难以平息白老夫人的怒气。

    今日陆氏敢对白木槿动手,难保日后不会向白慕辰开刀,那可是国公府的长子嫡孙,相比于白木槿,对陆氏的威胁恐怕更大,定然要陆氏受到教训,才能安分守己。

    陆氏心一横,这个时候只有弃卒保车了,府中上下都知道,她的贵重物品和药材都是由身边的胡嬷嬷保管的,老夫人和白木槿的话也是直指胡嬷嬷。

    “老夫人言之有理,媳妇儿的药材也一直由胡嬷嬷保管,前些日子因她不慎毁坏了一支野山参,我训斥了她几句,又罚了她的月银,想来她怀恨在心才使出毒计,我愿想她是个忠心的,却未曾想来人心难测,是媳妇儿管教不力,请老夫人责罚!”陆氏终于咬牙供出胡嬷嬷,这一笔账她可全算在了白木槿的头上。

    来日若有机会,定要白木槿这个小贱蹄子知道得罪她的下场,原本只是想毁她容貌,逼得她抬不起头来,这样兮儿就有了出头之日,她不识好歹,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白木槿满意地暗自笑了,面上却露出难过的神色,喃喃地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胡嬷嬷素日面上对母亲忠心不二,任劳任怨,没想到竟然也生了背主之心,作出这样下作的勾当,槿儿真是替母亲心寒啊!”

    她想说的是,她真为胡嬷嬷心寒,做了陆凝香这么多年走狗,竟然也可以这样轻易就被主子出卖了。眼睛扫过陆氏身后的几个下人,微露不忍的神色,暗示着他们将来的结局也是差不离的。

    几个下人仿佛也觉察到了夫人的心狠手黑,都暗自捏了把汗,若不是大家都知道胡嬷嬷管理药材和贵重财物,今日被推出去顶罪的还不定是他们当中的谁呢。

    “胡嬷嬷这个恶奴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宁国公府是容不下这样的人,杖毙吧!”白老夫人淡淡地瞥了一眼陆氏和白木槿,轻飘飘地就定下了胡嬷嬷的死刑。

    陆氏自然不敢有异议,她也不会有异议,她已然决定放弃胡嬷嬷,就不会让她心存芥蒂地留在身边,日后成为别人对付自己的工具。

    不在场的胡嬷嬷,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了自己卑鄙的生命,前世,她可是活得比白木槿要长啊!木槿在心头暗叹,却没有丝毫怜悯,胡嬷嬷一直是陆氏的心腹,当年母亲的死,和她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