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世祖走了之后,白慕辰一脸真诚地看着白木槿,道:“姐姐,今天谢谢你!”

    “说什么傻话,你我是一母同胞的姐弟,谢什么?”白木槿充满怜惜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她过去太傻,才会中了别人的计策,疏远了自己的弟弟,没能帮到他,反而害了他。

    白慕辰似乎像是听懂了什么一样,一脸欣喜地看着白木槿,他的姐姐总算开窍了吗?以前他处处受委屈,向姐姐告状,还总是被她说自己多心,以为他告刁状。还总说他们和白高轩、白云兮是亲姐弟,要一心。

    白慕辰露出了笑脸,说:“姐姐说的对!”

    小绿这个时候站出来,笑嘻嘻地看着白慕辰,说:“大少爷,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您下学都半日了!”

    白木槿看了一眼小绿,如果她没记错,这个丫头就是一直在她和白慕辰身边挑拨离间的那个吧?

    “说的对,辰儿,收拾一下,姐姐今日和你一起去给祖母请安!”白木槿笑着说,如果单放任白慕辰一个人去,不知道这些坏心的丫头婆子会怎么编排他,然后让白老夫人对慕辰心怀不满。

    可是没待他们出门,就听到白云兮竟然带着人上门了,看她那一脸不忿的表情就知道,定然是听说白高轩在这里吃了亏。

    “姐姐原来在这里啊,我刚刚听轩儿回来哭着说姐姐和辰哥儿欺负他,我还不信,姐姐怎么会是这种以大欺小的人呢,辰哥儿是你的弟弟,轩儿可也是啊!”白云兮似笑非笑地说,明显是在指责白木槿以大欺小,苛待继母的儿子。

    白木槿还没说话,白云兮身边的丫鬟春儿就先开口了:“二小姐,您这么想,大小姐可不一定这么想呢,要说啊这大少爷才是大小姐一母同胞的弟弟,亲疏有别啊!”

    白木槿看到了这个前世口口声声污蔑自己的迅哥儿是野种的丫头,心头一阵窝火,但是理智终究还是压过了想要去撕碎春儿的冲动。

    她冷笑一下,眼睛直直地看着春儿,说:“主子说话,有你一个奴才插嘴的余地吗?我倒不知,国公府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规矩,竟然连丫头都能编排我这嫡出大小姐的不是了!”

    春儿心中一惊,没想到素日柔顺到没出息的大小姐,竟然也有了脾气,不过她是不怕的,有二小姐和夫人给她撑腰,她怎么会怕一个没出息的大小姐呢?

    于是挺直了腰杆说:“奴婢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倒是大小姐害的二少爷被老爷责罚,若是老夫人知道了,恐怕大小姐难辞其咎吧?”

    “大胆奴才,你可知罪?”白木槿怒喝一声,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惊了一跳,心里直打鼓。

    春儿却是个不知死活的,来之前就得了白云兮的授意,故意要和大小姐唱反调,所以梗着脖子说:“奴婢不知何罪之有!”

    “鸳鸯,你来告诉她,她犯了什么错!”白木槿可是懒得对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奴才说多话,那只会跌了她的身价。

    鸳鸯会以,微微笑着走上前,道:“第一,你不敬主子,编排主子的不是!第二,二少爷是老爷下令责罚的,与大小姐无干,你不服气,便是不服老爷!”

    “我……我没有,你不要胡说八道!”春儿已经胆怯了,说话都不利索,这两样罪名一旦落实,她肯定会倒霉,国公爷和老夫人是很重视规矩的,绝对不会纵容她。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家规,将春儿拉出去打三十板子吧,再罚俸半年,以儆效尤!”白木槿可不管其他人什么反应,她是长房嫡女,要发作一个下人,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春儿一听要打自己,连忙求救一般地看着白云兮,希望她能为自己出头。

    白云兮看了一眼白木槿,弱弱地说了一声:“姐姐,春儿毕竟是我的丫头,你要责罚她,恐怕于理不合吧?”

    白木槿像是突然醒悟了一样,说:“哦……妹妹不说我倒是忘记了,春儿这样的丫头留在妹妹身边,恐怕只会给妹妹带来祸害,妹妹是个心慈手软的,不能好好地约束下人,做姐姐的当然得帮你教训一下,否则只会让别人说你这国公府的二小姐不懂规矩,纵容下人对长姐和父亲不敬!”

    白云兮被白木槿咄咄逼人的气势给逼退了两步,心里生了几分胆怯,但仍然不想就这么妥协,她不甘心地说:“姐姐……好没道理,我哪里有纵容下人对父亲不敬?莫要含血喷人!”