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高轩的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心里一惊,手就松开了,那砚台跌落在地上,虽然没有摔裂,但是有一角还是破损了。

    白慕辰见了,心疼地扑过去,将砚台捡起来,捧在手里,望着那缺失的一角,红了眼眶。这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宝贝,他从来没见过母亲,只能看着砚台,幻想母亲的音容笑貌。

    白木槿望着自己弟弟那样子,心里也是一酸,这孩子一定是在思念母亲吧?她这做姐姐的,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加混蛋,这么多年来,一直受那母子三人的蒙蔽,从未真正关心过自己的幼弟,最后还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她在心中默默念着:慕辰,这一世,姐姐拼了这条性命,也定要护你周全,该属于你的东西,绝不会再被别人占去。

    此时白世祖大步走进来,怒目看着白高轩,说:“我在外面就听你在喧哗,这是在闹什么?”

    白木槿和白慕辰一见到白世祖,立马恭敬地行礼,喊了声:“父亲!”

    白世祖点点头,没有什么表情,眼睛一直盯着白高轩,白高轩这小子一看到白世祖,就扁扁嘴。硬是红了眼睛,委屈地扑到白世祖腿上,抱着他的腰,说:“父亲,你可来了,姐姐和哥哥合起火来欺负轩儿,轩儿好难过!”

    恶人先告状,白木槿在心头嗤笑,可惜的是,刚刚那些话应该正好被白世祖听了个清清楚楚吧?他是怎样嚣张跋扈的。

    白世祖本来是在外面听到白高轩那么没教养的话,火冒三丈地进来准备训斥他一顿,可是看着小儿子眼泪汪汪的委屈样子,他竟然又心软了。

    语气不自觉地就放和缓了一些,问道:“你为何要摔辰哥儿的砚台啊?”

    “父亲,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哥哥在学堂摔了我的砚台,我不过要他赔我一个,他竟然不肯,大姐又帮着哥哥说话,轩儿一时气不过,只是想让哥哥认错,才故意说要摔砚台,没真要摔,被父亲吓住了,才不小心让砚台落了地!”

    白高轩口口声声都在指责白慕辰和白木槿以大欺小,以多欺少,他就是最委屈最可怜的受害者。

    说完还偷偷地回头看了一眼白慕辰和白木槿,眼里尽是挑衅。

    白慕辰想要上前分辩,却被白木槿悄悄拉住了,辰哥儿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的,单看白世祖是不是能把心摆正。

    白世祖皱了皱眉头,又问道白慕辰:“你摔坏了轩儿的砚台?”

    “父亲,不是那样的,是小虎子绊了我一下,我一不小心摔倒才撞翻了砚台,辰儿不是故意的!”白慕辰解释道,语气有些急躁,似乎很怕父亲误会他。

    白世祖看了一眼白高轩旁边的书童小虎子,只见他瑟缩了一下,便明白这里面定是有什么猫腻。

    白高轩一听白慕辰的话,也不等白世祖问,立马就反驳道:“哥哥,你这话是在说轩儿故意让你砸了砚台吗?你明明有错在先还要诬赖我,枉我一直还当你是最好的哥哥!”

    “你……”白慕辰被气得只喘气,小脸涨得通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

    “父亲,辰哥儿不小心摔了轩哥儿的砚台,的确有错在先,只不过这都是些小事儿,辰哥儿也早就答应要重新买一方砚台赔给辰哥儿了,是吧,辰哥儿?”白木槿微笑着说,似乎有做和事老的打算。

    白慕辰红了眼眶,为什么一个个都这样对自己,他明明没有错的,望着手里那缺了一角的,砚台,心里酸气直往外冒,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肯落下来!

    白木槿看他这样子,实在心疼,但是却不能此时去安慰他,然后又拿了他手里的那方砚台,惊讶地说:“哎呀,父亲,不好了!”

    白世祖一惊,不知她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问道:“何事如此大惊小怪?”

    “父亲大人,这方砚台似乎是母亲的陪嫁之物,您知道外祖父向来喜爱这些砚台,皇上可是赏赐了不少给外祖父,这方砚台是母亲留给辰哥儿的,是御赐之物,如今被轩哥儿给砸坏了,岂不是大不敬之罪?”白木槿脸上因为害怕和担忧而微微皱起,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飞父亲。

    白世祖将那砚台拿过来细看,这果然是极品端砚,只不过他过去也没见过,并不知道儿子竟然用着这么好的砚台,如果真是御赐之物,那轩儿的罪名可就大了。

    白木槿见白世祖脸上泛起一点不好看的颜色,接着说:“槿儿听闻,当年东王世子也是不小心摔坏了御赐的白釉花瓶,结果就连累了东王一门贬为了庶人,还将东王世子发配到了南疆,他可是皇帝陛下的亲侄儿,若是换了轩弟,也不知道会有多大的罪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