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慕辰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小绿,又看看白木槿,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深深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砚台,无限不舍地准备妥协了。

    可是白木槿却挡在了他前面,蹲下去想将白高轩拉起来,并且说:“轩弟,你这样胡闹,若是被爹爹和祖母知道了,恐怕要受罚的呀,还是快些起来吧!”

    “我就不,我要你们赔我的砚台,不然我就不起来!”白高轩是耍赖耍习惯了,以为一家子所有人都得宠着他,过去还真的是这样,只不过现在白木槿一见到这个小孩就觉得膈应。

    “许嬷嬷,还不将二少爷拉起来,他这样子成何体统,传出去,要叫人笑话!”白木槿见他不领情,直接对白高轩的奶妈发话了。

    许嬷嬷本来是闲闲在一边看戏,二少爷是家里最得宠的,平日里要什么有什么,即便欺负了大少爷,也没人会说他一句不是。所以她根本就不打算管二少爷的。

    “大小姐,还是你劝劝二少爷吧,奴婢可没那个本事!”许嬷嬷是没把白木槿放在眼里,虽然是嫡出的大小姐,但是如今府里是陆氏管家,她们自然是听命夫人的。

    白木槿虽然生气,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拿眼睛幽幽地盯着许嬷嬷,不咸不淡地说:“许嬷嬷,母亲和祖母都错看了你,好好的少爷,竟然让你们教坏了,做出这样无理的举动,传出去,我国公府的脸面往哪里搁?你们这些伺候二少爷的,恐怕一个个都难逃其咎吧?”

    许嬷嬷一听脸色果然变了,她虽然不把大小姐放在眼里,但是老夫人和老爷那里却不是好糊弄的,若是老夫人听到了些什么,怕是第一个要责罚的就是自己。

    于是她无奈之下,只能做做样子,去劝白高轩说:“我的好二爷,夫人那里有的是好砚台,大爷的砚台有甚好稀罕的?”

    这话虽然是劝解,但是语气里明显带了对白慕辰的鄙夷和不屑,二少爷虽然小了一岁,但是有夫人当家,将来国公府恐怕还是二爷的,一方砚台而已,比起国公的爵位和财产,真是不值得稀罕。

    白慕辰脸色涨红,却没法发泄出来,小绿一个劲儿地在旁边拉他,说:“大少爷,不如就给了二少爷吧,闹到老夫人那里,你也没脸!”

    白木槿瞪了一眼小绿,这个丫头果然是个祸害,自己的弟弟怕就是被她鼓动得如此软弱。

    小绿收到白木槿的眼神,心头一凉,这个大小姐的眼神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可怕,她咽了口口水不敢再说话。

    白高轩听了许嬷嬷的劝,不仅没有放弃,反而更加得寸进尺了,一骨碌爬起来,上前就要抢夺白慕辰手里的砚台。

    还凶巴巴地说:“你摔了我的砚台,不肯给赔我,那我也摔了你的砚台,大家两清好了!”

    “轩弟,你最好还是把砚台放下才好!”白木槿淡淡地说,眼睛里带了一丝冰冷的利芒。

    白高轩被她一看,身体都僵住了,大姐那眼神幽冷地像个恶鬼一样,好吓人,他毕竟是个才八岁大的孩子,虽然嚣张跋扈,但心性还不沉稳,手里拿着砚台,不知道该摔还是该还给白慕辰。

    “你……你们都欺负我!”白高轩恶人先告状地说。

    白木槿笑着看他,一脸嘲讽,说:“砚台,还给辰哥儿吧,母亲自然会为你买好的!”

    白高轩听了这话,立马又来气了,他干嘛要听这个没用的大姐的话,母亲才是国公府的当家主母,他什么也不怕。

    于是将砚台高高举起,就要砸下来,嘴里还狞笑着说:“嘿嘿……不肯给我,那就大家都别要了!”

    “住手!”一声厉呵,从门口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